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47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47部分阅读

      ,我哪里会多心,我哥他们不在这里过年,长卿他爹也没有问个所以然来,现在也就是在咱们这边玩。”

    这个儿媳妇对家里的事还是和尽心的,宋乃乃是放心的很,现在这婆媳俩个因为没有了宋氏的那档子事,相处的还算是融洽。

    作者有话要说:娃娃的教育要从小做起啊

    下一个文,亲们是想看宫斗文呢,还是宅斗文呢,还是小人物的文?发觉自己手痒了,本来是想着休息一段时间再写的。

    170大舅哥的目的

    正说着呢,王福儿带着两个蹦蹦跳跳的小娃娃跟着过来了,王福儿给两个长辈请了安,那两个小的也有样学样的,把宋乃乃和李氏都逗得不行了,这个时候才觉得这小娃子可爱好玩,最开始那就是个混世魔王了。

    李氏问道:“今天跟你们表嫂要做啥啊。”

    金麒忙道:“表嫂说带我们去看菜是咋样长出来的。”

    “对啊,对啊,菜到底是咋长出来的啊。”玉麟也忙问道,那个小模样,真的是逗人啊。

    王福儿也笑道:“正好,我还没有开口呢,这两个就说了,乃乃,娘,我想带表弟和表妹去我娘家一趟,看看家里的菜园子,也让他们看看这种菜的不易,免得以后浪费。”

    宋乃乃笑着点头,这是好事,李氏道:“那你舅舅那边我去说说。”

    金麒和玉麟忙跑过去抱着李氏,“姑母,你真好,多谢姑母!”

    哟,这还感谢上了,难得啊。王福儿满意的对这两个小的点头,这得了别人的帮助怎么着也得说说谢谢吧。看看,小娃娃做的不错嘛。

    在去娘家的路上,王福儿对这两个小的说,“看看,你和别人道谢了,别人对你也好,这是不是觉得挺美的?”

    玉麟忙点头,金麒说道:“可是我爹说了,那府上的下人给我们做事都是应该的,用不着说谢谢。”

    王福儿道:“可是像你们姑母,那就是你们的长辈,她帮了你们,你们不答谢,那以后就没有人帮你了,还有我和你们表哥,不也是一样的到底?你们府上的下人,你么给他出月钱了,所以可以不用感谢,那这些人是不是应该说一声呢?”

    玉麟还是不停的点头,金麒道:“我知道了,表嫂你说的是这还看人是不是?”

    “差不多吧,你们想一想,就像金麒吧,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你们府上吧,总得出去吧,那外面的人可不是你的下人,也不是你的亲戚,或者长辈,人家凭啥要帮你?而且人家帮你了,你还觉得理所应当,那么下次见面就不好说话了。就是你自己的兄弟,你要是老是觉得别人都该对你好,那就是面上对你好,其实心里也不一定是那样想的。”好吧,不能说的深奥了,不然这两小的听不懂,“好比我吧,你们要是恶声恶气的对我,我下次就不会给你们做好吃的了,”

    两个小的,忙道:“我们没有恶声恶气的,表嫂不能老记在心里,你不是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娃吗?”金麒忙道。

    玉麟也点头,王福儿觉得这小女娃最擅长的就是点头了,金麒这个娃娃还真的有些悟性,王福儿道:“外婆刚才只是打个比方,你们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不过也不能光对着我是这样,对其他的长辈也不能恶声恶气的,知道不?”

    玉麟问道:“那三姨娘算不算长辈?”

    金麒忙道:“她算啥长辈?就是个小老婆!”

    王福儿道:“哟,你还挺明白的,那当初为啥听她的话,和我做对呢?”

    金麒的脸红了,现在才觉得以前做的事都有些不靠谱啊,“那个,其实我和玉麟都喜欢吃好吃的,这不刚好听了三姨娘说的话,就想让表嫂给我们做了,唉,就是语气差了点,差了点。以后我和玉麟再也不这样了,表嫂你就不要说这茬了好不好?”

    玉麟也忙点头,“表嫂,我们知道错了。你可不能不给我们做好吃的。”

    小娃娃的脾气,真的是来得快,去的也快,“那你们以后还是这不吃,那不吃了吗?还有,别人一不入你们的意,你们就发脾气?”

    “不了,不了!”两个人都赶紧保证,金麒说道:“表嫂,我们慢慢改还不成吗?要是一下子改了,你也不信啊。”

    “那就慢慢改,回到自己的家,也不能这样,知道不?”

    “知道是知道,只是家里的人都惯着我和玉麟,这不朝那面都不成啊,好了,好了,表嫂,我知道了,自己要心里有谱,你咋比我娘还要唠叨啊。”金麒小声的嘀咕,不过他心里是高兴的,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有谁给他讲这些道理啊,都是哄着自己和玉麟,反正只要自己想要啥,都好好的给弄来了,这脾气能不这么不好吗?

    一时间到了王铜锁家,李嫂子看见王福儿回来了,赶紧热情的把王福儿给迎进去了,戚氏也从里面出来,看见王福儿是高兴,不过这后面怎么跟着两个小娃子。“这是谁啊。”

    金麒和玉麟都被王福儿提前打过招呼,忙给戚氏行了礼,王福儿也跟着介绍了,戚氏看着这两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娃娃,那心早就软了,又见这两个娃娃乖巧懂事,那真是,拉住就不放手了。这两个小娃娃也会装,还没有不耐烦的迹象。

    “娘,你就别这么欢喜了,我叫他们来,是给咱菜园子浇水拔草的。”

    戚氏道:“这可不行啊,是你们家的亲戚,来了我们这里也是亲戚,哪里能让亲戚过来干活的,那不成了笑话吗?”

    “娘,你就别管了,他们乐意着呢,你听我的吧。”

    戚氏阻拦不住,于是王福儿就和这两个小的在菜园子里忙活开了,这金麒和玉麟从来没有见过菜园子种出来的菜,都惊奇的不得了,王福儿是一个一个的给他们讲解,又告诉他们该咋做,反正都是高兴的不得了。戚氏只看得摇头,一会儿王小宝也放学回来了见三姐和两个小娃娃在菜园子里,他也跟着去了。金麒和玉麟没过一会儿就和王小宝玩到一起来了。

    戚氏和李嫂子准备午饭,王福儿道:“今天咱们吃的可是咱们自己在菜园子里弄得菜,肯定比以前的都吃着香,你们可要多吃几碗了。”

    两个小的直点头,王小宝偷偷的和王福儿道:“三姐,你这是当夫子呢,还是当娘啊,我看这两个娃子咋那么听你的话啊。”

    “去去去,说啥话呢,这两个娃娃最开始有些不知道事,现在不好多了,我这是在做好事,你懂不懂?”

    把这两个小祖宗弄好了,长卿他们也没有这么多烦恼了。

    三姨娘在给李舅舅告状,“老爷,不是我说,这宋家的少乃乃也太不像话了,今天金麒少爷和玉麟小姐回来的时候,那身上都乱糟糟的,裤腿上还有好多土,咱们家的少爷和小姐,那都是娇养这得,她这算是干啥啊,自己从乡下来的,就要大家都弄成乡下人啊,太不像话了吧。到时候少爷和小姐成了土里土气的,她负责啊。”

    李舅舅想着这两个娃娃这几天还每天一起来就给自己请安,还时不时的问自己身体如何,要不要给自己捶捶背,这娃子孝顺,当老子的能不高兴?他也知道这是自己那个外甥媳妇的功劳,所以对三姨娘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这女人,他对她的兴趣也没有以前浓了,何况这个关系到自己的儿女?

    “你以前不也是乡下来的,你现在就还有土气?我李家的人就是再弄也不会土气的,你担心个啥?还有,别老说人家是乡下来的,你是在别人家做客,就收敛着些,我为了你和自己的妹妹妹夫都打了多少饥荒了,你让我和我妹妹,妹夫翻脸不成?再唠唠叨叨的,你直接先回去好了!”

    “老爷,你是不是在外面又看上新鲜的了,所以看不上我这个老得了?老爷你也太狠心了。”三姨娘有些口不择言。

    李舅舅这个人嘛,可以宠着自己的小老婆,但是这小老婆要是和大老婆一样管着自己,那这小老婆就有些不知道好歹了,李舅舅道:“我自己如何,你管的着?再废话,我直接提脚把你给卖了。好好的本本分分的,老爷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别给我尽出幺蛾子。不然的话,你知道老爷我的,我可不讲什么情面的。”

    是,老爷是不讲情面,自己的妹子当年不听他的话,就这么多年不来往,那还是他的亲妹子,自己不过是个小老婆,真的有可能被提脚卖了。三姨娘不敢作声了,宠着你的时候,你可以撒娇,可以提要求,要是不宠着你了,那你就得乖乖的。这就是当小老婆的命。

    谁让自己吃他的,喝他的,还用他的?就得服人管。

    李氏也问宋远志,“我哥到底没有说过来干啥?”

    宋远志道:“咱们家和大舅哥家不是一样的营生啊,我倒是猜不透了,难道是因为那个?”

    李氏忙道:“因为啥?”

    宋远志道:“只是我猜的,估计和福儿有关系,福儿的表哥,就是那个中进士的,听说要在沛县当县令了。这也是菜打听过来的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估计大舅哥也是在等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了。”

    李氏的娘家就是沛县的,“你是说我哥是想和这边弄好关系,那就是和福儿的表哥搭上关系了?”到时候有了县太爷的关系,他在自己的地盘里还真的是好办事啊,就说嘛,这个哥哥怎么会突然过来看自己这个妹妹,原来还有这样的原因,那是不是要是福儿表哥不到沛县当县令,这就不过来了?果然是商人重利。自己这个嫡亲的妹子算啥?

    宋远志道:“也别担心,我们和那赵家隔着这么远,哪里能说攀上关系就攀上关系?即使是真的到沛县当官了,那赵家也不是一点儿成算也没有的,不是我们这边说啥就算啥的,你就当两个侄儿侄女过来看你这个姑姑好了,其他的都不要想。”

    李氏笑道:“不过是想着觉得心寒罢了,这些年我都过来了,也不在乎他在打击我一次。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了,也好,到时候不伤心,不过咱们可不能给儿媳妇找麻烦,我这个哥哥就是眼里只有钱的人,可不能拖累了福儿他们。”

    就算是没有娘家又咋样,自己都是有儿媳妇的人了,这么多年都这样过了何况是这感情不深的哥哥了?她自己的家人才是最要紧的。他不提,自己也不会说,好吃好喝的供着,他要是提了,要是真的过分,那么对不起,办不到。

    作者有话要说:玉麟小盆友是个点头君那

    171客走主人安

    两个小的在宋家是混得如鱼得水,以前心里不喜欢他们的现在也都变得喜欢了,本来小娃子都是讨人喜欢的年龄,当然,只要不过分,金麒和玉麟都是长得好看的娃娃,性格上不那么嚣张,还是可爱的很的。

    相比较他们这两个,三姨娘和李舅舅倒是有些过的不如意了,三姨娘不用说了,挑拨离间没有成,加上李舅舅又对她没有以前那么情深意浓,在这宋府也是人缘不好的很,大家都不大搭理她,而且浙西下人虽然不是自由身,但是也都瞧不起这些当小老婆的,宋家这么几辈,没有一个说有小老婆的,偏偏这个人是另类的存在,大家或多或少听过这小老婆是狐狸睛的传说,而且她本身也做了些恶心事,所以三姨娘在宋家过的不咋样。

    李舅舅是想着先联络联络感情,然后等消息,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再进一步行动,不过这些天他也没有受到委屈,反正是过的是活色生香,宋远志当然不可能陪着他去了,他自己自娱自乐,反正手头上也有钱嘛,腿也长在身上,还怕走不动?

    李舅舅是看不惯这宋家父子两个都是传说中的怕老婆的样子,宋远志嘛,好歹是自己的妹夫,这个勉强可以接受,他倒是心里觉得妹子把妹夫管的太严了,这男人谁不是三妻四妾的,就是那穷汉子,有了三瓜两枣的也想多要个女人呢,何况这宋家?

    而对外甥,他就直接教育上了,反正不想自己的外甥也是那么怕老婆的,他觉得是没有男子汉的气概,宋长卿现在是根本就见到李舅舅就跑,不然等一下非得和他脸红脖子粗。每次都跟他讲一些歪道理,说啥女人就不能惯着,还守着一个老婆这以后能干啥大事?反正表达的意思是,你小子不能像现在这样啊,得去采采野花才成。

    要是王福儿知道了李舅舅挑唆自己的男人出轨,那肯定不把这李舅舅给恨得牙痒痒的才怪,这样的事,宋长卿当然不会告诉王福儿,免得她心里烦,而且是自己的舅舅说这事,还真说不出去给别人听,反正他是不会听舅舅的,而且对这个菜见面的舅舅就心里很不喜欢。

    不过是看在自家娘的面子上,强忍着罢了。

    赵明宇果然是任了沛县的县令了,带着新婚的妻子一起过来的,据说这带着妻子一起到沛县任职还是舅乃乃他们决定的,毕竟只有这一个孙子,得赶紧的传宗接代才是。虽然这当人家媳妇的要留在家里照顾长辈,但是前提是得有后代了再说。

    李舅舅一把这个消息证实,就找宋远志求情,想着能让王家这边给那赵明宇打声招呼,最好是写封信,到时候好攀交情。

    宋家的几口人都商量了,李氏道:“别的不说,就怕我这个哥哥仗着那边做些不好的事,我看还是直接拒绝了好了。免得给大家惹麻烦。”

    宋远志道:“水至清则无鱼,那位赵县令也不是无能之辈,就是我们不说,大舅哥也会想办法攀上去的,与其让他找别人,还不如我们这边和赵县令提前打招呼了,然后大家心里也有个数。”

    这当官的有几个是清白的?你要是清清白白的,那你就混不下去,只要不是特别让人忍无可忍的,一般都会收些孝敬。宋远志是怕大舅哥到时候真的摸到王家村那边,出几个钱,给儿媳妇他们惹麻烦,这防着也不是个事,还不如疏导。

    王福儿觉得爹说的是,她道:“平时我们和舅公那边来往,都是我写的信,爹的意思我也明白了,我先暗地里给明宇表哥他们写封信,舅舅那边再明面上写封信,到时候明宇表哥就知道该咋办了。”明宇表哥也是个聪明人,说不定我们这边担心的要死,他还觉得不是一回事呢,反正先把自己家的干系给摘清楚了,别的就是小问题了。

    宋远志觉得可行,宋长卿回去了,却不让王福儿写,他要自己写,估计是小心眼发作了。好吧,王福儿也乐得这样。

    李舅舅得了信,看着也没几个月就要过年了,就要告辞而去,玩得乐不思蜀的金麒和玉麟根本不想走,说要走把表嫂也带过去,李舅舅心情好,和这两孩子开玩笑,说以后肯定让你们表嫂去的,只是家里你们娘还担心着呢,总不能不回家看娘吧,好说歹说,才不情愿的离开了,不过李舅舅回去的时候,又多带了一个女人,真真是花心大萝卜!

    这样的人还是少接触为妙,说不定就有啥事弄到你身上来了。

    李舅舅走了,大家都轻松了大半,这院子里没有几个闹腾的人了,下人们也是乐得清闲。

    济安堂的药材也都准备的满满当当,回头王福儿和宋长卿又接到细心,四宝哥要成亲了。话说四宝哥的婚事也是弄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弄成,现在竟然突然就成了。真是想不到啊。

    不过这乡下的地方,找儿媳妇的速度也快,那就是先请媒婆,然后看她手里有没有相匹配的人选,然后这当娘的先选,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去相看人,看中了嘛,再谈婚事,一般最少一个月就能成了的。

    “奇怪了,我都没有听说四宝哥定亲啊,这咋一下子就要成亲了呢?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闺女。”

    王福儿说道。

    “等回王家村就知道了,咱们可以提前去个几天,到时候好好在那边呆着。”

    王福儿摇头,“到别人家里还要麻烦别人,我们还是正日子去喝喜酒就成了。四宝哥小时候对我们挺好的,我们多上点礼钱,别的都是虚的。”

    这成了家,人情往来还真不是个小数目,什么都得掏钱啊。不然这亲戚就走不动了。古往今来都如此。

    “也成,娘那边送份礼,我们这边私底下再送一份。钱从我这边出。“

    王福儿笑道:“你的钱不都给我了吗?怎么你还有钱啊。“

    宋长卿道:“我没藏私房钱啊,我说的是从我那些私房钱里面出。”这可不能开玩笑,自己真的没有藏私房钱。

    “看你急的,我信你说的话。玩笑都开不得?”

    宋长卿正色说道:“别的可以开玩笑,这个不能,这藏私房钱的男的,不把钱给自己的媳妇,指不定要干啥坏事呢,我不是那样的人。”也就是你不能怀疑我想要干坏事。

    这么一说,还真的不能开玩笑啊,这是个严肃的问题,王福儿深刻的表示了自己的道歉,并表示以后再也不犯,才被宋长卿放过。

    王花儿这次回来没有把自己的儿子带过来,她说道:“娘不让呢,说兜子还小,这天儿也冷了,怕冻着了。”她和姜田是赶过来参加四宝的婚礼的。

    这估计是二姨心疼孙子,所以不让抱过来呗。戚氏抱怨道:“我还想见一见我外孙呢,你婆婆也看得太紧了。”

    王福儿忙道:“娘你想看兜子,咱们坐上马车立刻就过去了,二姨也是心疼孙子嘛,您就别生气了。”

    戚氏笑道:“这我哪会生气?不过是觉得你二姨把兜子看得太紧了,这男娃子就得皮实些,说起来,四宝都要成亲了,姜磊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你二姨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媳妇啊。”

    王花儿也笑了,说道:“县里有几家正在挑呢,娘说,姜磊以后是要和媳妇单过的,这媳妇不能太软了,不让当不起家,但是也不能太强了,姜磊也不是受气的,这不,老是下不来决心,娘你到时候可以帮着挑一些。”

    “我这都还没有挑过儿媳妇呢,这可不在行。”戚氏笑道。

    楚氏在一边听了这句话说道:“三嫂,我看你挑女婿的眼光好,要不我家芽儿的女婿到时候就麻烦你了?你看大嫂,尽挑媳妇了,这女婿一个也没有捞着。”

    今天可是丁氏最后一个娶儿媳妇,看看她红光满面的样子,果然是人逢喜事睛神爽啊。

    王福儿的大姐王菊儿因为怀着孕,没有过来,只让王花儿把礼金带过来了。小姑母王荷花是必定过来的,她先去了老屋看了爹娘,现在也过来和嫂子侄女儿们说闲话。

    “我看三嫂的几个女婿都不错,看看姜田,家里有钱吧,这过来了也忙进忙出的,就是长卿,这从小都是别人伺候他的,现在也在帮忙。没有说瞧不起咱们农村人的样子。”

    戚氏的女婿被夸,真真是高兴,王花儿也王福儿都低头表示害羞状,反正也得装装样子吧。

    王荷花问道:“我这是突然就得了消息,我这侄儿媳妇到底是哪家啊,弄得这么快的。”

    楚氏说道:“是田家村的田老蔫的小闺女,这事都是大嫂她自己个定的,我都没有插手,等定完后大嫂说要办婚事了,才跟我说的,不过我估摸着大嫂也想是快点给四宝定下来吧。”

    这话里面就有意思了,王荷花忙问道:“这里面莫不是有啥事?”

    王花儿和王福儿都竖着耳朵听呢,戚氏也道:“难道是有啥不好的事?也不像啊。四宝那个娃挺好的啊,又勤劳能干的,对人也好。”

    楚氏道:“正是因为四宝是个能干的娃,所以才要赶紧的成亲呢。”

    正说着,丁氏穿着大红的衣服喜气洋洋的过来了,“你们这两个婶子也不过去帮帮忙,都在这里闲唠嗑呢。”

    楚氏笑道:“大嫂你有两个能干的儿媳妇,我们这当长辈的也该歇歇是不是?”

    丁氏更是笑开了花,“那是,你大侄儿媳妇和二侄儿媳妇,那不是我这个当婆婆的夸她们,愣是不让我草半天的心,这四宝的婚事啊,我就等着新人给我磕头好了。”

    这不是自打自己的嘴巴吗,刚刚还说两个婶子不过去帮忙,你一个当娘的都闲着,人家不过是婶子,凭啥要过去帮忙?不过丁氏有时候说话也未必就是那个意思,不过是过来炫耀一番的,看看如今她多风光。

    “那我们都是羡慕大嫂了。”楚氏和戚氏都说道。

    丁氏更是乐得不行,“呵呵,这老四媳妇也是个好的,我都打听好了,虽然她爹是个蔫不了出的,但是人家的闺女却很能干呢,那田家村的人谁不说她好啊,也就是我们这样的人家才能娶进门来。”

    王花儿和王福儿听得都快起基皮疙瘩了,这大伯母丁氏夸起人来,是不要命的夸啊,王福儿听着,怎么感觉四宝哥娶了个金凤凰呢?

    作者有话要说:不喜欢李舅舅这样的人!自己那么多女人,还觉得别人也应该这样。

    172娶个好媳妇

    不过,等二宝媳妇过来偷偷的和丁氏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后,她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她不耐烦的对那二宝媳妇说道:“她还有脸过来闹?直接给我赶出去不就得了?还和我说啥?”

    二宝媳妇为难的说道:“娘,今天是啥日子,真的把人赶出去了,到时候咱家里就成了十里八乡的笑柄了。”

    丁氏不耐烦的说道:“你先去看着,我一会儿过来。”

    王福儿低头,估计是麻烦事,咱也不用掺合。

    丁氏把这周围的人转了一圈,想了想,反正这事吧,自己一个人搞不定,这些也都是老王家的人,还得跟她们出出主意。

    “那个,花儿啊,你是不是和青梅的关系好来着?大伯母求你一件事呗。”

    王花儿说道:“大伯母,你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我和青梅关系好,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这么多年了,她是她我是我,不瞒你说,上次我兴冲冲的回来看她,她一眼都看不起我的样子,我可和她说不上话来。”王花儿对这个大伯母可是了解的深深的,既然提到青梅,那肯定这麻烦事和青梅脱不了干系,她可不是想沾上麻烦。

    丁氏有些失望,还以为这花儿和青梅关系和以前一样呢,现在也不顶用了,她又对王福儿说道:“福儿啊,你脑袋瓜最灵了,你帮帮大伯母呗,不然今天大伯母可就没脸了。”

    戚氏忙道:“大嫂,你有事就说呗,你不说是啥事,我们能不能帮还不一定呢,这样说的没头没脑的,算啥啊,福儿也不是啥都能帮的,要是让我家福儿去做坏事才能帮你,我也不能让我家福儿去做啊。”

    楚氏也道:“大嫂,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再这样说话不清不楚的,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了,我们都是老王家的人,也不能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把事情搞砸了吧,我刚听二宝媳妇说啥把人赶出去还是咋的?这人到底是谁啊。”

    王荷花也在一边说道:“大嫂,我咋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呢,你说说看,四宝本来也是我亲侄儿,你就是给他找媳妇好歹也和我们打声招呼不是?闲杂突然一下子就定了,还在今天有人闹事,你说说你这不是不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吗?”

    王福儿道:“大伯母,外面的人是不是青梅?”

    大伯母丁氏呆了,“福儿啊,怪到别人都说你脑袋瓜子灵,就是那青梅,她个不要脸的,老是缠着我四宝,我四宝不理她,她就天天找他,我怕到时候四宝被她给勾走了,所以就给四宝定了一门亲,想着快刀斩乱麻,事情定了,她就不过来缠着四宝了,没想到今天她还过来了,说啥要是不给她个交代,她今天就让大家都没有脸。”

    几个人听丁氏说完,都有些无语,这算咋回事啊,屁股都没有擦干净,现在来闹场子的了。

    王福儿道:“那青梅她嫂子过来了没有?”

    要是有家人跟着一起闹,那可就不太妙了。

    丁氏道:“可不是还有她嫂子,那女人也不是好东西,天天挑三挑四的,我这也不好弄出大动静来,这可咋办啊。“王花儿听得是脸色铁青,毕竟青梅是她以前的好玩伴,现在成这样,这心里能不难受?

    王福儿问道:“大伯母,你跟我说实话,四宝哥和青梅到底有没有啥?”

    丁氏直发誓:“我家四宝那么老实的娃,能有个啥啊,都是青梅那丫头自己个想贴上来,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看上我四宝了,我能让这个当了人家丫头的人当我儿媳妇吗?说不定还不干净呢。也有脸来说这事,她那钱都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呢。”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好不好,王福儿有些想扶额头,既然咱们堂堂正正的,你怕她个啥啊。不过,今天这个时机不对,就是没啥,这青梅选择今天不要脸面的闹,也让大家吃不消。

    王福儿想了想,说道:“青梅的哥哥没有过来吧,她娘是不是也没有过来?大伯母,你先找人,悄悄的把青梅的哥哥和娘弄过来,让他们两个把青梅弄走,先这样,把今天对付过去。”今天可不能出事,不然这老王家算是出名了,而且这种桃色消息,乡里乡亲的最喜欢说道了,以后四宝哥和四宝媳妇都不好做人。说不定四宝媳妇的娘家还能落下埋怨呢,而且今天来参见婚宴的人那么多,一传十十传百的,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了,青梅估计就是算计着大家有所顾忌,所以才能豁出去了吧,至于四宝哥和青梅到底有没有关联,王福儿心里也没有底,只知道今天是不能出事的,好歹她也是王家出来的,维护王家人的面子也是自己的一个责任。

    青梅这人既然不给王家人的面子,那咱也不客气了。

    丁氏道:“那她娘和她哥来了就能把人弄走?要是弄不走咋办?”

    “大伯母,你不是说,都是青梅自己个缠上来的吗?既然是这样,她娘和哥心里都有数,那咱们又不理亏,青梅和她嫂子肯定是瞒着她娘和她哥过来的,青梅的娘和哥都是明事理的人,当然不会让自己的闺女干出这样的事,不然他们在王家村也呆不下去了。要不然,你想想,她娘跟着她哥一起过来和他闹,这不把握更大一些?所以他们肯定是瞒着他们两个的,我们现在把这个事告诉了青梅的哥和娘,依他们的性子,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妹子和闺女弄出这么个大笑话的。”王福儿解释了半天,“你要是觉得不成,那还有办法,直接找几个壮实的人,把这两人悄悄的给打晕了不就成了,只要你狠得下这个心。”

    跟她讲话怎么就这么困难呢?王福儿说的口干舌燥,得了,这事还得跟大宝哥他们说说,他们肯定在行,大伯母是个糊涂的哦,这事就指望不上她。

    “福儿,这事应该有把握吧。”戚氏瞪了半天也问道。

    “娘你别担心,青梅的哥哥是个实诚的,在这样的大是大非上,肯定不会犯糊涂的。”

    楚氏道:“青梅的哥倒是平时不发脾气的,一发脾气是管不了的。只是这平时对他妹子和媳妇都太忍着了,也惯的他们的性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王花儿道:“青梅哥哥很穷,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是怕媳妇跑了,所以菜容忍的。”至于青梅,把自己的妹子卖了,虽然不是他自己卖的,但是心里有愧疚,所以也对她回来后,多有容忍,这样的性子,也不知道该说他好啊,还是不好。

    宋长卿过来给王福儿报信,那事办成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出啥事,不然这可晦气了。

    什么事也得等婚事完了,客人都走了,再办。不然那可真是丢大人了!

    王花儿不知道犯了什么倔,非要留下来把青梅的事处理完了才回去。估计心里有个疙瘩,戚氏道:“福儿,你二姐那性子是说上两句就要发火的,你也留下来帮帮她,我看她心里有个魔杖。这要是不弄清楚了,她这心里就过不去。”

    是啊,以前那么好的玩伴,好吧,你回来,对王花儿不搭理也就成了,为啥就偏偏要惹上四宝哥呢?以前也没有见着对四宝哥有多热乎,王花儿怀疑的是,不会是这青梅故意这样,对她自己有啥不满吧。

    王福儿留下来,宋长卿当然不会走,姜田也跟着留下来,这媳妇都在这里,回去了干啥。

    这事都瞒着四宝新娶的媳妇田氏呢。

    王四宝道:“我真的和她没有啥关系,小时候是在一起玩过,我天天只晓得种田,我也不知道她为啥要这样干。”他对自己的媳妇田氏也挺满意的,对青梅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啊,要是真有那想法,他也不会同意定了田氏了。

    丁氏忙道:“你小声点,被你媳妇听见了你就好了。”

    王福儿倒是觉得既然四宝哥对青梅没有那个意思,还不如把这事说给四嫂听呢,不说她是四宝的媳妇,起码她心里有数才成,说不定她自己都有办法呢?不过丁氏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王四宝道:“我又没有啥可瞒人的,我这样遮遮掩掩的,没事也成了有事。我得和她说清楚,这两口子不是说要没有啥瞒得吗?我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也不能让她受委屈,该是咋样就咋样。”

    四宝也是个倔的,丁氏拦不住,想啊,就是现在拦了,人家两口子,晚上在屋子里说了,她还能时时刻刻的瞒着?

    那田氏果然知道了这事,说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的男人主动说了这事,那就真的说明他是坦坦荡荡的。这男人真的不错,她也得表态了。

    所以田氏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我相信四宝,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会听的,我既然嫁给了四宝,那就是和他过一辈子的,爹娘,你们放心,那个青梅无非就是想让我们不好过,只要我自己不相信这个事,那就没事,她也闹不出来。”

    丁氏瞒着也就是怕新媳妇知道了,这事闹大了,所以新媳妇表态了,她也觉得没啥了。感觉事情已经解决了,也不对啊,这青梅就住在这个村,到时候她时不时的过来闹腾一回,这四宝两口子日子也不好过啊,丁氏眼巴巴的看着王福儿,希望她能想个好法子,不让那青梅过来了。

    王福儿心说,好法子?那就是把青梅嫁出去被,嫁人了她也闹腾不开了,但是人家的婚事咱们插得上嘴?要是费心费力的去帮人家,说不定还以为自己欠着人家的呢。

    不过那青梅的娘和哥哥都过来,跟丁氏来道歉,说自己的闺女不懂事,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丁氏听了冷嘲热讽的,好在全氏和宋氏给劝住了,这人不能太过分,丁氏要是再说,说不定把人给激怒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青梅的娘说道:“都是我的不是,当年我要是不把她卖出去就好了,现在青梅这个娃子她心里恨我啊,”

    青梅的哥哥也说道:“也是我自己没本事,还要卖自己个的妹子,现在发生了这些事,都是因为我。”

    作者有话要说:溺爱也是伤害!

    173心结!

    王福儿道:“虽然说你们卖了青梅姐是不对,但是青梅姐老是拿着你们的愧疚,做出这些事,你们这样是对她好吗?我是个晚辈,说多了也不好,可是你们仔细想想,对一个人愧疚,就要啥事都纵着她,然后等她做出不能解决的事了,把自己个毁了才是对她的弥补?

    弥补一个人也有好多种,为啥不能当娘的像个当娘的,当哥哥的就是当哥哥的,该管教的时候就管教?该说的时候就说?非得看着她一步步的错下去才成?只是为了面子上对她好,那么这里子里呢?”

    就不信这青梅缠着四宝哥这事他们不知道,不过是觉得以前对不起青梅,现在也不敢管她了,想着顺她的意。好吧,你要是一直顺她的意那咱也不说啥了,明明你们心里也不是那种大恶的人,要不那天为啥把人给弄走了呢?说明你们心里还是觉得青梅做的不对。

    好嘛,既然心里都明白着,可是还是不敢管,就因为那该死的愧疚,这到底是真的是弥补一个人呢,还是毁人不倦?这世上的人啊,好多都想不明白,就这样错下去。

    青梅娘听得是泪流满面,“我们也知道青梅做的不对,只是我们,看着她吃了那么多苦,唉,我这心里。”

    “娘,你别说了,以后咱们也不要再惯着她了,我拼着自己的名声坏了,拼着青梅对我怨恨,我也得管着青梅,不然这样下去青梅只能是真的毁了。”他被人说出了心中所想,真的很惭愧,说到底也就是为了寻求心里安慰,想补偿自己的妹子,没想到这样才是真的害了妹子。

    王花儿在一边说道:“我想再见一见青梅一面。”

    姜田在边上握着她的手。

    青梅娘忙道:“好,你和青梅以前多好啊,这孩子是想歪了,婶子多谢你了。”

    “福儿,你跟着我一起去吧。”王花儿说道,她有些情怯,必须要有人在边上支持着她。

    王福儿点头,跟着去了青梅家。青梅的嫂子竟然不在家里,青梅哥哥说是把人给赶回娘家去了,不然又要挑唆事情了。

    青梅一个人躺在屋里,听到脚步声,看了一眼,也没有起来。王花儿和王福儿各自找了凳子坐下来,青梅瞪了半天,也没听见人说话,直接忍不住,一跃而起,“你们两个是来看我笑话的吧,好啊,现在看吧,看吧,可惜,我现在吃好喝好,让你们失望了!”

    王福儿笑道:“虚张声势的人最喜欢大声说话了,青梅姐,你说是不是?”

    青梅噌的一下跳起来,“你说谁虚张声势了?”

    “说该说的人,青梅姐,你觉得现在这样有意思吗?”

    “我管她有没有意思?我只要自己心里舒服就好了。”青梅说道。

    王花儿道:“青梅,我不知道你在外面遇到了啥事,可是你自己现在这样,难道你心里就好受?为啥不好好的过日子?非要作践自己呢?”

    青梅哈哈大笑:“好好过日子,我能吗?你们没有吃过苦,你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

    “青梅姐,我们小时候吃苦,你也是知道的,所以你这话不对,而且,你心里有多苦,你不说出来,我们谁知道,你闷在心里,把大家都弄得也不好受,你心里就好了吗?我二姐,自从你去给别人当了丫鬟,天天都念叨,说自己没有本事没有钱,每次看见别人的丫鬟,都想着你过得好不好。如果你说我二姐是做作,那我也无话可说了,因为我不晓得我二姐为啥要做作?

    是因为你有钱给我二姐,还是你有权给我二姐?为啥你就要自己个儿去仇恨所有的人,而看不到别人对把你的好呢?就是婶子,她当年把你卖了,是她不对,但是现在她想弥补你,你却不接受,还有你哥,你要是怨他恨他,那就打他骂他,或者让他自己单独过的不好,你说说,你用糟践自己的方式让他们难受,你这样到底是报复了谁啊。”弄得人闲狗厌的,真的能伤害到别人吗?

    王花儿早就忍不住哭了,以前多好的青梅,现在自己作践自己。青梅听了王福儿的话,先还呆呆的没有啥反应,看见王花儿哭了,她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好像要把心里的委屈够给哭出来,“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我忍不住,凭啥我要吃那么多苦?我心里不甘心啊。花儿,你为啥就不过来再看我了?你讨厌我了啊。还有王四宝,我就是觉得他看不起我了,为啥也不和我说两句话?不就是因为我去做个丫头吗?”

    青梅是边哭边说出自己的委屈,因为她看着王花儿现在过的好,嫁的好,而自己现在也就是手里有?.

农家女第47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