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43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43部分阅读

      啊,不过想到还没有开饭前,婆婆李氏偷偷的把自己拉到neinei室,问了昨天晚上的事,真的有些难为情啊,李氏还说,就怕那小子不规矩,要是不规矩,你就和我说,我来对付他。这个,这个,就是他不规矩,自己也不好告状吧,王福儿觉得婆婆是个狡猾的人那,她肯定是盼着宋长卿不规矩的,不过她得表态。

    李氏等这小两口走了之后,对宋远志说道:“你到咱们药房多给儿媳妇开点药,这身体从现在开始就要补了。我等着抱孙子呢。”

    “我说,你太急了吧,这还得一年后再说呢。”宋远志道。

    “一年后是一年后,趁着现在有时间,把她的身子骨补得好好的,不然到时候出问题了,大家后悔都来不及,长卿对媳妇紧张那么很,要是真的出了问题,我可不想儿子也没了。”女人生产都是要命的事,家里是大夫,不占着这便利好好的补补,也太对不起人了,李氏是决定把准备工作都给弄好了!

    宋远志想想也觉得对,补一年也挺好的。

    宋长卿指着那池塘里的鱼说道:“那年过后,我就专门养那些能吃的草鱼,鲤鱼了,现在肯定有个头大的,到有时间了咱们去钓鱼去,到时候就直接做了。”

    “是不是要我做啊。”王福儿问道。

    “这个,你要是有兴趣就做,要是不想做,咱们还有厨娘呢,是不是?不过,厨娘肯定没有你做的好吃。”宋长卿说道。

    王福儿也说道:“这才差不多!”

    嘿嘿,其实就是天天做饭也没有啥的,咱可是从苦日子里过来的,就是娘,以前没有李嫂子的时候,还不是天天做饭?只不过自己现在嫁的好一点,夫家是有专门做饭的。

    给自己的亲人做饭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农家女156有喜事!

    -

    -

    -

    三朝回门,李氏早早的就把东西给准备好了,装了一马车,宋长卿带着媳妇去老丈人家,这次可是正大光明的去了。

    戚氏和王铜锁还有王小宝也早早的咱门口等着了,“三姐,三姐!”王小宝是比谁都激动,这几个姐姐里面,他和王福儿相处的时间最长,而且关系好,这冷不防的三姐几天不在家了,他好不适应,所以这一见到三姐是激动的很,

    但是娘说三姐今天吃完饭也是要回去的,不由得对三姐夫没有好脸色,早知道当初就不帮他了,这么急巴巴的要把我三姐娶回家,真是的!

    宋长卿才不管王小宝的白眼,跟着岳父岳母,岳父岳母对她也很不错,如今咱可是他么女婿,上门也是应该的。

    王福儿觉得再次回来这个院子,这感觉就不一样了,以前是主人家,现在是当成客人了,戚氏把王福儿弄到里面的屋子里,问她这两天过的咋样?公公婆婆对她如何,还有就是那位太婆婆有没有刁难她,王福儿说道:“娘你放心吧,乃乃对我挺好的,见面还给了我一对镯子,特别好看,我听长卿说,是因为我以前孝敬的衣服鞋子入了乃乃的眼了,所以她有些喜欢我。公公婆婆更不用说了,都对我跟亲闺女一样,”

    戚氏这才放心,“他们对你好,你要对他们更好,这当人媳妇的不比在家里,咱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知道吗?”

    “知道了,娘这几天过的好吧。”

    “嗯好,”戚氏又问道:“女婿这两晚上是不是规矩的?你们有没有分房睡?”

    “哎呀,娘,你咋问这个啊。”王福儿说道。

    “这事娘不问谁问,我们之所以商量了要你们明年圆房,也是为了你自己个的身体着想,亲家那边想把你早点娶过去,我看亲家他们人好,你早点嫁过去也早些适应,但是这个事咱得坚持,长卿那娃要是不规矩,你也不能让他,知道了没有?”

    “娘,长卿他没有不规矩,都挺好的。”

    闺女还是不经人事不知道,这男的哪个是心里没有想法的?就怕女婿一个把持不住,到时候真的就不好了,虽然当初也说了啥有不能怀孕的药,但是那喝药还不是伤身体,所以两家菜这样商量的,长卿那娃想要早点把闺女娶回家,那就得守规矩。戚氏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有用没有用,要不,让他老丈人给他提个醒?只是这事实在不好开口啊,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坚持这必须十六了才嫁出去得了,谁知道自己一心软,现在把闺女嫁出去了,这天天都担心这个,唉,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呢。眼圈都黑了。

    “娘,你不用担心这个,长卿说话算话,我也知道轻重,不会拿自己个的身体开玩笑呢。”这古代可不像现代,还有破腹产啥的,自己现在这个身体虽然是很健康,但是十五岁还是小了些,得多长长才成,宋家是大夫,这方面更应该懂一些,他们不会拿自己儿媳妇的命开玩笑的,长卿更不会,虽然他是很想,这两天都感觉的到,但是也克制了。

    “娘,你就不要为我草心了,你现在就把心放在小宝的身上好了,他以后可是要考秀才的,我这边你根本就不用担心。”

    戚氏道:“知道了,我也知道亲家那边是说话算话的人,长卿这娃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好了,我相信他的人品。”

    宋长卿那边陪着岳父唠了半天的话,王小宝也在陪坐,王铜锁说了,自己闺女从小看得娇,你可要多担待,宋长卿哪有不答应的?

    中午饭吃的是很开心,戚氏和王铜锁说,让他们有时间去王家村看看爷爷和乃乃,这不住在一起,不去看也不像话。两个人都说,有时间肯定会去的,王家村可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边,两个人商量着去看看舅公,舅公说起来也是两个人的媒人呢。

    秀才公听说这两个娃过来了,那是高兴的,“是从你岳父岳母家过来的吧,快点进来,福儿啊,你现在可得叫我舅公了。我都等会则这一天好久了。”

    王福儿甜甜的叫了声舅公,秀才公喜得不得了,也给了王福儿见面礼,并且说道:“好好好,那今天晚上舅公给你们做饭吃。”

    “不成!”宋长卿忙道,“那个,要不我们叫饭吃吧,”舅公做的饭实在是难吃啊,王福儿自然看懂了他的意思,笑着对两人说道:“舅公和长卿下盘棋,这晚饭我来做。”

    秀才公喜得说道:“那好,只是你这才新婚第三天,有些不好啊。”

    宋长卿埋怨道:“知道不好,舅公还乐成这样?”

    王福儿忙说道:“没事的,咱们这规矩那么大干啥?我们王家村好多媳妇,那是第二天就要起来做饭,这多大点事啊,你们先歇会儿,我一会儿就把饭给做好了。”

    王福儿自然去厨房做饭,宋长卿想跟着,秀才公道:“你这一个眼睛都不错啊,没听你媳妇说,陪我下棋吗?你连你媳妇的话都不听了?”

    宋长卿被舅公拽着去下棋了,只是心不在焉的,当然不可能赢了,舅公叹道:“这真是,舅公我服了你了,我看你这出诊,也把你媳妇带上?”

    宋长卿道:“我倒是想,又怕累着她了。”

    秀才公无语了,王福儿做饭也快,没过多久,就做了两菜一汤,闻起来真是香,三个人都多吃了些,秀才公在他们走的时候,还问,这家里是不是福儿以后做饭,宋长卿忙说不是,家里有厨娘呢,干啥要我媳妇去做饭?秀才公有些失望,不过想着以后去外甥家里,这个福儿应该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下厨吧,那咱以后就多去几趟好了。

    宋长卿要是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郁闷坏的,到了家里,宋乃乃问为啥现在才回来,宋长卿忙说是去开舅公去了,宋乃乃笑道:“这是应该,你舅公一个人孤零零的,难得你们去看他,以后多去,不然他可要寂寞死了。”

    唉这个弟弟,到现在还是孤独一人,又不搬过来和自己一家子住,难得长卿小两口有这个心。

    回门过后,宋长卿就要去济安堂了,这也是成家的人了,是大人了,不能老是在家里混,王福儿早上一般是和婆婆李氏去宋乃乃屋子里说会儿话,然后李氏就带着她处理处理家务事,其实也没有多少事,人少这事情就少,剩下的时间,王福儿就做做针线,这镇上有了应酬啥的,李氏也会带着她过去。

    没过多久,二姨家的姜磊考上了秀才,这可是个大喜事,来宋家报信的人被李氏赏了个大红包,儿媳妇的娘家亲戚有出息了,自己家也是有面子的,宋乃乃听了这个消息,对王福儿更是好了,真没想到这个孙媳妇还有个出息的表弟,能考上秀才。

    不过这还是开始,过了一段时间,来县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赵舅公家的明宇表哥中了举人了,李氏道:“这可真是喜事连着喜事。”她要给这两家亲戚准备好的贺礼,也是个儿媳妇撑面子。

    二姨那边要摆酒席,也把请帖送到了宋家,李氏说道:“这么大的喜事,我们应该去的。”就让王福儿和宋长卿两个人亲自去县城里道喜去。

    对宋长卿道:“是福儿的二姨,现在也是你的二姨,和表哥表弟好好接触接触,这亲戚是越走才能越亲。”

    宋长卿觉得娘是把自己当成小娃子了,这道理他不懂?

    李氏晚上问宋远志,“你说我应不应该去?毕竟是亲戚,人家第一次给咱们发帖子。”

    宋远志道:“我觉得你应该去,给你儿子儿媳妇撑面子也是好的。让人家知道福儿在咱家是受欢迎的,也让他们都放心。”

    “那好,我跟着他们小两口去吧,东西再多带一些。”商量完毕,到了那天,早早的起来了,赶着马车和王铜锁这边汇合,然后一起去了县城。

    戚氏知道李氏也跟着一起去了,心里高兴,看来福儿说的没错,这亲家是把自己的福儿当亲闺女看了!看看,这走亲戚都亲自过来了,她和李氏坐在了一辆马车上,也是聊聊天,好好说说话。

    王小宝硬是挤到了王福儿和宋长卿的马车里,宋长卿恨得牙痒痒的,不过在自己媳妇面前,他可不敢对小舅子咋样,不然吃亏的是自己,这一路上王小宝是话不断,他和福儿都没有说上啥话,真是太不划算了,这小子快点长大吧,也娶个媳妇绊着他,老是霸占自己的媳妇算啥事啊,宋长卿很怨念。

    作者有话要说:小宝小朋友没有看到自己的姐夫啊

    今天是八月八,好多办喜事的啊,鞭炮就没有断过。

    三更君寂寞了,出来溜达一圈。

    -

    -

    农家女157劝解!

    -

    -

    -

    路上是绿油油的水稻,看着就让人心里舒服,王福儿这段时间也很少出来,所以看见这景色也觉得特别的美。宋长卿也贴着看,说道:“等回家了,我们出去逛逛。”知道她现在在家里呆着是不习惯,宋长卿说道。

    “成啊,娘也说让我多去出去逛一逛呢,只是乃乃那边你要去说。”王福儿问道。

    宋乃乃别的就好,只是觉得这当人儿媳妇的,要贞静,有事没事的,最好是在家里呆着,老是出去像啥话?

    所以王福儿才让宋长卿去说,不管咋的,乃乃对长卿这小子还是很疼爱的,他说话,比自己和婆婆说话都管用多了。

    “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宋长卿拍胸脯保证。

    王小宝忙说道:“我也要一起去。”

    “你跟着干啥?一边去!”宋长卿心里恼火。

    “三姐,姐夫欺负我!”王小宝告状。

    王福儿道:“长卿,就让小宝跟着呗,他天天读书都快读傻了,出去也换换脑子。”

    “姐,我没有读傻。”王小宝不乐意了。

    宋长卿也笑了,“那好吧,不过,我们去的是家里的药田,到时候,你别嫌枯燥就成。”

    宋家是开药房的,当然自己也种了好大一片的药田,有些还是种在山上,毕竟好多药材山上的环境菜适合,王福儿也是听说过,但是没有去过,这下倒是可以见识了,生为农家女,对于这田里的玩意就是有一种天生的喜欢,要是有可能,自己真的想在家里开一片菜地来种,只是乃乃恐怕不乐意。

    “三姐,咱院子里的黄瓜开始开花了,等结了黄瓜,我给你送一篮子去。”王小宝说道,“我现在天天有空了,就去给菜地浇水,姐,我没有王家吧。”

    “嗯,小宝做的好,不过,首先要把书读好再说别的,你看看你姜磊表哥现在不就是有出息了?还有你明宇表哥,人家现在是举人了,等考上了进士就可以当官了。”

    “姐,你放心,我肯定好好读书,不过,要是我老也考不上,你不会怪我吧。”

    “只要尽力了就成,我哪会怪你?”

    宋长卿若有所思,等到了二姨家里,这客人都来了不少,也有好多不认识的,听说都是姜姨夫的生意伙伴,不过现在姜姨夫的儿子有出息了,姜姨夫也退到了幕后,极少管生意了,倒是买了不少田,是名副其实的地主了。看看,又长胖了,二姨老说,这姨夫要是再胖下去可怎么得了,少不得天天唠叨,只是唠叨阻止不了姨夫发胖的趋势,不过别人却觉得姜姨夫这样是一种富态,挺好的。

    “福儿和长卿过来了?啊?亲家你也过来了?”二姨见到李氏很是吃惊,不过随后就是高兴,忙亲自把人个接到里面去了,让丫头上了茶,李氏道:“妹子真是好福气,有个这样的好娃子。”

    二姨止不住的笑,“亲家姐姐也一样啊,长卿这个娃我从他小时候就看了是个好的,对人也有礼,现在还有一身的好医术,我们家福儿是个有福气的,有个好丈夫,现在还有你这样好的婆婆,福儿这丫头要是有啥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多担待一些,看着她年小不懂事。”

    二姨可是为福儿说着话呢,李氏笑道:“福儿这孩子我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跟多了个闺女一样,现在我们是一家子,我自然是疼她的,亲家妹子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我家姐话少,我少不得要多说几句了。”

    “这是你心疼我们福儿,我都知道了,亲家妹子现在忙,就不用特意招呼我了,我和亲家一起,也没有关系的。福儿,你也去和你姐姐们说说话吧,我这里用不着。”

    “多谢娘,那我就去了。”宋长卿被姜田和姜磊给弄到了别处,王福儿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二姐的屋子,看见大姐和小舅母都在,就说道:“你们住的近就是方便啊。”

    小舅母荷花笑道:“福儿,这嫁人了就是不一样啊,我看则也长大了不少。”

    王花儿笑了,“就是这头发弄得吧,我现在看她弄这个盘发也觉得看得别扭,还是原来的头发好看一些。”

    “胡说,这嫁人了,哪里还能像姑娘一样散着发?我看福儿这个样子比以前好看多了,这脸色也红润多了,看来,在婆家过的挺好。”王荷花笑道。

    王花儿道:“小舅母你这话说的有歧义啊,难道她在娘家就过的不好了?那我爹娘听了可伤心了。”

    王菊儿忙道:“舅母,你别听花儿乱说,她就这样。瞎说啥呢?”

    王荷花倒是不在意,“咱们娘们之间,啥话不能说?福儿,你婆婆也过来了?”

    “嗯,就在前面和娘他们在一起。”

    “可见你婆婆心疼你了,这是给你撑面子呢,那你祖婆婆对你咋样?”

    王花儿也担心这个事,都竖着耳朵听着呢。

    王福儿把以前和戚氏说的告诉了大家,当然老人家喜欢媳妇们呆在家里的话她是不会说的,这有些事好真不能拿出来说,不然就成了抱怨了。

    王花儿就笑道:“你果然是有些福气的,我还怕你祖婆婆因为你那位姑母而不待见你,看来是我们多草心了。”

    王福儿忙说道:“咱家多草心?你们是我姐和我舅母,才会关心我,我知道好歹呢。”

    “看看,咱们家老三就是会说话,难怪大家都喜欢你,我这就不会说话了。”王花儿自贬。

    “舅母,大姐,你看,二姐还说这样的话,我们都听了不像话,咱二姨多心疼你啊,看你这点心啥的都是最好的吧,这个时候,还不让你出去应酬,不是怕你有个啥闪失吗?咱姐夫生怕你磕着碰着了,还不满足啊。“

    王荷花和王菊儿都笑了,王福儿又问道:“舅母,咱姥爷和姥娘没有过来?”

    王荷花道:“你姥爷和姥娘说了,今天这客人肯定多,他们过来了,指定要给你二姨他们添麻烦,还不如过后再过来,你舅舅觉得也是这样,他们老两口就没有来。”

    “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王福儿有些遗憾。

    “那就在这里多留几天呗。”王花儿忙说道。

    王菊儿和王荷花忙道:“她婆婆都跟着一起来的呢,你可别乱替她做决定,这当人家的儿媳妇,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想咋样就咋样?一切都要先听婆婆的。”

    王福儿笑道:“我要是说了,我婆婆肯定会答应的,只是这到底有些不好,我到时候有时间了,肯定过来见姥爷和姥娘,我还给他们二老做了衣服呢,下次一起带过来。”

    “难怪爹娘最喜欢福儿了,”王荷花笑道,“这孝心可不是说说的。”

    王花儿和王菊儿都不在意,反正他们也不会真的吃王福儿的醋,现在这姐俩在县城,离得近,来往也方便,就是这个小妹妹,还在镇上,这见面的次数就少了。

    王花儿问了问王福儿在宋家的一些情况,知道过的是真不错,也没有纠缠下去。王菊儿又吩咐了好多话,就怕妹子年纪小,这当人家儿媳妇可不和当姑娘一样了,他们这些早出嫁的姐姐也得给她说说心得。

    王花儿笑道:“大姐,福儿肯定机灵着呢,她还用你教?”

    “你啊,是婆婆宠,没有啥烦恼,福儿可是上面有两层婆婆呢。”

    “大姐你还没有婆婆呢。”

    “我这几年和街坊们也接触了,这些婆媳之间的事,我也都了解了一些,和福儿说说,对她有用处。”

    王福儿站在两个姐姐的中间,一个胳膊搀着一个,说道:“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我肯定好好过日子,自己不吃亏,好不好?”

    有小丫鬟进来,想要和王花儿说话,只是欲言又止,王花儿不高兴的说道:“这里也没有外人,有啥不能说的?”

    那丫头忙说道:“玉兰姑娘也过来了。”

    王荷花和王花儿都不高兴,王荷花忙说道:“你可不能生气,她只不过是过来祝贺的。”

    王菊儿也道:“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可不能动气,她过来是过来,也没有啥的。”

    “到底是啥事啊,二姐,他们说的对,你不能动气。”那丫头让下去了,王福儿才知道一个大

    概,那玉兰姑娘不就是以前想要说给姜田的那个姑娘吗?是小舅舅同僚的闺女?只是二姨没有同意的那个?

    “打量我不知道他们一家子的意思啊,到现在还没有把闺女嫁出去,不就是还想着嫁过来吗?真是够不要脸的。”王花儿说道。

    王荷花劝道:“就算他们这样想,你婆婆你公公都不会答应,姜田也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你说你这动的哪门子的气?气坏了自己个,你就好了?她嫁不嫁的和咱没有关系,她成了老姑娘那也是她自己的事。你这个脾气可得别这么冲了!”

    王菊儿也劝道:“小舅母说的是,你生气还不是自己难受,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还有几天?等啊等!

    本文也要在十一期间结文了!大家多写些字,俺会送积分的。通过这种方式感谢大家的支持!25个字一个积分,少了就送不成了。

    -

    -

    农家女158这个,还不错!

    -

    -

    -

    王福儿也说道:“二姐,我听长卿说,这怀孕的时候,你要是老生气,这生下来的娃到时候也是个脾气火爆的呢,而且动怒容易动胎气,咱可不能这样,今天又是姜磊的好日子,你要是不高兴,别人也会说啥的,咱可得好好的,打击耳环舅母都说的有道理,那个玉兰姑娘也就是过来道贺的,就算是她有那种心思,不是永远也得逞不了吗?

    那该生气的应该是她才是,我猜她现在天天焦心呢,说不定她就是故意过来让你生气的,你这一生气,她还觉得你到时候丢了姜家的脸面,她就有机可趁了呢,你说说,你是不是如了她的意?”王福儿忽悠起来,果然王花儿不生气了,大吸了一口气,“福儿说的对,她永远也得逞不了,我干嘛要为她那样的人生气?”

    王福儿劝住了王花儿,王花儿有些困着了,几个人就出去了,王福儿就问王菊儿,到底是咋回事。王菊儿道:“我也是模模糊糊的听说的,这个玉兰姑娘的娘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还就是只看上姜田表弟了,这几年二姨家越来越发达了,她更是不放下心了,现在姜磊表弟又考上了秀才,那心思是不会灭了。”

    “姜田表哥都已经娶了二姐了,他们还想干啥啊,难道是想做小老婆?这也太胡扯了吧,这世上又不是只有姜田表哥一个男的,这不是自己自讨苦吃吗?人家男方都不乐意,他们凑啥热闹啊,这不是生生的把自己个也给耽误了吗?”简直是脑袋有毛病!

    王菊儿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啊,只是人家现在也不明说,你也不好赶人出去,”

    “难怪二姐要生气了,姜田表哥是个啥态度,他不会也想要小老婆吧,不会被那玉兰姑娘给迷住了吧。还是说,他以前对那玉兰姑娘有些心思,所以才会这样?要真是这样,我们老王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王菊儿忙道:“你都想些啥啊,没有的事!你姜田表哥现在有老婆,也要有娃子了,咋可能做那样的事呢,你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姜田是个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唉,我听舅母说,好像是以前姜田不经意救过那玉兰姑娘,所以,”

    “所以就巴上不放了,是吧,要都是这样,这还有谁敢救人啊,都是什么事啊,咱二姨知道这事不知道?”

    “我们都没敢和二姨还有花儿说。”王菊儿说道。“

    “唉,我说,这样的事得赶紧告诉二姨啊,不然也不像话,就是姜田表哥也得和他说清楚,我看,要不这样,让咱二姨出面,给这个玉兰的找个人家算了,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咱们就一直没有那个心思,让他们死了那个心,要是还不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可是见不得这样的人,到时候肯定要让他们栽个大跟头!我说到做到。”开玩笑敢欺负我姐,最见不得的就是这样的人了。

    王菊儿吃惊的看着王福儿,好像福儿这丫头咋一下在就这么生气了呢?

    “大姐,你看着我干啥?这样的事不生气还咋样的事生气,我说了,要是大姐夫到时候想娶小老婆,我直接让人把他给打瘫了,你不信就瞧着,敢欺负我姐!那就等着!”

    王菊儿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你姐夫不是那样的人!不过姐,真高兴,你从小就护着姐,虽然我是大的,但是我这个当大的没有用。”那时候吃不饱,福儿就想办法,得了东西都偷偷的给自己。

    这可不一定,男人的事都说不准!“大姐,你说啥啊,以前的事咱不提,还有姜田表哥也是的,就不能明明白白的拒绝人家啊,干啥这样啊。”王福儿连姜田都埋怨上了。

    “傻丫头,姜田表弟根本就记不得自己救过这个玉兰,也就是她们自己说的,他连那玉兰长啥样都不知道吧。你可不能冤枉你姜田表哥。”

    “好吧,那既然是这样,那就更应该把这事给处理了啊,这样黏黏哒哒的,都烦人啊,姨夫这边不是也有人脉吗?我看这玉兰不就是看上了姨夫家里的富贵吗?这找个稍微有钱的人家又咋了?唉,难怪二姐要这样生气,真够膈应人的,不行,我得和二姨说说,等走之前我一定得说清楚了。”

    “福儿,这事,你别草心了,我想着二姨这次看见那个玉兰,肯定心里有数,咱二姨这些年也不是白瞎的,不会让花儿吃亏的,要是还是不行,那你想办法成不?毕竟你现在是宋家的媳妇。”

    “我其实也有些后悔这么早就嫁人了,凡事都感觉有些束手束脚的,要是婆婆对我不好,我还能跟她别苗头,她对我好,我就得顾着宋家,姐,你说我是不是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呵呵,你也是为我们担心,这是人之常情,福儿,我们都是嫁人了,这自己的事都得自己老处理好,你也不能替我们打算一辈子,你二姐她也得自己为自己打算,不要一个人扛着,替我们解决麻烦,你是我们三个最小的,本来应该是我们来让你无忧无虑的,要是嫁人了,还要你给我们补漏子,那也太不像话了,你记住了,姐姐们都是大人了,我都是娃的娘了,你就放心过自己的日子吧。和长卿好好的过日子,他是个好娃。”

    王福儿心里酸酸的,又觉得从来没有过的欣慰,大姐平时是个话不多的,能说这些不容易,“大姐,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只是你要是有啥解决不了的事,别不告诉我啊。我别的没有,出点小主意还是有的。”

    “成,你也是一样,咱们虽然脑袋不灵光,不过不是说了吗,一人计短,多个人就多个想法,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抗着。”

    这次和大姐说话,王福儿对大姐是放心了,她是有个毛病,就是对亲人草心,怕他们过的不好,小时候的目标就是希望一家子能吃饱穿好,后来就是目标慢慢的提高,唉,是时候可以不用这么草心了,或许,小宝自己的事,他也应该自己打理了,老是不放手,那他就长不大。

    二姨家的酒席那叫一个热闹,姜磊这个新鲜出炉的秀才是一桌一桌的敬酒,姜田当哥哥的要帮着弟弟挡酒,也喝的是满脸通红,而作为连襟的潘宏和宋长卿也帮着忙,只是到底是抵不过这么多人,都有些醉了,连王小宝这个表弟也被灌了些酒,真真是一个也不放过啊。

    王福儿本来有那个心思想和二姨说说玉兰姑娘的事,只是到底没有说,大姐说的是,二姨心里有数,她还看见二姨对玉兰和她娘很冷面的表情,不过是一闪而过,再则,不管咋说,这都是二姨家的事,自己当晚辈的,去说这个事,难道是指责二姨和姜田表哥?人家并没有做错啥是,对二姐也没有亏待,自己没有那个立场去说,你该如何如何,那是太不知道好歹了。所以这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相信二姨有法子的!

    不过看着这满嘴酒气的宋长卿,王福儿很是无奈,这都快趴到自己身上了,那乐安也是撒手不管了,王福儿只能是给他打水洗脸洗手。再喝成这样,自己就不管了,随你睡在地上,王福儿暗暗发誓。

    只是这家伙倒是很快的又醒了,说道:“辛苦媳妇了!”

    “你刚才没有醉?”要是他敢说是的,王福儿发誓自己肯定会让他滚出去睡的,这一路拖着过来,自己浑身都快散架了!要是敢耍我,你就死定了!

    宋长卿见王福儿神色变了,赶忙说道:“我是真的喝多了,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浑身跟踩棉花一样,要不是你拖着,我都倒在地上起不来了。真的,我没骗你!要不,下次你喝醉了我伺候你?”

    “你想的美!”王福儿说道。

    “那我不用滚出去了吧。”宋长卿忙说。

    王福儿真是服了他了,“今天倒是不用了,你在酒席上也不用那么拼命,能不喝就不喝。”

    这事是关心咱呢,宋长卿高兴,“我怕小宝他被多灌了,所以替他多喝了几杯,我也不能被别人比下去不是?不然,人家说你眼光不好,男人没有担待。”原来这关乎面子的事啊,估计是三个连襟在一起,有了比较的意思,这个傲娇的娃肯定不想被比下去,所以这喝酒上面也不甘落下。

    王福儿说道:“咱别的事上不落下,这喝酒上面就不比了,你就是不会喝酒,那个我也不会说啥的,别人说你喝酒不成,我也不会生气的,你自己个的身体要紧,咱下次可不能这样了。”这个傻子!连这个都要给自己挣面子。

    “好,我都听福儿的,福儿让我咋样我就咋样!”宋长卿觉得今天听到的话是最动听的,嘿嘿,福儿关心自己个呢。

    “真的我让你咋样就咋样?”王福儿问道。

    “当然!”

    “那我问你,你想不想娶小老婆啊。”王福儿笑眯眯的问道。

    “你要让我娶小老婆?那这我可不干!”宋长卿是坚决的摇头。

    “你想的倒美,我给你娶小老婆?我疯了啊,自己找罪受啊!”他咋会想到这个啊。理解有误还是别的?

    “那你咋问这个,你前面的话加上这句话,可不就是这个意思?”宋长卿指控道。

    王福儿真是,这话题怎么就歪楼了呢,“今天,有人想给我二姐夫当小老婆,还巴着不放,宁可成为老姑娘,也要这样,我是想到了这个,你要是也有这样的事,你会咋办?”

    “把人给赶跑,不行把人给打跑,再不行,就把人给打趴了,动弹不了了,就不会过来找我

    了。”宋长卿很认真的说道。

    “那你这不是犯法吗?”王福儿服了他了。

    “不让别人知道是我做的就成了呗,怕啥?反正那样的人也不是啥好人,明知道我有媳妇,好巴着不放,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同情,活该受罪,我还没有告她马蚤扰我呢,让我不得安静呢,这样都便宜了她了,要是我是个乞丐,她还会巴着我不放吗?肯定是有多远跑多远!”宋长卿是振振有词。

    这家伙,心可够黑的啊,不过,王福儿倒是有点也没有觉得他心肠毒,她是不是三观不正啊。

    “你也别担心二姐,我虽然只接触了二姐夫几次,但是他那个人是个有担待的人,我们男人看男人还是挺准的,尤其是我,不然我咋能找你做媳妇呢?”这家伙又开始臭屁了,这毛病算是改不了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同学,宋长卿!

    159去看看咱家的药田

    -听说赵舅公那边本来已经和县太爷都成了亲家了,这婚事也定下来了,只不过这赵明宇要赶往京城参加那个啥进士考,所以是打算喜上加喜,等赵明宇真的中了进士后,再把婚事给草办起来,那样可真是大登科后再小登科,果然不是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攀得上的。

    王福儿想着,要是赵舅公哪一天不在了,这门亲估计就这么算了,到目前为止,那边的人也就是赵舅公和赵明宇来过,舅公的儿子都没有过来过,可见是不咋重视这门亲。

    所以呢,这好亲戚也不是那么好攀上的,你自己个得有本事了,才会被人瞧得起。

    宋长卿不知道咋和宋乃乃说的,竟然答应了带着王福儿去看看他们的药田。王福儿心里很高兴,能出去比啥都好啊。

    这药田离秀水镇还挺远,大概要走上一天的路程,王福儿多带了些衣服和吃的,估计那边靠山,这晚上的气温可是会变的。

    带上了乐安和扣儿,一行人很是轻松的朝目的地出发,夏天的知了不停的叫唤,宋长卿给王福儿拿了放在马车上凉好的茶,“这个是我们济安堂特有的解暑茶,你喝喝看。”

    解暑茶?王福儿很有兴趣,不会是那种凉茶之类的吧,是不是可以弄成那种专利呢?不过随即又觉得异想天开了,这个时候,可没有那些专门给你申请专利的机构,完全就是配方保密,要是别人通过正当不正当手段得了配方,那你只能自认倒霉,完全是没有办法的,所以很有人家把配方看得是比命还要重要,因为有了配方,那就可以立足了。

    “嗯,好喝,不是苦的!”王福儿很满意,宋长卿道:“这个是我和爹弄出来的。”听自家媳妇说好,那是相当的满意啊。

    王福儿笑道:“爹有没有说把这个凉茶弄出来卖?”

    宋长卿笑道:“咱家主要是行医,到是没有想过这个,不过我们回去可以跟爹说说,摆在济安堂的药铺里卖,一般家底还好的人家,对这解暑的凉茶都是很感兴趣的。”

    也对,有钱了就在乎身体,这凉茶之类的,有些和保健品差不多,估计爹是不想把自己的药堂弄得和经商一样,只是行医的时候,顺带能卖就卖,也不指望这个赚大钱,小富即安,也挺好的,太多钱了,就会惹人眼红,说不定还会弄来大麻烦。

    “那咱们的药田有多大?”王福儿对这个感兴趣,药田啊,种的可是药材,想当年,自己姊妹三个,可就是采药材才开始赚钱的,人家这是专门的种药。

    “有五十来亩,除了给济安堂自己用外,其他多的也卖给县城和州府的同行,这也是咱家的一个钱财来源。”宋长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反正这以后也是自己和福儿的,有啥不能说的?

    王福儿想象着五十来亩的地,都是种药材的,那得多壮观啊。不过对这些东西她不是太懂。宋长卿说道:“主要种的就是像甘草这类的药材,贵重的咱们这边也种不起,不好养活。”毕竟不是专门的药农,所以就没有那么睛细了。

    说的王福儿更想去了,好在到了傍晚的时候,总算到了目的地,乐安已经去和那药田的管事的说话去了,估计是提前打过招呼,那管事的立刻过来迎接宋长卿和王福儿。“少东家和少乃乃来了,我们这里都是庄户人家,没有好的地方,希望两位不要见怪。”

    “姜大爷,你太客气了我们也不是什么金贵人,你这地儿挺好的。”宋长卿笑道。

    王福儿更不用说了,咱本来就是乡下人,不过听这说少乃乃咋感觉这么别扭呢,好像是欺负人一样,这药农都是雇佣过来的,也不是自家的下人,用不着这么叫吧。

    不过直接称呼名字也是不行的,算了,不计较这么多了。少乃乃就少乃乃吧,咱也过把大户人家的瘾。

    姜大爷是和他几个儿子在这药田里干活的,当然跟着也有他们的婆娘,听说这少东家要带媳妇过来,姜大爷的婆娘和媳妇们早早的就准备了一个房间,给他们住,这药田是一片的,在药田边上盖着一排房子,都是给这些雇工和他们的家人住的,姜大爷是管事的,所以住的就相对好一些。

    “不算啥好东西,少东家和少乃乃将就着吃点。”因为到了饭点,姜婆子杀了自己养的一只基,又在菜园子里摘了菜,做了五六个菜,这过来的,可是东家,得伺候好了才成。

    王福儿对这姜婆子和她几个媳妇说道:“味道很不错,多谢姜大婶。”宋长卿和王福儿知道人家也不容易,所以老早就让乐安给了这家子一两银子,算是这几天的伙食费,说了人家不是下人,这吃吃喝喝的,可都是他们自己的,咱也不能占人家的便宜。不然下次过来就不好意思了。

    姜婆子和几个媳妇都腼腆的笑了,不过她们随后就撤下去了,人家吃饭,你在一边看着,确实不像话。

    姜婆子的小儿媳妇还想在一边伺候着,说不定能讨些好处,被姜婆子几个人给拉出去了。姜婆子道:“你看看人家自己带的丫鬟和小厮,用得着你这粗手粗脚的?别给我添乱,否则我让你男人削你!”姜婆子这个婆婆做的还是有威严的。几个媳妇都听她的话。也不敢忤逆她。

    小儿子媳妇嘀咕道:“我这不是看人手不够吗?”得了东家的好感,这以后办啥?.

农家女第43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