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15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15部分阅读

      是命苦的说。

    因为王荷花怀孕,所以这过去给赵氏送礼的就剩下戚家安一个人,王铜锁专门送戚家安去了老屋,不管咋样,这老丈人和丈母娘的东西不能少,不然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那边赵氏听说小女儿怀孕了,也是放了一半的心,还有一半就是怕荷花生的不是男孩了,她自己都是当婆婆的,因为戚氏老生闺女而厌恶她,想当然的,也怕荷花被那胡氏嫌弃,这可真是一报还一报啊。不过赵氏决定明天去娘娘庙上香去,保佑自己的女儿能够一举得男。

    而王梅花看见戚家安送的又是活基又是干货的,相比较起来自己的几个果子完全是上不得台面,心里是羡慕嫉妒恨啊,想着一会儿怎么样从老娘手里弄点东西过来,也不枉此行。

    青山村,吃过了丰盛的中饭,戚氏姐妹两个说私房话,戚氏想到王大宝的那个事,对戚家敏说道:“二妹,你那杂货店缺不缺人手?”

    戚家敏道:“咋不缺哩?现在生意比以前好了,我想着加一个伙计哩。咋了,姐,你有好的人选?”

    戚氏道:“要是以前,我也不敢保证,我大嫂家的大宝,还真的是不错,眼看着都一天天的大了,他家里就一亩地,两个当爹娘的也是那样。”

    “所以姐你就草心了,我说姐,你咋就草不完的心啊,你们不是分家了吗?你咋还管东管西的?”戚家敏有些恼火的说道。

    “二妹,你没有妯娌,所以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好,你说,要是到时候大房真的混不下去了,而我这边还天天吃肉,那别人会咋说我?还有菊儿他们?以后找人家,人家都会说我们是见死不救,没有亲情,冷血哩。俗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要是大房真的出事了,难道我们能不帮?我现在是想着,大宝好歹人品不错,干活也不差,能给他找个事,到时候大房也算是有了个依靠,我这边也能少草心些。二妹,大嫂从上次回娘家,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大宝他们几个平时都是帮我些忙,前几顿都是在我家吃,但是从福儿带他们去山上,他们赚钱了,就自己做吃的了,我是真心觉得不错的,你想一想,要是那些没脸没皮的哦,他就是赖在你家不干活吃喝,你能赶他吗?赶了就会有人说你不管侄儿。我觉得大宝就是因为没有活计,所以才天天瞎玩,要是有了活儿,肯定能干好。”

    “姐,你这样一说,这个大宝还真的不错,好吧,好吧,我就先让他到我那店里试试,要是真的成,就定下来,我可不怕他娘过来闹腾,反正我是老板娘,好不好的,我直接把人给赶走。”

    “行,我也没让你多照顾,你就当成是一般的伙计就成。他有了这个事,以后也能把大房给撑起来。”

    两个人商议完毕,等回到王家村,戚氏就把这事和王大宝说了,王大宝直接给他三叔和三婶跪下磕了个头,“三叔,三婶,就让我磕吧,以前的事我不好说,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做事,绝对不辜负你们的一片心。”

    王老头和赵氏也知道了这个事,王老头对赵氏说:“看吧,看吧,关键的时候还是得看老三家的,你以前还那样对人家。”

    “这不是她应该的?”赵氏小声的说,不过到底是没有啰嗦别的。

    王金锁知道大儿子有了活计,心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咋想的。

    今年的端午节,他也没有回自己的岳父家接人,到了第二天,丁氏自己灰溜溜的回来了,她再不回来,那些哥哥嫂子都恨不得把自己扫地出门哩,嫌自己是白吃饭的,本来以为自己撑着,这端午节的时候,王金锁肯定要带着礼过来接自己的,到时候自己就顺水推舟的跟着回来,结果昨天她等了一天都没见个人影,二嫂就冷嘲热讽,说什么老王家巴不得自己不会去,到时候好给王金锁找个年轻的,她心里也害怕哩,所以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赶回来了。

    马氏又酸酸的说了大宝的事,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老三是个偏心眼,以后自己也要让他三叔给三宝找个事。丁氏知道大宝有了正经的事情,高兴的不得了,听马氏这样一说,又要开始炫耀,被王金锁给呵斥着回来了。

    王大宝正色说道:“娘要是还是这样,我以后就不回来了。”

    “咋滴,这就嫌弃你娘我了?是不是你三婶给了你好处,你就忘了娘养你的幸苦了?”

    “给我闭嘴吧,你要是想要大宝的事情黄了,你就尽管说,把咱家说散了,你就是本事。”

    丁氏看大宝二宝和四宝都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的心里发慌,这再多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大宝正式在王福儿二姨的杂货铺当上了伙计,姜姨夫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觉得大宝这孩子干

    活肯卖力气,而且人勤快,就认可了他。

    ☆、最新章

    赵氏去娘娘庙给王荷花上了一炷香,还许了愿,要是王荷花一举得男,她会如何如何,只是回来后,又想到这老四媳妇还是先成亲的,咋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该不是她就不能生吧。”赵氏一拍大腿说道。

    “瞎说啥哩,我说你就不能少草点心,大半夜的,你想吓死人啊。”王老头说道。

    “啥叫瞎草心?要是老四没后,你就称心了啊。”赵氏还是睡不着。

    “得了,娘们就喜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王老头觉得很困,让这婆娘去瞎草心吧。

    而知道王荷花怀孕的消息的楚氏,虽然也为荷花高兴,但是看着自己瘪瘪的肚子,不由的悲从心来,为什么别人生个娃都那么容易,而自己想要个娃就这么难,她想起了以前的丈夫,当时自己也是怀过一胎的,可是因为丈夫软弱,被人欺负上门了,她和别人争执,到后来孩子也没有了。

    如今嫁给了铁锁,她也好想给他生个孩子,哪怕是个女娃都成,但是老天爷就像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一样,直接把自己给忽视了。

    王铁锁问道:“咋了?”

    “我是想着荷花怀孕了,可是我这肚子还没有动静?你说,是不是我不能生啊,还是我以前把身子弄坏了,要是那样,我咋办?”楚氏从来就是有话说话的主。

    “别瞎说,咱们才成亲不到一年,肯定会有的。”王铁锁说道。

    “可万一要是没有呢?铁锁,我告诉你啊,要是我真的不能生,你也不许和别的女人生,除非我死了,要不,你就休了我。”楚氏说道。

    “我是那样的人吗?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咱们急在我哥那边过继一个过来,也是我亲侄子哩,我当初打定主意要娶你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

    “铁锁,有你这句话,我就够了,你放心,我决定了,咱们明天就去看大夫去,我不想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是啥原因,咱得早知道,要是我真的不能生,我们也好做打算,要是没问题,那么我们也不用担心。”楚氏还真的是直来直去,一点儿也不含糊。

    “行,明天咱就去,我问问三哥的板车用不用,咱借用一下。”

    “成,回来的时候,咱给菊儿几个丫头带点吃的,不然老是借三哥的东西也说不过去,他买骡子也是花钱了的,给别的东西三哥他们肯定不要。”

    王铁锁觉得还是自己的媳妇明事理,而且说话不弯弯绕。不管咋说,自己是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家里大哥二哥三哥都有后了,自己也不急。

    第二天两个人早早的去了镇上,倒是把赶过来要问话的赵氏给吃了个闭门羹,回头想着怎么也得把那楚氏给好好的说一顿的,天天的不着家算怎么回事?

    且说戚氏听说四弟和四弟妹去看大夫哦,联想到荷花的身孕,也猜了个七七八八,这当女人那,真是一点儿都不能出错,四弟妹算是个要强的,可是没有生娃就是腰杆子不硬,婆婆赵氏是生了女娃都要骂是赔钱货的哦,何况是不生的?但愿四弟妹能带来好消息。

    五月节过了,就要收麦子了,王福儿家里就只有一亩地,加上有骡子,倒是一两天就能弄完。

    “爹,咱在李村的租子咋办?”王福儿问爹。

    “福儿,你说咋办?”要是运回来肯定会被老屋的说的。自己的这个小女儿是个有主意的,他也乐得和自己的女儿商量。

    王福儿道:“不如直接让那边收了卖钱得了,咱们也吃不惯面,家里的一亩地也够我们平时吃面食了,等收稻子的时候,留下够我们吃的口粮,剩下的也全卖了得了。”

    “这个法子好,我抽空去一趟,和他们说说。”这样就不显眼,他不想和老屋的人有冲突,虽然说现在不怕被人知道了,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铁锁和楚氏去了一趟秀水镇,楚氏的面色有些不好,戚氏作为嫂子自然要问问。

    “说是以前小产伤了身子,又没有好好的调养,还得一段时间调理才能成。”楚氏说道。

    “只要能成就行,你就放心吧,老四是个好的,咱们不过是等时间。”戚氏忙说道。

    “是啊,三嫂,说心里话,我虽然说就算不能生,也不怕,但是却觉得委屈了铁锁,而且,女人要是没个自己的娃也是难受。现在虽然出了这样的事,但是好歹是有希望的。不瞒你说,我已经准备好咱婆婆的阵势了,”楚氏自己说了,有些好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怕了?

    对这方面,戚氏是没有好的经验,以前她就是忍耐,但是四弟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就嘱咐她好好的喝药,“以后别给菊儿他们带东西了,咱们都是一家子,你这样就是见外了。”

    “三嫂,我们当叔叔婶婶的还不能给自己的侄女儿买东西吃?”

    见楚氏这样说,戚氏反而不能说啥话了。赵氏倒是挑衅了楚氏几次,但是都是铩羽而归,人家又不是不能生,只是要调理一段时间,你总不能现在就赶着要休了人家吧。王老头也觉得赵氏是没事找事。

    日子转眼就进入了麦收季节,王福儿一家子除了王小宝不能忙活的,都行动了起来,一亩地的麦子很快的收了起来,院子里的地儿也够大,就扫干净了直接晒麦子。大伯和二伯那边就等着他们家忙完来借骡子用哩,只是别人家借了都给骡子喂得饱饱的,这两家借了,骡子的肚子都是瘪的,后来王大宝知道了,直接把家里的麦麸拎了半袋子送了过来,对于他那不着掉的娘,他从来就没有报过希望。

    至于二房的人,王福儿等人就算是吃一次亏吧,这样的人都不稀罕说了。

    王老头和赵氏的一亩地,是兄弟几个帮着一起收的,倒是也快,这个时候显示出儿子多的好处

    了,赵氏难得的露出了笑脸。

    树上的桃子又一次熟了,想起去年自己和二姐还偷偷的去摘,如今是也不稀罕这个东西了。王老头决定今年的桃子就各家平分了,于是王福儿家也得了这半筐子的桃儿,王福儿装了一篮子给秀才公送去。在那里遇到了久违的宋长卿。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双更君有些骨感,唉,先看看吧,以后会多更新的,主要是看奥运会看得很生气,郁闷!而且发现我刚发文就有盗版的,太难受了,好歹隔个一天再盗吧,我的要求不算高啊

    看了下后台,发现51章大家点击的很多,看来,嘿嘿,那个一切尽在无言中啊。

    赵氏去娘娘庙给王荷花上了一炷香,还许了愿,要是王荷花一举得男,她会如何如何,只是回来后,又想到这老四媳妇还是先成亲的,咋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该不是她就不能生吧。”赵氏一拍大腿说道。

    “瞎说啥哩,我说你就不能少草点心,大半夜的,你想吓死人啊。”王老头说道。

    “啥叫瞎草心?要是老四没后,你就称心了啊。”赵氏还是睡不着。

    “得了,娘们就喜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王老头觉得很困,让这婆娘去瞎草心吧。

    而知道王荷花怀孕的消息的楚氏,虽然也为荷花高兴,但是看着自己瘪瘪的肚子,不由的悲从心来,为什么别人生个娃都那么容易,而自己想要个娃就这么难,她想起了以前的丈夫,当时自己也是怀过一胎的,可是因为丈夫软弱,被人欺负上门了,她和别人争执,到后来孩子也没有了。

    如今嫁给了铁锁,她也好想给他生个孩子,哪怕是个女娃都成,但是老天爷就像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一样,直接把自己给忽视了。

    王铁锁问道:“咋了?”

    “我是想着荷花怀孕了,可是我这肚子还没有动静?你说,是不是我不能生啊,还是我以前把身子弄坏了,要是那样,我咋办?”楚氏从来就是有话说话的主。

    “别瞎说,咱们才成亲不到一年,肯定会有的。”王铁锁说道。

    “可万一要是没有呢?铁锁,我告诉你啊,要是我真的不能生,你也不许和别的女人生,除非我死了,要不,你就休了我。”楚氏说道。

    “我是那样的人吗?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咱们急在我哥那边过继一个过来,也是我亲侄子哩,我当初打定主意要娶你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

    “铁锁,有你这句话,我就够了,你放心,我决定了,咱们明天就去看大夫去,我不想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是啥原因,咱得早知道,要是我真的不能生,我们也好做打算,要是没问题,那么我们也不用担心。”楚氏还真的是直来直去,一点儿也不含糊。

    “行,明天咱就去,我问问三哥的板车用不用,咱借用一下。”

    “成,回来的时候,咱给菊儿几个丫头带点吃的,不然老是借三哥的东西也说不过去,他买骡子也是花钱了的,给别的东西三哥他们肯定不要。”

    王铁锁觉得还是自己的媳妇明事理,而且说话不弯弯绕。不管咋说,自己是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家里大哥二哥三哥都有后了,自己也不急。

    第二天两个人早早的去了镇上,倒是把赶过来要问话的赵氏给吃了个闭门羹,回头想着怎么也得把那楚氏给好好的说一顿的,天天的不着家算怎么回事?

    且说戚氏听说四弟和四弟妹去看大夫哦,联想到荷花的身孕,也猜了个七七八八,这当女人那,真是一点儿都不能出错,四弟妹算是个要强的,可是没有生娃就是腰杆子不硬,婆婆赵氏是生了女娃都要骂是赔钱货的哦,何况是不生的?但愿四弟妹能带来好消息。

    五月节过了,就要收麦子了,王福儿家里就只有一亩地,加上有骡子,倒是一两天就能弄完。

    “爹,咱在李村的租子咋办?”王福儿问爹。

    “福儿,你说咋办?”要是运回来肯定会被老屋的说的。自己的这个小女儿是个有主意的,他也乐得和自己的女儿商量。

    王福儿道:“不如直接让那边收了卖钱得了,咱们也吃不惯面,家里的一亩地也够我们平时吃面食了,等收稻子的时候,留下够我们吃的口粮,剩下的也全卖了得了。”

    “这个法子好,我抽空去一趟,和他们说说。”这样就不显眼,他不想和老屋的人有冲突,虽然说现在不怕被人知道了,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铁锁和楚氏去了一趟秀水镇,楚氏的面色有些不好,戚氏作为嫂子自然要问问。

    “说是以前小产伤了身子,又没有好好的调养,还得一段时间调理才能成。”楚氏说道。

    “只要能成就行,你就放心吧,老四是个好的,咱们不过是等时间。”戚氏忙说道。

    “是啊,三嫂,说心里话,我虽然说就算不能生,也不怕,但是却觉得委屈了铁锁,而且,女人要是没个自己的娃也是难受。现在虽然出了这样的事,但是好歹是有希望的。不瞒你说,我已经准备好咱婆婆的阵势了,”楚氏自己说了,有些好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怕了?

    对这方面,戚氏是没有好的经验,以前她就是忍耐,但是四弟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就嘱咐她好好的喝药,“以后别给菊儿他们带东西了,咱们都是一家子,你这样就是见外了。”

    “三嫂,我们当叔叔婶婶的还不能给自己的侄女儿买东西吃?”

    见楚氏这样说,戚氏反而不能说啥话了。赵氏倒是挑衅了楚氏几次,但是都是铩羽而归,人家又不是不能生,只是要调理一段时间,你总不能现在就赶着要休了人家吧。王老头也觉得赵氏是没事找事。

    日子转眼就进入了麦收季节,王福儿一家子除了王小宝不能忙活的,都行动了起来,一亩地的麦子很快的收了起来,院子里的地儿也够大,就扫干净了直接晒麦子。大伯和二伯那边就等着他们家忙完来借骡子用哩,只是别人家借了都给骡子喂得饱饱的,这两家借了,骡子的肚子都是瘪的,后来王大宝知道了,直接把家里的麦麸拎了半袋子送了过来,对于他那不着掉的娘,他从来就没有报过希望。

    至于二房的人,王福儿等人就算是吃一次亏吧,这样的人都不稀罕说了。

    王老头和赵氏的一亩地,是兄弟几个帮着一起收的,倒是也快,这个时候显示出儿子多的好处了,赵氏难得的露出了笑脸。

    树上的桃子又一次熟了,想起去年自己和二姐还偷偷的去摘,如今是也不稀罕这个东西了。王老头决定今年的桃子就各家平分了,于是王福儿家也得了这半筐子的桃儿,王福儿装了一篮子给秀才公送去。在那里遇到了久违的宋长卿。

    ☆、最新章57

    “秀才公,这是我家的桃子,我爹和娘让我给您送来。”

    秀才公笑呵呵的接着了,“多谢福儿和你爹娘了,这桃子看起来真大个。”

    “我看看!”宋长卿早迫不及待的过来了,“也就一般吧,我吃过比这更大的哩。”

    这个臭小子,说话真的不中听啊。秀才公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你这孩子,福儿,别听他的话,真的很大。”

    “我知道,秀才公。一会儿秀才公洗了,自己一个人吃吧,反正有些人看不上。”王福儿说道。

    “喂,我可没说看不上啊,我就是要吃了,咋滴。”

    秀才公见这两个娃子斗嘴,觉得有趣,让他们小娃娃在一起玩。

    “我上次让王伯伯给你的东西,好玩不?”

    他说的是那个九连环啊,王福儿说道:“还行吧,你最近没有在秀才公这里读书了?”

    “我乃乃说,在这边离家太远了,她见不到我,所以让我在镇上私塾里读书了。”宋长卿说道:“不过,我现在可是那些人里面的头头,先生也说我这骄傲的样子,王福儿觉得这小孩咋这么臭屁哩?

    “你不会欺负人吧。”就他这样,第一次见面都要和自己打起来的,肯定是个惹事的。

    果然宋长卿支支吾吾,“哪有,我咋会欺负人哩?绝对没有!”

    还没有哩,王福儿看这家伙有些窘迫,于是说道:“你今天咋过来了?”

    宋长卿松了一口气,“我乃乃让我给舅公送东西哩。你啥时候去镇上玩,我请你去我家玩。我家里好玩的东西多着哩。”

    “我还得干活哩。”

    “你家里没有大人啊,你才多大一点啊,干啥活啊。”宋长卿说道。

    “我们这边,小娃子都要干活啊,你家里有钱,当然不干活。”和这家伙真是讲不通。

    “要不,我帮你把活干了,然后你去镇上玩吧。”宋长卿觉得自己出了个好主意。

    “得了吧,你会干活?”王福儿严重怀疑。

    “什么啊,你不相信我?我在家里也给我乃乃捶背哩,我乃乃都说我做的好。”

    那是因为你是她孙子好不好?王福儿觉得跟他说不通,看自己出来也很久了,就要告辞。

    “喂,我刚才说的你倒是同意不同意啊。”宋长卿说道。

    “得了,等天再热的时候,我估计要去我二姨家里,到时候再说。”这家伙本性不坏,就是有时候太臭屁了一些。而且上次元宵节,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人嘛,哪里没有点缺点的?

    “那好吧,你可得快点啊。”宋长卿很有些遗憾,“赵舒林也想见见你哩。”

    赵舒林?哦,就是赵叔叔的儿子吧,这个差点被人贩子弄走的家伙,难道是要当面感谢自己?呵呵,要是那样就太好了,不过,王福儿啊,你可不能高兴的太早,咱可千万不要贪财啊。

    回到家里,王花儿对王福儿说道:“得了,明天咱上不了山了,二伯家要盖房子,让我们都去帮忙哩。”

    “这个时候盖房子?天也太热了吧。”王福儿吃惊的说道。

    “我猜他们是因为现在天气长了,一天能多干些活,而且天气热了,大家都吃不进去饭,也能省些所以才这个时候盖房子哩。”王花儿分析。

    王菊儿在一边笑,小宝也跟着不知道乐呵傻。王福儿把自己在路上摘的野花递给了小宝,小宝伸手就拿了过来,然后直接朝嘴里喂,王菊儿赶紧的给夺过来,王花儿说道:“小宝就是个吃货,啥东西都朝嘴里喂。”

    “你别说他,你小时候也一样。”王菊儿说道。

    “姐,你也只比我大两岁,你知道啥?”

    “二姐,大姐记性好呗。”王福儿跟着说道。

    “你们两个合起伙来啊,就知道欺负我。”王花儿说道。

    “谁欺负花儿哩?”戚氏进门来,问道。

    “娘,姐和福儿两个人欺负我哩。”王花儿告状。

    “娘,我和大姐两个人的嘴都说不过她一个哩,哪里能欺负到她?”王福儿赶紧说。

    “你们姊妹几个别闹了,一会儿去老屋那边去。”

    “不是说明天吗?咋今天就要过去?”王花儿忙问道。

    “不是,是你爷和乃乃让大家都去吃饭。”戚氏忙道。

    真是奇了怪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不年不节的,爷爷和乃乃咋会让自家过去吃饭哩?爷爷自然不用怀疑,但是乃乃赵氏,自从分家了,就过年的时候才让大家一起吃饭的。

    三个娃带着一肚子的疑惑来到了老屋,大房的大伯母现在老实了许多,见到戚氏还能好好的说几句话,二伯母马氏因为要大家去帮忙,所以这语气也比以前好。到了大家团团圆圆的吃饭的时候,爷爷宣布了一个消息,姑乃乃要回来了。

    姑乃乃,王福儿表示很不懂,啥时候又多了这一号人?

    爷爷王老头弟兄三个,没听说有姐姐和妹妹的哦,这冷不防的来了这么个人,还真是让人云里雾里啊,不过王福儿作为小娃子,没有发言权,但是有人自然会问出来。

    “爹,咱啥时候有个姑姑了?”王银锁问道。

    王老头叹了一口气,“这话我以前都没有和你们说,也就是你们娘知道些,我也是好几十年都没有见着你们姑姑了。”

    原来,这位姑乃乃,是王福儿的太爷爷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抱走当童养媳了,成了童养媳,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而且那家子比王家有钱,不希望王家再和这姑乃乃有牵扯,反正人家当时是给了老王家钱了的,就相当于买了个媳妇。

    人穷志短,所以这个姑乃乃,就在王家没了踪影,几十年都不联系了。

    “那现在为啥又联系了哩?”王金锁问道。

    “你们姑姑这几十年过的不容易,虽然他们家以前是有钱,但是这近年是过得不如意了,她原来还生了个儿子,只是还没有等到娶亲就得病死了,后来你们姑父也跟着去了,只剩下她和一个闺女,那边的人容不下他们了,所以这才来投奔我们。你们给我记住了,你们姑姑过来了,都得给我好好的对待,要是让我知道了,你们谁轻慢了她,我直接打断他的腿!要不是因为我和你们几个叔叔活下去,你们爷爷也不会把你们姑姑给卖了,都是我们欠她的,你们就当替你们老子还债。知道不知道?”

    “爹,你放心,姑姑来了,我们一定会好好对待的。”王铜锁表态。王铁锁也说道:“爹,你就放心吧,有我们一口吃的,就有姑姑和表妹一口吃的,绝对不含糊。”

    王金锁犹豫了一会儿,也表态会照顾好姑姑和表妹的。王银锁正要说啥,被马氏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爹,娘,这段时间,我们正要盖房子,可惜照顾不了姑姑和表妹。”马氏笑着说

    道,“不知道二叔和三叔他们会不会照顾她们呢?”

    王老头冷着连看老二两口子,“你们管你二叔和三叔咋样,我们这一房是大房,你们姑姑和表妹一定要住在我们这里。”

    马氏还要说什么,被王银锁给死死的按住了,“爹说啥就是啥,我们都听爹的。”

    “你拦着我干啥?咱自己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爹还要揽事,真是吃饱了撑的!”回到自己屋子的马氏彻底爆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阮阮,曦饭的地雷!,双更君今天在岗!发的出去吧。

    “秀才公,这是我家的桃子,我爹和娘让我给您送来。”

    秀才公笑呵呵的接着了,“多谢福儿和你爹娘了,这桃子看起来真大个。”

    “我看看!”宋长卿早迫不及待的过来了,“也就一般吧,我吃过比这更大的哩。”

    这个臭小子,说话真的不中听啊。秀才公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你这孩子,福儿,别听他的话,真的很大。”

    “我知道,秀才公。一会儿秀才公洗了,自己一个人吃吧,反正有些人看不上。”王福儿说道。

    “喂,我可没说看不上啊,我就是要吃了,咋滴。”

    秀才公见这两个娃子斗嘴,觉得有趣,让他们小娃娃在一起玩。

    “我上次让王伯伯给你的东西,好玩不?”

    他说的是那个九连环啊,王福儿说道:“还行吧,你最近没有在秀才公这里读书了?”

    “我乃乃说,在这边离家太远了,她见不到我,所以让我在镇上私塾里读书了。”宋长卿说道:“不过,我现在可是那些人里面的头头,先生也说我这骄傲的样子,王福儿觉得这小孩咋这么臭屁哩?

    “你不会欺负人吧。”就他这样,第一次见面都要和自己打起来的,肯定是个惹事的。

    果然宋长卿支支吾吾,“哪有,我咋会欺负人哩?绝对没有!”

    还没有哩,王福儿看这家伙有些窘迫,于是说道:“你今天咋过来了?”

    宋长卿松了一口气,“我乃乃让我给舅公送东西哩。你啥时候去镇上玩,我请你去我家玩。我家里好玩的东西多着哩。”

    “我还得干活哩。”

    “你家里没有大人啊,你才多大一点啊,干啥活啊。”宋长卿说道。

    “我们这边,小娃子都要干活啊,你家里有钱,当然不干活。”和这家伙真是讲不通。

    “要不,我帮你把活干了,然后你去镇上玩吧。”宋长卿觉得自己出了个好主意。

    “得了吧,你会干活?”王福儿严重怀疑。

    “什么啊,你不相信我?我在家里也给我乃乃捶背哩,我乃乃都说我做的好。”

    那是因为你是她孙子好不好?王福儿觉得跟他说不通,看自己出来也很久了,就要告辞。

    “喂,我刚才说的你倒是同意不同意啊。”宋长卿说道。

    “得了,等天再热的时候,我估计要去我二姨家里,到时候再说。”这家伙本性不坏,就是有时候太臭屁了一些。而且上次元宵节,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人嘛,哪里没有点缺点的?

    “那好吧,你可得快点啊。”宋长卿很有些遗憾,“赵舒林也想见见你哩。”

    赵舒林?哦,就是赵叔叔的儿子吧,这个差点被人贩子弄走的家伙,难道是要当面感谢自己?呵呵,要是那样就太好了,不过,王福儿啊,你可不能高兴的太早,咱可千万不要贪财啊。

    回到家里,王花儿对王福儿说道:“得了,明天咱上不了山了,二伯家要盖房子,让我们都去帮忙哩。”

    “这个时候盖房子?天也太热了吧。”王福儿吃惊的说道。

    “我猜他们是因为现在天气长了,一天能多干些活,而且天气热了,大家都吃不进去饭,也能省些所以才这个时候盖房子哩。”王花儿分析。

    王菊儿在一边笑,小宝也跟着不知道乐呵傻。王福儿把自己在路上摘的野花递给了小宝,小宝伸手就拿了过来,然后直接朝嘴里喂,王菊儿赶紧的给夺过来,王花儿说道:“小宝就是个吃货,啥东西都朝嘴里喂。”

    “你别说他,你小时候也一样。”王菊儿说道。

    “姐,你也只比我大两岁,你知道啥?”

    “二姐,大姐记性好呗。”王福儿跟着说道。

    “你们两个合起伙来啊,就知道欺负我。”王花儿说道。

    “谁欺负花儿哩?”戚氏进门来,问道。

    “娘,姐和福儿两个人欺负我哩。”王花儿告状。

    “娘,我和大姐两个人的嘴都说不过她一个哩,哪里能欺负到她?”王福儿赶紧说。

    “你们姊妹几个别闹了,一会儿去老屋那边去。”

    “不是说明天吗?咋今天就要过去?”王花儿忙问道。

    “不是,是你爷和乃乃让大家都去吃饭。”戚氏忙道。

    真是奇了怪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不年不节的,爷爷和乃乃咋会让自家过去吃饭哩?爷爷自然不用怀疑,但是乃乃赵氏,自从分家了,就过年的时候才让大家一起吃饭的。

    三个娃带着一肚子的疑惑来到了老屋,大房的大伯母现在老实了许多,见到戚氏还能好好的说几句话,二伯母马氏因为要大家去帮忙,所以这语气也比以前好。到了大家团团圆圆的吃饭的时候,爷爷宣布了一个消息,姑乃乃要回来了。

    姑乃乃,王福儿表示很不懂,啥时候又多了这一号人?

    爷爷王老头弟兄三个,没听说有姐姐和妹妹的哦,这冷不防的来了这么个人,还真是让人云里雾里啊,不过王福儿作为小娃子,没有发言权,但是有人自然会问出来。

    “爹,咱啥时候有个姑姑了?”王银锁问道。

    王老头叹了一口气,“这话我以前都没有和你们说,也就是你们娘知道些,我也是好几十年都没有见着你们姑姑了。”

    原来,这位姑乃乃,是王福儿的太爷爷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抱走当童养媳了,成了童养媳,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而且那家子比王家有钱,不希望王家再和这姑乃乃有牵扯,反正人家当时是给了老王家钱了的,就相当于买了个媳妇。

    人穷志短,所以这个姑乃乃,就在王家没了踪影,几十年都不联系了。

    “那现在为啥又联系了哩?”王金锁问道。

    “你们姑姑这几十年过的不容易,虽然他们家以前是有钱,但是这近年是过得不如意了,她原来还生了个儿子,只是还没有等到娶亲就得病死了,后来你们姑父也跟着去了,只剩下她和一个闺女,那边的人容不下他们了,所以这才来投奔我们。你们给我记住了,你们姑姑过来了,都得给我好好的对待,要是让我知道了,你们谁轻慢了她,我直接打断他的腿!要不是因为我和你们几个叔叔活下去,你们爷爷也不会把你们姑姑给卖了,都是我们欠她的,你们就当替你们老子还债。知道不知道?”

    “爹,你放心,姑姑来了,我们一定会好好对待的。”王铜锁表态。王铁锁也说道:“爹,你就放心吧,有我们一口吃的,就有姑姑和表妹一口吃的,绝对不含糊。”

    王金锁犹豫了一会儿,也表态会照顾好姑姑和表妹的。王银锁正要说啥,被马氏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爹,娘,这段时间,我们正要盖房子,可惜照顾不了姑姑和表妹。”马氏笑着说

    道,“不知道二叔和三叔他们会不会照顾她们呢?”

    王老头冷着连看老二两口子,“你们管你二叔和三叔咋样,我们这一房是大房,你们姑姑和表妹一定要住在我们这里。”

    马氏还要说什么,被王银锁给死死的按住了,“爹说啥就是啥,我们都听爹的。”

    “你拦着我干啥?咱自己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爹还要揽事,真是吃饱了撑的!”回到自己屋子的马氏彻底爆发了!

    ☆、走亲戚去!

    “嚷嚷啥?爹说他的,我们只管听着就成了。再说还有老大,老三,老四他们哩,我们只要把房子盖成了,到时候还不是我们想咋样就咋样?你就是个笨的,非要把得罪人的话都说了,然后让爹和娘把你骂一顿你才甘心啊。就老三和老四的性子,他们不管才怪,轮得到我们吗?”王银锁说道。

    “对啊!”马氏一拍大腿,“咱明天就开始改房子了,管他是咋样的?反正我们忙不开,咋能招待这客人?还是你脑袋瓜灵。”

    “那是?不看看是谁?”王银锁很是得意。

    戚氏和王铜锁回家里,“姑和表妹是个命苦的,要不,人过来了,就住在我们家吧。”戚氏说道。

    王福儿和王花儿心里有些不乐意,家里住进两个陌生人,到时候矛盾肯定有,又不是父母兄弟,到时候弄出什么事情来,本来的好心都变成坏心了。

    “爹,娘,我看爷爷肯定是想让姑乃乃和她们住在一起哩,爷爷可是几十年没见着姑乃乃了,咱们到时候多送点吃的,穿的,用的,爷肯定会更高兴的。”王福儿赶忙说道。

    王铜锁说道:“福儿说的对,现在人还没有到,咱们也不用多想,要是姑姑她们真的想和我们一起住,那就住在一起,不然,我们勉强把人弄过来,说不定她们心里不愿意。”

    是啊,老爹,你说的很对啊。说不定人家就想要自由哩,还说不定人家手里有几个钱,你要是巴巴的把人接到自己家,别人还以为你贪人家的钱哩。

    一家子想通了,这事情就好办多了,很是从容淡定。

    王菊儿几个,第二天去给二伯母家帮忙,割野草,捡石子,忙了一天,累都累死了,“二伯母真是个抠门的,中午就让我们喝汤,我明天不去了。我们家盖房子的时候,他们一个人都没有过来哩。”

    王福儿也说道:“我明天也不去了,今天给我热死了。”

    戚氏对王铜锁说道:“孩子们都还小,我们两个去帮忙就成了,家里就让他们看着吧。”

    “成,”他对二哥和二嫂的做法也有些不满意,自己的娃帮忙了还吃不饱,一个二个累成这样,不去正好。

    “还是爹和娘好。”王福儿赶紧拍马屁。

    戚氏刮了刮王福儿的小鼻子,“嘴巴越来越甜,你二姨还说,过几天把你接过去玩哩,你去不去?”

    “二姨好偏心,每次都是叫福儿去,都不叫我和大姐去。”王花儿故意生气的说道。

    “你这个嘴巴,你姥姥那边让你和你大姐去哩,到时候收拾好东西,一起过去,去了那边,多帮你姥姥和舅妈的忙,你舅妈怀着小弟弟,你们可别让她累着了。”

    “那小宝咋办?”王菊儿问道,她也想去姥姥家,但是小宝呢?

    戚氏笑道:“你们都走了,没有人照顾小宝,我也能抽空歇歇啊。”

    王福儿觉得自己的娘变睛了,呵呵,这也是啊,要是这样二伯母还叫娘去干活,那就是太说不过去了,估计乃乃知道了也会骂她哩。

    三个丫头对视一眼,好,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过了几天,离去姥姥家的,去姥姥家,去二姨家的去二姨家。

    “二姨!我来了!”二姨派了人过来接王福儿,王福儿一下了马车,就飞快的去找二姨。

    “哟,福儿,看看有没有长胖啊。嗯,是比以前胖了

农家女第15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