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荡思天涯 作者:Bliss

分卷阅读11

      间有风。
    “啊……”
    连月西回神,商丘的头已经到了腹部肚脐之上,她两胸之间到肚脐,一路风凉,他继续留着水液,舌尖划过,连月西挺腰抬腹的不得安宁。
    商丘打开她的大腿,那是一片无人造访的凄美地。
    “你又脸红了。”
    连月西捂住眼睛,“我没有,你看错了。”
    “不,不是错觉。”
    他的呼吸喷在芳草萋萋处,手掌在大腿连接身体处来回摩挲,连月西的小腹一会儿绷劲,一会儿又舒适地放松,她握拳咬住自己的手指关节,男人唇舌的舔舐抚弄是从未体会过的快意。
    “啊……”
    她抓住头上的枕头。
    不敢相信,一切都是因为她告诉他,她梦到了他和自己做爱,狠狠地做爱,而他好奇他是如何狠狠地和她做爱的,就把她带到了楼上,亲自体验。
    连月西摇头,“不要,不要,啊——————”
    商丘亲吻那泥泞处。
    他重新回到她的身上,手肘撑在连月西的耳侧,空出来的手温柔抚摸她的脸和头发,连月西刚经历一次潮涌后水润的眼睛里,他是爱神的天使,拥有让她快乐的权柄。
    “告诉我,你是第一次吗?”
    连月西点点头,她轻咬着嘴唇,“你,有处女情结?”
    商丘轻笑,低头吻开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用舌头撬开她的粉唇,“不,我没有处女情结。”
    连月西被他吻得嘤咛,唇舌的交缠在唾液润滑中好像将两人连接成了一体。
    “我是要,更小心,更耐心地对待你,这次我们先温柔着来,以后,再让我狠狠地和你做爱,好吗?”
    连月西没有攀岩经验,此时却无师自通地抓住商丘后背的隆起的骨头,她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狂跳,汗水从额前的头发流到耳朵里,她忍耐不住地痛呼。
    “痛,好痛。”
    商丘也被这紧致迷人的地方的折磨着,他用抚摸和亲吻安慰着疼痛难忍的连月西,下身坚决缓慢地推进,总算是刺破了什么,到了另一层境界。
    连月西如同一只折了翅膀的天鹅,躬起了身子,无声呻吟。
    这就是肉体契合在一起的感觉吗?比梦中真实。
    当商丘逐渐动起来,那根破坏她身体的硬物产生出层层叠叠陌生的快意,连月西摸上自己的腹部,那里好像有什么在出又在进,她说:“商丘,你要弄坏我了。”
    商丘牵过她的手,将她双手扣在头上,与她手指紧握,手心的汗液将两双手掌贴粘得很紧,几乎重合。
    “不会弄坏你。”他向上一挺,听到连月西的惊呼,“嗯……月西。”
    “商丘,啊……啊……”
    “梦里,我有没有,这么弄你,嗯?”
    商丘含进一颗乳珠,丰润蚌壳孕育的珍珠在嘴里吸吮,连月西的梦是不是也这样旖旎,在梦里,她的声音是不是也充满令人沸腾的芬芳香气。
    “商丘,你真的要弄死我了。”
    连月西汗湿着趴在床上时这么说,尚丘俯身在她身后,低笑。
    荡思天涯睡火莲(4)
    睡火莲(4)
    商丘将连月西吻醒。
    “月西,该回家了。”
    连月西揉着眼睛,要去找自己的手机看时间,在没有手表的日子里,她必须用手机才能知道时间。
    左腕上的力量让连月西停下寻找手机的动作,商丘坐在床边,手圈在她的腰侧,“这块表很好看,你带着很合适,我想你的奶奶送你这块表,应该也有这块表很配你的原因在里面吧。”
    连月西隔着玻璃摸表盘上的睡火莲,朝商丘摇了摇手腕,“送手表还有什么说法吗?”
    商丘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注视下亲吻她的手背,说:“珍惜时间,我父亲这么和我说的。”
    连月西笑了。
    连月西在交往后告诉商丘自己新闻系的在读大学生,商丘笑问她以后要到哪家电视台当记者。
    “比起在地方电视台做一个小记者,我更想去更广阔的世界,带着我的话筒和相机到地球的角落去记录,去报道,商丘,你知道吗,能领略不同的风景,是作为记者最吸引我的地方。”
    原来连月西文静的外表下是那么一颗渴望自由和飞翔的心,商丘抚摸着她黑色的长发,“那你去飞吧,去拍,去看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风景。”
    “商丘,你这样说让我觉得好像自己要把你丢在身后一样。”
    商丘笑,“不会,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连月西摇头,“不用等我啊,我们可以一起去,去环球旅行。”
    环球旅行……商丘怔愣片刻埋进她香软的肩窝里,“要走这么远吗?环球,听起来好像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行。”
    “对啊,要花一辈子的时间。”
    连月西和商丘相识相恋不过短短数月而已,但是这个如天神降临在她的生活中的英俊男人就让她想要和他一起进行一场长期的旅行,她问他:“那么你愿不愿,和我一辈子去旅行?”
    其实这不只是旅行而已,或者连月西指的不只是在路上的旅行,还有人生这一趟旅行。
    商丘闷闷地笑出声:“你这是在邀请我和你共度余生吗,连小姐?”
    “为什么要讲得这么直白?”连月西有时候真是害羞得可爱,商丘忍不住亲亲她粉色的嘴唇,挑着她的下巴,轻轻厮磨,等她再睁开眼,他说:“好,如果可以,就让我和你一起去旅行。”
    连月西很想就和商丘这么窝在犀浦钟表店里,她在这里的时间渐渐长起来,发现这家店真的是无人访问,她能来这里,遇见商丘简直只能用缘分解释。
    犀浦钟表店宁静久远,她进到这里仿佛就与外世隔绝,只专心和商丘缠绵。
    但是她总归要回到外面的世界,她还要继续自己的学业,还要经营自己的生活,连商丘都说,恋爱不过是人生中很小的一个部分,她需要更多的事情来完整自己。
    连月西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上,看到商丘正坐在那张木桌面前,他戴上了眼睛,面前摆放着各种精密的工具仪器,正专心致志地拆卸着一块手表。
    她不想打扰这份安宁,拖了高跟鞋提在手上,脚尖点地走向他。
    原本以为他专心在手表上,而她又刻意隐瞒了脚步声不会被发觉,哪知快到他身边,他忽然抬起头来,连月西垫脚提鞋,他轻轻一笑,将她拉入怀中。
    “要走了?”
    连月西手指勾着鞋子放在他的肩膀后,“明天要上课,而且,你不是从不留我在这里过夜吗?”
    商丘点了点她的鼻尖,“怕你家里人不允许。”
    将她的大腿弯往上收拢些,手从下面滑进去,连月西睁大眼睛,“你要做什么啊?”
    商丘和她额头相抵,闭上眼,“嘘,盯着手表太久,眼睛都累了,让我休息一下。”
    连月西勾住他的脖子向上动一下,“这算什么休息。”
    他瘦长有力的手指按压在圆珠上,点着往里走,连月西绷紧了脚背,“嗯……”
    商丘将她的一条腿搭在桌子上,使她门户大开,听她不断呻吟,手指捣出的
    ΗàǐΤàňɡSんυщυ.℃OM
    --

分卷阅读11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