农家女第14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14部分阅读

      而且好像村里就突然没有了梅寡妇这个人了,也不知道她去哪里去了。

    该!虽然说寡妇难为,但是也有好多好寡妇啊,以前自己的四婶不都是?自己不尊重,别人如何尊重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哩。

    “晦气!那王秃子的老婆竟然和咱想的是一样,竟然一天来捉j了!本来还想着弄点钱的,现在倒是啥都没有捞着。“王金锁直喊吃亏,不过好在自己威胁他们把欠条给弄回来了,也算是有点收获。

    狗男女,真的想把你们交给村里,然后沉塘哩。竟然讹我的钱!王金锁气愤不已。丁氏在一边说道:“你莫不是因为那梅寡妇和别人好,你心里不舒服吧。”

    “放屁!那种烂东西,老子才看不上哩,再胡说八道,小心我让你滚!”王金锁骂道。

    丁氏说道:“只会在娘们面前发脾气,在老爹面前,你一口气都不敢出,这五月节也快到了,你说给我娘家的东西咋办?”

    过端午节了,一般人家都要回娘家,当然这端午节的礼是少不了的。

    “大宝都要去媳妇了,还走娘家?今天算了!”王金锁说道。

    “不行!只要大宝没有去媳妇,就得走!我在你们老王家做牛做马的这么多年,你给我娘家送点东西又咋的了?难道你还亏了?你看看人家小妹夫,过几天就送一只野味过来,不比你强多了。”丁氏很眼红,荷花嫁的人好,王老头和赵氏是肉都不断,虽然有时候能把几个孙子叫过去吃,但是这大人就没有份儿了。赵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以前也不知道是谁瞧不起戚家的!

    “你娘家又是什么好东西,除了占便宜,没有别的好事,我都不稀罕说!”王金锁不甘示弱。

    这两人是互相揭短,你一句我一句,然后不知道谁先动的手,一下子打起来了,马氏是巴不得大房闹腾呢,听到动静,就朝正房里喊:“爹,娘,大哥和大嫂打起来了,你们快来看啊。”

    “瞎咧咧个啥?堵都堵不上你的嘴!”赵氏狠瞪了马氏一眼,王老头在大房的窗户外面说

    道:“老大,你个爷们打女人算啥本事?刚惹事了都不消停!老爹是不是你都不放在眼里了?”

    王老头发话了,王金锁自然不敢啰嗦,但是丁氏趁机在王金锁的脸上抓了几把,等王金锁出来,赵氏一看他脸上的伤,那叫一个心疼,儿子可是比媳妇亲多了,“你个死娘们,你连你男人都敢打啊,这丁家的人是咋教女儿的?金锁,我儿,你没事吧。”

    丁氏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卷起一个包裹就走了,“走,让她走,走了就别回来!还有理了

    还!”

    王老头对赵氏说道:“两口子大家,你搀和个啥?现在媳妇走了,你说咋办?”

    “你个死老头子,别的事,我都听你的,这事我不能听,一个娘们,连自己的男人都打,这还反了天了。金锁,你听娘的,别去接她,我看她在她娘家能呆多久!”赵氏就是要杀杀这丁氏的威风,话说分家了,这儿媳妇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这大儿媳妇的娘家可都是势利眼,看丁氏这样回去了,还能有个好脸色,呆几天,她就知道该乖乖的回来了!以后看她敢动不动就回娘家了!反正四宝他们都大了,也不是晚上要娘的时候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宝啊,大家都离不了你啊,真的惹急了,把你休掉都是可以的。

    王金锁郁闷的进屋又去睡了,大宝几个人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倒是四宝,人家直接溜到王福儿这边了。所以王福儿等人都知道大伯母因为和大伯父打架回娘家了。

    “三婶,我娘不在家,我没有吃的,我在你们这里吃好不好?”

    “当然可以了。”戚氏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四宝也知道在三叔这里能吃到好的,所以直接就来到这里了,王菊儿去老屋那边传话去了,免得到时候找不到四宝,以为人丢了。

    大宝和二宝觉得这四宝太贼了,还以为他是因为娘跑了难受哩,结果这么快就找到好地方了。

    其实他们也对于自己的爹娘喜欢吵架都麻木了,加上还有个乃乃赵氏,真的是麻木不仁了。算了,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咱也去三叔家好了,起码不会吵吵。

    王花儿看着王四宝,就撅嘴巴,这小子,还真是,算了算了看在他是自己弟弟的份上,就不说他了。

    “一会儿不准抢,知道不?”王花儿警告。

    王四宝连忙说道:“花儿姐,我不抢的。”

    “行了,行了,赶紧去洗手去,看你手,那么黑。”

    王福儿带着王四宝去洗他的脏爪子了,“福儿,一会儿我不跟你抢啊。”王四宝说道。

    这个小子,和大伯大伯母都不一样哩。“你要抢,就没有下顿了!”王福儿很严肃的点点头。

    “那个,福儿,这个给你。”王四宝从自己兜子里拿出了一个红红的石头,“我自己捡的,好看吧。”王四宝讨好的说道。

    这石头是比一般的石头好看一些,但是也不见得就稀奇,不过这四宝估计是担心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才来贿赂王福儿。唉,谁说小孩子就不懂事了?这四宝挺机灵的嘛。

    想一想,这娃子也是挺不好过的,以前大家住在一起,就算他是男娃子,也吃的不算好,加上大伯父和大伯母是儿子多了,不稀罕,分家后,两个人也没赚到多少钱,要不然,他咋会过来这边蹭吃的?好了,自己不和他一般计较了,爹和娘也肯定会管他的。就和平共处吧。

    王四宝见王福儿拿了那石头,很高兴,连洗手都欢快了不少。

    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见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过来了,他就有些不高兴,偷偷的看了看三叔和三婶,见他们没有不高兴,才端起饭来吃了起来。

    王花儿是满脸的不高兴,凭啥啊,都跑到自己家里吃了,还招呼都不打一声,自己家都没有吃饱。大伯母是自己要回家的,你们为啥要跑到咱家吃饭啊,太过分了!

    她恨恨的收拾碗筷,这大宝和二宝也知道自己太没脸色了,所以吃完饭就开始干活,大宝有点力气,就劈起了柴。王铜锁连忙说道:“大宝,你放着,这点事你叔忙得过来。”

    “三叔,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我在三叔这边干活高兴着哩。”吃饭的时候,也没有人骂,还吃的很好。难怪四宝这小子跑过来了。

    二宝是想出去玩,但是看见大家都在忙活,也去提水浇菜园子了。

    “他们就是想要在咱家吃下去。”王花儿对王菊儿和王福儿说道。

    “花儿,大哥他们现在没人给他们做饭,到咱家吃几顿就吃几顿吧,他们也不容易。”王菊儿说道。

    “谁容易了?我们的东西也不是大风吹来的,你看我们天天上山去采东西,手都刮破了,才赚了那么点钱,他们比我们大,天天只知道吃。”

    王福儿说道:“二姐,我看大哥他们比大伯母强多了,以前都是大人没带好他们,要不,我们让大哥也跟着我们去山上采东西去,反正他们自己赚钱了总比现在好。”

    起码他们不是那种喜欢占小便宜,然后背地里挑唆的人,就是因为无所事事,所以才会这样的。

    “那,好吧,我也不是不喜欢他们,要是他们能自己给家里分担负担,也是好的,就大伯和大伯母那样的,不指望了。”

    王菊儿也道:“福儿这主意好,大哥他们不像我们,还能做些针线,卖点钱,地也没有多少,要是有点额外的钱对他们家也好。”

    所以王福儿把计划告诉王大宝等人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的点头了,以前是没有事可干,现在能自己赚点钱,可不是很好?而且眼看着三叔,还有四叔都盖起房子了,就连二叔也准备盖房子的,他们家还窝在老屋里,大宝身为王家长孙都有些脸红哩。自家爹是小聪明有,但是正经事上却是不行,自己不想像他那样,活了大半辈子了,也不能多起一间房子。

    “不过,我说好了,到时候采的东西,你们自己弄好了,自己去卖,和我们没有关系啊。”她是怕大伯母知道了,还怀疑自己家是不是占了他们三个的便宜哩,所以直接告诉他们什么东西能卖钱,让他们自己弄去,这样大伯母再找麻烦就说不成了。

    王大宝有些惭愧,知道王福儿是为啥这样说,也代表弟弟们同意了。于是都回去准备了。赵氏见这三个孙子回来了,知道是从老三家回来的,啥话都没有说,反正对老三和老三媳妇,她是知道不会不管自己的侄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不觉写多了,本来可以当两章的,算了,还是双更君吧。

    而且这梅寡妇是咋跑到那边去的?估计大家都在为大伯的事乱着哩,这方面想不到,可是即使想到了,大伯被人捉j在床,也是逃脱不掉的,事情闹开了,你还说是人家设计的,证据哩?或许人家会说是来客栈找别人的,反正梅寡妇被睡了是事实。打起官司来,大伯这边肯定是占不到理了。

    王福儿觉得不能把梅寡妇本来看重的是自家爹的事情说出来,不然大伯和大伯母觉得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反而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自家身上,还真是要命,于是决定不栽多问,戚氏若有所思。

    又是到了傍晚的时候,去县城的人才回来,戚氏赶紧给王铜锁端了水,让他洗脸,这天气渐渐的热了,“事情咋样了?”戚氏问道。

    “好说歹说,才没让梅寡妇报官,不过要大哥赔点钱。”王铜锁说道。

    “要陪多少?”戚氏问道。

    “五两。”

    “五两?她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一亩上好水田的价哩。”戚氏说道。

    “这还是好的,原来王秃子是想要咱家的骡子,不然就去作证。后来爹说,要真是这样,那他们就去报官,咱们有些事也说道说道,别以为我王家的人是好欺负的,事情到底是咋样,大家心里都清楚,要真是逼急了,打官司就打官司。王秃子和梅寡妇估计心里有鬼,所以也没说这个事了,最后才讲到五两。”王铜锁有些支支吾吾的,“我想着给大哥他们拿三两银子去,你先别发火,有些事,我也只能跟你说,其实那天晚上,王秃子本来给我安排的是大哥的那个房子,后来我去茅房,大哥也起夜,我两的房子是挨在一起的,大哥进了我那个房子,我只好去了大哥的那间屋子,结果就出事了。我估摸着这两个人想要算计的是我,所以觉得大哥有些冤。”

    戚氏忙道:“这天杀的!你和大哥走错房子的事,大哥知道不知道?”

    王铜锁摇摇头,“大哥一直晕晕乎乎的,连自己最开始住的是那间都不清楚,不然也不会走到我

    那间了。今天听王秃子直接要我那头骡子,我就知道他们是想算计我哩。我这心里觉得过意不去,菊儿她娘,你同意不?”

    同意不同意的,到最后还是会拿出来的,这个梅寡妇,真是够不要脸的,今天福儿问话,她就放在了心上,戚氏是女人,知道这女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恐怕那王秃子是真的想要自家那头骡子,而那梅寡妇是可能上了自己的男人。幸亏没有让她得逞,不然真是比吞了一只苍蝇还要恶心人。

    不过,她不会跟他说那梅寡妇是真的看上了他,只当是那梅寡妇和王秃子设计想要自家的那头骡子吧。这样,那梅寡妇在铜锁的眼里更是不堪了。

    “你是一家之主,你说了算。”

    而王福儿知道自家爹要拿出三两银子补贴大伯,说道:“爹,你要是真的给了大伯,以后大伯有啥事还不得都来找你?”

    “就是,爹,最开始出事了,大伯母还骂爹呢。说都是爹害得大伯。”王花儿也说道,“明明是他想贪点钱,想要占便宜,最后自己出事了,还赖在我们头上。”

    王铜锁脸上有些不自然,可不就是自己害了大哥?戚氏也说道:“毕竟是你大伯家,咱们哪里能不出点力?难道真的让你大伯去坐牢?”

    看自家爹娘的眼神,王福儿就知道肯定是这二位觉得是自家连累了大伯了,可是如果大伯不贪财,也不会中计,像四叔他就肯定不会,所以这事,有一大半的责任都是大伯那边的,“爹,咱们最开始可是说买了骡子就没有那么多钱了,你现在这么痛快的把三两银子拿出来,大伯母那边会不会多想啊。为啥就这么容易拿出银子来了?”王福儿暗示,爹啊,你愧疚也的讲究策略啊,这么明显的被看出来,到时候说不定都怪到自家身上来了。

    王铜锁和戚氏都恍然大悟,对啊,三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一下子拿出来,能不让人怀疑吗?不是你就变成是你的了。王铜锁想起今天王秃子想要要了自己的骡子了事,自家大哥是万分赞同的,要是真的很痛快的拿出来三两银子,确实是很不对劲儿啊。

    “那,福儿,你说咋办?”王铜锁问道。

    王花儿暗地里给王福儿伸了个大拇指,王菊儿也对王福儿微笑。

    “爹,在咱们这个地儿,谁一下子能拿到五两银子?除非是卖地了,咱们就等大伯他们上门来借,多借几次,给一点,不能给的痛快,还要讲自己的难处。”反正大伯母也不是吃素的,王福儿不信她会痛痛快快的把五两银子拿出来。

    王铜锁叹道:“好吧,就这样吧。爹也不是听不进去话的人,知道咋办对咱家好。”

    那边丁氏看着已经写了五两银子的欠条,真是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钱,这男人还出去惹事,弄了一屁股债,要是别的也好,偏偏是风流债,还是那个俏寡妇!真他娘的让人难受。

    王金锁灰头土脑的,这事弄得,自己钱没有赚到,还欠了五两。真他妈的晦气啊,自己睡了那梅寡妇,可是晕晕乎乎的,连是啥滋味都记不清楚,还被扇了一巴掌。装什么贞洁烈妇啊,这村里谁不知道你的德行?

    狗娘养的王秃子,你要和自己的相好私会,你另外找个日子啊,为啥非要那天?王金锁到现在还以为是那梅寡妇和王秃子幽会,然后那梅寡妇进错了房间。

    五两银子啊,五两银子啊,想一想心肝都是痛的。回到家里,自家婆娘还摆出一副晚娘脸来,干啥啊,又不是自己故意的?不就是不小心睡了个娘们吗?个王八蛋,五两银子不能给自己睡多少次女人啊,你一个寡妇有这么贵吗?

    王金锁越想越觉得不甘心,我还就不还了,看你能拿我咋办!狮子大开口啊,谁不知道你梅寡妇有好多男人?

    丁氏看自家男人没出息的样,“咋了,你睡了马蚤、娘们还有功劳了?别人还得伺候你了?”

    “去去去,你以为我乐意啊。我跟你说,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哩,想要我给这五两银子,他们做梦!”

    丁氏一听,就来了兴致,“咋,你想咋办?”

    “咋办?老子也来回捉j!不仅不用还这五两银子了,我还让他们吐出来!”王秃子,你给我等着!我王金锁也不是好惹的。可以说,王金锁在这歪门邪道上还是有些天赋的,这么快就想出了这个主意。

    丁氏忙道:“好法子,那咱们就赶快去办。”

    “蠢婆娘,现在才刚出了这事,他们肯定会小心的,还得等等,老子这次是被王秃子的钱给害了,现在我就让他吐出来!他们上门要钱的时候,你给我拖着,我就不信那马蚤、娘们会一直忍住不去偷腥。”

    王铜锁和戚氏一家还等着老大家过来借钱呢,连拖延的借口都想了几个,可是却一直没有等到。难道这老大家的转性了?或者说他们自己发财了,能有五两银子还了?可是,依照他们的性子,就是有钱,也会让别人跟着出点血才是。尤其是知道王铜锁现在有能力的情况下。

    但是这事也不能上前去问,于是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去,那梅寡妇以后就没有在王福儿家门口晃悠了,王福儿去秀才公那边的时候,路上碰见了她一次,看她半边脸都肿了,一看就是被打了,老槐树下的几个女人对她指指点点的,以王福儿成年人的心算是听明白了,这梅寡妇是和别人那个的时候,被人家的老婆给抓住了,所以这脸上是人家老婆的杰作。而且好像村里就突然没有了梅寡妇这个人了,也不知道她去哪里去了。

    该!虽然说寡妇难为,但是也有好多好寡妇啊,以前自己的四婶不都是?自己不尊重,别人如何尊重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哩。

    “晦气!那王秃子的老婆竟然和咱想的是一样,竟然一天来捉j了!本来还想着弄点钱的,现在倒是啥都没有捞着。“王金锁直喊吃亏,不过好在自己威胁他们把欠条给弄回来了,也算是有点收获。

    狗男女,真的想把你们交给村里,然后沉塘哩。竟然讹我的钱!王金锁气愤不已。丁氏在一边说道:“你莫不是因为那梅寡妇和别人好,你心里不舒服吧。”

    “放屁!那种烂东西,老子才看不上哩,再胡说八道,小心我让你滚!”王金锁骂道。

    丁氏说道:“只会在娘们面前发脾气,在老爹面前,你一口气都不敢出,这五月节也快到了,你说给我娘家的东西咋办?”

    过端午节了,一般人家都要回娘家,当然这端午节的礼是少不了的。

    “大宝都要去媳妇了,还走娘家?今天算了!”王金锁说道。

    “不行!只要大宝没有去媳妇,就得走!我在你们老王家做牛做马的这么多年,你给我娘家送点东西又咋的了?难道你还亏了?你看看人家小妹夫,过几天就送一只野味过来,不比你强多了。”丁氏很眼红,荷花嫁的人好,王老头和赵氏是肉都不断,虽然有时候能把几个孙子叫过去吃,但是这大人就没有份儿了。赵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以前也不知道是谁瞧不起戚家的!

    “你娘家又是什么好东西,除了占便宜,没有别的好事,我都不稀罕说!”王金锁不甘示弱。

    这两人是互相揭短,你一句我一句,然后不知道谁先动的手,一下子打起来了,马氏是巴不得大房闹腾呢,听到动静,就朝正房里喊:“爹,娘,大哥和大嫂打起来了,你们快来看啊。”

    “瞎咧咧个啥?堵都堵不上你的嘴!”赵氏狠瞪了马氏一眼,王老头在大房的窗户外面说

    道:“老大,你个爷们打女人算啥本事?刚惹事了都不消停!老爹是不是你都不放在眼里了?”

    王老头发话了,王金锁自然不敢啰嗦,但是丁氏趁机在王金锁的脸上抓了几把,等王金锁出来,赵氏一看他脸上的伤,那叫一个心疼,儿子可是比媳妇亲多了,“你个死娘们,你连你男人都敢打啊,这丁家的人是咋教女儿的?金锁,我儿,你没事吧。”

    丁氏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卷起一个包裹就走了,“走,让她走,走了就别回来!还有理了

    还!”

    王老头对赵氏说道:“两口子大家,你搀和个啥?现在媳妇走了,你说咋办?”

    “你个死老头子,别的事,我都听你的,这事我不能听,一个娘们,连自己的男人都打,这还反了天了。金锁,你听娘的,别去接她,我看她在她娘家能呆多久!”赵氏就是要杀杀这丁氏的威风,话说分家了,这儿媳妇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这大儿媳妇的娘家可都是势利眼,看丁氏这样回去了,还能有个好脸色,呆几天,她就知道该乖乖的回来了!以后看她敢动不动就回娘家了!反正四宝他们都大了,也不是晚上要娘的时候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宝啊,大家都离不了你啊,真的惹急了,把你休掉都是可以的。

    王金锁郁闷的进屋又去睡了,大宝几个人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倒是四宝,人家直接溜到王福儿这边了。所以王福儿等人都知道大伯母因为和大伯父打架回娘家了。

    “三婶,我娘不在家,我没有吃的,我在你们这里吃好不好?”

    “当然可以了。”戚氏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四宝也知道在三叔这里能吃到好的,所以直接就来到这里了,王菊儿去老屋那边传话去了,免得到时候找不到四宝,以为人丢了。

    大宝和二宝觉得这四宝太贼了,还以为他是因为娘跑了难受哩,结果这么快就找到好地方了。

    其实他们也对于自己的爹娘喜欢吵架都麻木了,加上还有个乃乃赵氏,真的是麻木不仁了。算了,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咱也去三叔家好了,起码不会吵吵。

    王花儿看着王四宝,就撅嘴巴,这小子,还真是,算了算了看在他是自己弟弟的份上,就不说他了。

    “一会儿不准抢,知道不?”王花儿警告。

    王四宝连忙说道:“花儿姐,我不抢的。”

    “行了,行了,赶紧去洗手去,看你手,那么黑。”

    王福儿带着王四宝去洗他的脏爪子了,“福儿,一会儿我不跟你抢啊。”王四宝说道。

    这个小子,和大伯大伯母都不一样哩。“你要抢,就没有下顿了!”王福儿很严肃的点点头。

    “那个,福儿,这个给你。”王四宝从自己兜子里拿出了一个红红的石头,“我自己捡的,好看吧。”王四宝讨好的说道。

    这石头是比一般的石头好看一些,但是也不见得就稀奇,不过这四宝估计是担心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才来贿赂王福儿。唉,谁说小孩子就不懂事了?这四宝挺机灵的嘛。

    想一想,这娃子也是挺不好过的,以前大家住在一起,就算他是男娃子,也吃的不算好,加上大伯父和大伯母是儿子多了,不稀罕,分家后,两个人也没赚到多少钱,要不然,他咋会过来这边蹭吃的?好了,自己不和他一般计较了,爹和娘也肯定会管他的。就和平共处吧。

    王四宝见王福儿拿了那石头,很高兴,连洗手都欢快了不少。

    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见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过来了,他就有些不高兴,偷偷的看了看三叔和三婶,见他们没有不高兴,才端起饭来吃了起来。

    王花儿是满脸的不高兴,凭啥啊,都跑到自己家里吃了,还招呼都不打一声,自己家都没有吃饱。大伯母是自己要回家的,你们为啥要跑到咱家吃饭啊,太过分了!

    她恨恨的收拾碗筷,这大宝和二宝也知道自己太没脸色了,所以吃完饭就开始干活,大宝有点力气,就劈起了柴。王铜锁连忙说道:“大宝,你放着,这点事你叔忙得过来。”

    “三叔,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我在三叔这边干活高兴着哩。”吃饭的时候,也没有人骂,还吃的很好。难怪四宝这小子跑过来了。

    二宝是想出去玩,但是看见大家都在忙活,也去提水浇菜园子了。

    “他们就是想要在咱家吃下去。”王花儿对王菊儿和王福儿说道。

    “花儿,大哥他们现在没人给他们做饭,到咱家吃几顿就吃几顿吧,他们也不容易。”王菊儿说道。

    “谁容易了?我们的东西也不是大风吹来的,你看我们天天上山去采东西,手都刮破了,才赚了那么点钱,他们比我们大,天天只知道吃。”

    王福儿说道:“二姐,我看大哥他们比大伯母强多了,以前都是大人没带好他们,要不,我们让大哥也跟着我们去山上采东西去,反正他们自己赚钱了总比现在好。”

    起码他们不是那种喜欢占小便宜,然后背地里挑唆的人,就是因为无所事事,所以才会这样的。

    “那,好吧,我也不是不喜欢他们,要是他们能自己给家里分担负担,也是好的,就大伯和大伯母那样的,不指望了。”

    王菊儿也道:“福儿这主意好,大哥他们不像我们,还能做些针线,卖点钱,地也没有多少,要是有点额外的钱对他们家也好。”

    所以王福儿把计划告诉王大宝等人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的点头了,以前是没有事可干,现在能自己赚点钱,可不是很好?而且眼看着三叔,还有四叔都盖起房子了,就连二叔也准备盖房子的,他们家还窝在老屋里,大宝身为王家长孙都有些脸红哩。自家爹是小聪明有,但是正经事上却是不行,自己不想像他那样,活了大半辈子了,也不能多起一间房子。

    “不过,我说好了,到时候采的东西,你们自己弄好了,自己去卖,和我们没有关系啊。”她是怕大伯母知道了,还怀疑自己家是不是占了他们三个的便宜哩,所以直接告诉他们什么东西能卖钱,让他们自己弄去,这样大伯母再找麻烦就说不成了。

    王大宝有些惭愧,知道王福儿是为啥这样说,也代表弟弟们同意了。于是都回去准备了。赵氏见这三个孙子回来了,知道是从老三家回来的,啥话都没有说,反正对老三和老三媳妇,她是知道不会不管自己的侄子的。

    ☆、王大宝的活计

    赵氏去娘娘庙给王荷花上了一炷香,还许了愿,要是王荷花一举得男,她会如何如何,只是回来后,又想到这老四媳妇还是先成亲的,咋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该不是她就不能生吧。”赵氏一拍大腿说道。

    “瞎说啥哩,我说你就不能少草点心,大半夜的,你想吓死人啊。”王老头说道。

    “啥叫瞎草心?要是老四没后,你就称心了啊。”赵氏还是睡不着。

    “得了,娘们就喜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王老头觉得很困,让这婆娘去瞎草心吧。

    而知道王荷花怀孕的消息的楚氏,虽然也为荷花高兴,但是看着自己瘪瘪的肚子,不由的悲从心来,为什么别人生个娃都那么容易,而自己想要个娃就这么难,她想起了以前的丈夫,当时自己也是怀过一胎的,可是因为丈夫软弱,被人欺负上门了,她和别人争执,到后来孩子也没有了。

    如今嫁给了铁锁,她也好想给他生个孩子,哪怕是个女娃都成,但是老天爷就像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一样,直接把自己给忽视了。

    王铁锁问道:“咋了?”

    “我是想着荷花怀孕了,可是我这肚子还没有动静?你说,是不是我不能生啊,还是我以前把身子弄坏了,要是那样,我咋办?”楚氏从来就是有话说话的主。

    “别瞎说,咱们才成亲不到一年,肯定会有的。”王铁锁说道。

    “可万一要是没有呢?铁锁,我告诉你啊,要是我真的不能生,你也不许和别的女人生,除非我死了,要不,你就休了我。”楚氏说道。

    “我是那样的人吗?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咱们急在我哥那边过继一个过来,也是我亲侄子哩,我当初打定主意要娶你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

    “铁锁,有你这句话,我就够了,你放心,我决定了,咱们明天就去看大夫去,我不想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是啥原因,咱得早知道,要是我真的不能生,我们也好做打算,要是没问题,那么我们也不用担心。”楚氏还真的是直来直去,一点儿也不含糊。

    “行,明天咱就去,我问问三哥的板车用不用,咱借用一下。”

    “成,回来的时候,咱给菊儿几个丫头带点吃的,不然老是借三哥的东西也说不过去,他买骡子也是花钱了的,给别的东西三哥他们肯定不要。”

    王铁锁觉得还是自己的媳妇明事理,而且说话不弯弯绕。不管咋说,自己是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家里大哥二哥三哥都有后了,自己也不急。

    第二天两个人早早的去了镇上,倒是把赶过来要问话的赵氏给吃了个闭门羹,回头想着怎么也得把那楚氏给好好的说一顿的,天天的不着家算怎么回事?

    且说戚氏听说四弟和四弟妹去看大夫哦,联想到荷花的身孕,也猜了个七七八八,这当女人那,真是一点儿都不能出错,四弟妹算是个要强的,可是没有生娃就是腰杆子不硬,婆婆赵氏是生了女娃都要骂是赔钱货的哦,何况是不生的?但愿四弟妹能带来好消息。

    五月节过了,就要收麦子了,王福儿家里就只有一亩地,加上有骡子,倒是一两天就能弄完。

    “爹,咱在李村的租子咋办?”王福儿问爹。

    “福儿,你说咋办?”要是运回来肯定会被老屋的说的。自己的这个小女儿是个有主意的,他也乐得和自己的女儿商量。

    王福儿道:“不如直接让那边收了卖钱得了,咱们也吃不惯面,家里的一亩地也够我们平时吃面食了,等收稻子的时候,留下够我们吃的口粮,剩下的也全卖了得了。”

    “这个法子好,我抽空去一趟,和他们说说。”这样就不显眼,他不想和老屋的人有冲突,虽然说现在不怕被人知道了,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铁锁和楚氏去了一趟秀水镇,楚氏的面色有些不好,戚氏作为嫂子自然要问问。

    “说是以前小产伤了身子,又没有好好的调养,还得一段时间调理才能成。”楚氏说道。

    “只要能成就行,你就放心吧,老四是个好的,咱们不过是等时间。”戚氏忙说道。

    “是啊,三嫂,说心里话,我虽然说就算不能生,也不怕,但是却觉得委屈了铁锁,而且,女人要是没个自己的娃也是难受。现在虽然出了这样的事,但是好歹是有希望的。不瞒你说,我已经准备好咱婆婆的阵势了,”楚氏自己说了,有些好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怕了?

    对这方面,戚氏是没有好的经验,以前她就是忍耐,但是四弟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就嘱咐她好好的喝药,“以后别给菊儿他们带东西了,咱们都是一家子,你这样就是见外了。”

    “三嫂,我们当叔叔婶婶的还不能给自己的侄女儿买东西吃?”

    见楚氏这样说,戚氏反而不能说啥话了。赵氏倒是挑衅了楚氏几次,但是都是铩羽而归,人家又不是不能生,只是要调理一段时间,你总不能现在就赶着要休了人家吧。王老头也觉得赵氏是没事找事。

    日子转眼就进入了麦收季节,王福儿一家子除了王小宝不能忙活的,都行动了起来,一亩地的麦子很快的收了起来,院子里的地儿也够大,就扫干净了直接晒麦子。大伯和二伯那边就等着他们家忙完来借骡子用哩,只是别人家借了都给骡子喂得饱饱的,这两家借了,骡子的肚子都是瘪的,后来王大宝知道了,直接把家里的麦麸拎了半袋子送了过来,对于他那不着掉的娘,他从来就没有报过希望。

    至于二房的人,王福儿等人就算是吃一次亏吧,这样的人都不稀罕说了。

    王老头和赵氏的一亩地,是兄弟几个帮着一起收的,倒是也快,这个时候显示出儿子多的好处了,赵氏难得的露出了笑脸。

    树上的桃子又一次熟了,想起去年自己和二姐还偷偷的去摘,如今是也不稀罕这个东西了。王老头决定今年的桃子就各家平分了,于是王福儿家也得了这半筐子的桃儿,王福儿装了一篮子给秀才公送去。在那里遇到了久违的宋长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柚子,可爱莫,如沐春风的霸王票!

    问一下,现在正文亲们看得见吗?要是看得见,我下次都不在这里贴正文了。

    就这样,王大宝几个人每天都上山去采药材去了,当然都是普通的,名贵的大家都还没有采到过哩。话说,有了男娃跟着,还能进去更深的地方,王福儿几个人也觉得比以前都采的多了,这是个双赢的结果啊,有时候背不动了,大宝几个还帮着哩,而且他们的方向感比王菊儿几个强多了,也避免了迷路的可能。

    这样下来,王大宝他们几个都赚了一些钱,马氏见王大宝几个弄这些,也想要让三宝跟着,结果三宝是被弄得娇惯了,说山上太远了爬不动,而且日头大着哩,他可不想去,把马氏给气得哟,然后是想要王枝儿跟着去,王大宝直接拒绝了,开玩笑,王枝儿一看就是个哭包,虽然比福儿大,但是估计到了山上只剩下照顾她了。反正他可不怕二婶,说不带就不带,他又是大孙子,赵氏稀罕,马氏也不敢对这王大宝咋样,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赚钱。

    王银锁说道:“才能弄几个小钱,你就眼红的不行?咱家也要盖房子了,你就别看着了。”

    “我这不是气吗?啥时候大宝几个和老三家的丫头那么好了,连这事都在一起。难道二宝和侄儿不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还不是你小气弄得,大嫂不在家,这老屋都我们在,你不喊他们过来吃饭,人家跟你亲近才怪。”王银锁说道。

    “你是站着说话不怕腰疼,他们三个男娃,那么大的饭量,咱管的起?反正老三家现在发了,不吃他们的吃谁的?我说大嫂还真是好打算,自己回去吃娘家的,自己的男人和儿子都吃别人的,这样下来能省多少钱?”

    “要不,你也回娘家?”王银锁开玩笑的说。

    “去死吧,我干啥回娘家?让你娘再给你娶个黄花大闺女啊,你别想美事。”

    因为地里放的肥多,王铜锁开荒的两亩地长势喜人,红薯藤子给两头猪子吃,到时候这红薯起来了,也能当口粮哩,还有就是土豆,也是不错的吃食哩。

    五月端午节快到了,戚氏今年是给胡氏和戚老汉一人做了一身衣服,以前是没有钱尽这个孝,如今可算是遂了心愿了,另外准备了一篮子基蛋,家里的基开始下蛋了,但是不多,她又去村里买了一些,天气热了,这肉不好保存,就没有买,另外在赶集的时候,买了两斤红糖,另外带了些福儿她们晒的干菌子,到了初五的早上,一家子都打扮的焕然一新,王铜锁早把板车准备好了,王福儿等人欢欢喜喜的去青山村走亲戚了,路上遇到熟人,也带了一程,大家都有些羡慕这王铜锁,看看,人家的日子,过的比以前好多了,原来还说他是个绝户,没有儿子送终,现在好了,人家儿子也有了,房子也盖了,这车也买上了,日子越过越滋润了。

    有的人想着,会不会是他们以前的老屋风水不好,不然为什么一搬家就过好了哩?越想越是这回事哩,连王老四家现在也过的很好了,就王老大,和王老二在老屋日子过的不好,所以这王老二也想着要搬家哩。

    姥姥胡氏看见大女儿一家子,高兴得不行,小宝现在越长越胖,很是惹人喜爱,胡氏抱着就舍不得放手,王荷花看着有些羡慕,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胡氏把戚氏给迎到了屋子里,然后告诉了戚氏一个好消息,荷花怀孕了。

    “娘,这可是个天大的喜事,咱们戚家有后了!”戚氏也很激动。王荷花在一边不好意思。戚氏拉着她的手说道:“荷花,你要想吃啥,就说,让你三哥赶车去镇上,一会儿就买回来了。”

    胡氏在一边说道:“我也是让她想吃啥都说出来,不过这娃就是老实。”胡氏笑道。

    王荷花忙道:“姐,娘,我就是和平时一样哩,没有啥想吃的,我要是真想吃,也不会和娘客气的。”

    “对,荷花是个直爽的性子,娘,你别担心,咱们都是有经验的,还照顾不好?对了,等我回

    去,把小宝的小衣服拿过来几件,到时候可以给我侄儿穿。”

    “对对,等会儿家敏来了,我也得和她说哩。”胡氏忙道。

    王福儿觉得自己的舅舅一直在傻笑,最后等二姨过来,二姨的大嗓门才知道自己的姑姑兼舅母怀孕了,呵呵,这下大家该放心了吧,这女的啊,嫁人了,就担心这孩子的问题,怀了孩子,就担心是不是生男娃,真是命苦的

农家女第14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