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41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41部分阅读

      啥?”

    全氏忙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先前好像说了几家,最后都没成,我估计年后肯定要定下来,四宝说他要多赚点钱,不能老花爹娘的。”

    “呵呵,这四宝真是越大越听话了,三嫂,咱们这当叔叔婶婶的,也得帮忙打听打听拉。”

    全氏忙道:“有四婶这句话,我就等着弟妹进门了。”

    “你看看大宝媳妇,乖觉得很,我这才一说,她就想着我帮着找了,可不得了了,大嫂真的是有了几个好儿媳妇,这也是她命好啊,”想当年,自己还挺讨厌大嫂的,喜欢占便宜,现在人家儿子有出息了,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几个人说了会话,戚氏留着吃了一顿饭,然后各自告辞而去,转眼就进入了腊月。年关将近,镇上人一天天的多了起来,大家都喜欢凑热闹,赶热集呗,那些卖东西的商贩们也整天乐呵呵的,这个时候是赚钱的好时候啊,多赚点,也能让家里人吃好穿好,王铜锁家里的腌基蛋生意也特别好,这一天的销量赶得上过去好几天的销量,加上王老板又一次批了五万的基蛋,一下子这店也快空了,王福儿和王铜锁商量,那既然没有了,就早点放店里的伙计们去回家过年去,没有必要非得弄到腊月二十八,留一两个人看着店就好了。结算完工钱的,让大家也好好的过个年。

    149秀才公是个厨艺差的

    年底的时候,戚氏和王铜锁回了一趟王家村,把给各家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当然少不得要给王老头和赵氏钱。王老头说道:“你们把钱都给我吧,给这个老太婆,她直接孝敬那些神婆子了。”原来这赵氏也不知道在哪认识了个神婆,整天弄的神神叨叨的,反正这钱是花的快,而赵氏还没有觉得。

    赵氏忙说道:“你个死老头子说话,敢对神灵不敬啊咱家里现在有搞了,还不是神灵保佑,我这也是为了咱家里人好,铜锁,这钱给我,不能给你爹,你爹整天就想着喝酒,钱都花到他身上来了。”

    王铜锁是左右为难,戚氏道:“爹和娘一人一半吧,该咋花就咋花,这用光了就是自己的事了。”对于神灵一事,戚氏还是很尊重的,但是这神婆啥的,她就不感冒了,她要上香就去娘娘庙,那种大家都认可的地方,才不会去找啥神婆。

    戚氏走后,赵氏对王老头说道:“老三家现在可以啊,敢和我呛声了。”

    “你个婆娘,又想找茬,人家老三家的为啥不敢和你呛声,你以为你还是说一不二啊,你现在吃喝都靠老三家的,你还不消停,真的到时候不给你吃喝,我看你到哪里哭去。别说啥你是他娘的事,老三家的爹娘还好好的在县城里呆着呢。这样对你都不错了,多少儿子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你就知足吧,还有你那个神婆的事,给我打住,人家就是骗你钱的,我可告诉你,你这钱用光了,我是不会给的,你有脸,你去要去,看你儿子媳妇给你不给你。”

    赵氏心里嘀咕,这还不是为了大家好?我还就不信了,我儿子能不给我钱,没有我,哪会有他们?

    王铜锁驾着车在王家村经过,相熟的人都跟他打招呼,王铜锁笑着点点头,也没有多说,毕竟这边有些人伤了他的心了,他又不是木头人,没知没觉的。

    “哟,这不是老三吗?你现在可发了,都不去二婶家来了。”说话的是王福儿的二乃乃,也就是桃花姑的亲娘,唉,她送的孙女到了陈府,到现在还是个粗使丫头,根本就没有飞上高枝,而且这丫头还受别人排挤,一年到头也舀不出好多钱回来,真是和她姑姑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这大嫂家的老三是越来越有搞儿了,以前不走动,现在还不赶紧走动?

    “家里事忙,二婶要是没有事的话,我和娃子他娘要会镇上去了。”王铜锁说道。

    “哟,没事就不能和你们说说话啊,你看这天这么冷,去我家烤烤火呗,咱们也说说话,老三媳妇,你觉得咋样?”

    戚氏对这个二婶一直都感觉不好,原来她还想把自己的福儿弄去当丫头呢,所以听这二婶这样说,就说道:“不了,我家里的火旺得很,正等着我们回去呢,铜锁,赶紧赶车,这天也不早了,再耽误下去,我们就要抹黑了,冬天的日头又短。”

    王铜锁当然是听媳妇的话,驾着车子就走了,二乃乃在后面吐了一口吐沫,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等我家的孙女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戚氏对王铜锁说道:“以后别和二婶他们走到一起,这样的人家,连自己的娃子都卖的,还能有啥事干不出来的?我看二婶是有事才会搭理咱们,你可别啥事都答应。不然我可不依。”

    “娃他娘,你放心吧,我知道,心里也有数。不会答应她啥的,再说,咱娘也不同意啊。”王铜锁笑着说道。

    “哦,这要是咱娘同意了,你就会答应?”戚氏问道。

    “这个,当然不是,我哪会答应别人啥事啊。”王铜锁忙道。

    “我告诉你啊,原来好多事我都忍了,就是你娘对我家的娃做了那么多亏心事,我最后也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和她计较,但是再有下次,你还是包庇你娘,咱这日子也别过了,我可是和你说真的,我和小宝过,和我闺女过,你一个人自己过去吧。”对赵氏等人的怨念,让戚氏是越想越不舒服,这几年啥破事不都是这边的亲戚搞出来的?她一忍再忍的,就是泥人也得有三分性了吧。

    王铜锁也知道自己这边的亲戚不好,自己的妹子,哥哥嫂子,都算计这自家,唉,好在媳妇是个心好的哦,这要是换了别人,指不定都闹上天了。他觉得对媳妇有些愧疚,忙说道:“娃他娘,这些娘是我对不起你,你别说这些让我心疼哦话,我这第一要紧的就是你和娃了。”

    戚氏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再出事,我也不管了。”

    两口子说着说着就回到了镇上的家里,王福儿忙把爹娘迎了回来,给爹娘个各端了一杯热水,“爹,娘,你们先喝一口,这外面可冷了。”

    “还是咱小闺女心疼人啊。”王铜锁笑着喝了一杯热水,浑身舒畅啊。

    戚氏也喝了一口,问道:“小宝这娃子呢?“腊月八后,这私塾就放假了,戚氏看不见小宝,忙问道。

    王福儿说道:“刚才乐安把他接过去了。”

    “哦,长卿这娃找他有事啊。”乐安是长卿的小厮。

    “是秀才公想见一见小宝,看看他学问咋样。”秀才公搬到镇上也,没有和宋长卿一家子住在一起,而是在另一个小院子里住着,现在他竟然自己在那院子里开了一块儿地,说是也想着种种菜看看,还说自己一辈子都是看书,这种菜啥的啥都不会,王福儿去看过他几次,他还请教过王福儿,老人家现在越活越睛神了。

    戚氏和王铜锁都很高兴,在他们心里,这秀才公可是有功名的,而且是有大学问的,要是小宝能得到他的指点,这可是大大的好处啊。

    戚氏忙道:“这要过年了,咱得给秀才公准备点年货送过去。”

    王福儿笑道:“今天我让小宝带过去了,我早给秀才公做了一身棉衣,还有咱家灌得肠,我也让他带过去了,让秀才公也吃吃。”

    “这就好,秀才公对咱家有恩,是该这样。”

    然后戚氏和王福儿商量,这过年到底回不回王家村团年,王福儿道:“大宝哥家里人也太多了,我们去了也没有地方睡,我听四婶他们说,今年就各家在各家团年,四婶是想把爷和乃接到他家去团年,我们就在镇上团年吧,年初一我们一起去给也和乃拜年,你看咋样?”

    “也成,这样大家都方便,那就这样说,初一下午咱们赶回来,你大姐和二姐要过来拜年呢。估计你小舅母他们也会一起跟着过来,要不,让你爷和乃初一的时候跟咱一起回来?”

    “娘,我看这样不妥,咱小姑肯定是要回娘家,爷和乃现在是在王家村呢,咱要是把小姑给留在这里,大伯和大伯母他们心里肯定不舒服,咱们要请小姑他们,也不一定是要在初二,你说是不是?”

    “唉,看我这糊涂的,还好你提醒了我,那就这样,我想着初二的时候,你大宝哥他们几个也要去丈母娘家,那就让你大伯和大伯母们招呼你小姑和你小舅舅,大家都便宜。”

    商量了这过年的琐事,这又开始油炸各种东西了。

    宋长卿把王小宝带到秀才公这边,秀才公正在自己的一分菜地里弄白菜呢,这被霜打的白菜,外面都蔫了,但是去掉蔫的叶子,里面可是嫩的很,“长卿和小宝过来了啊,来过来帮我忙,把这白菜都收起来。”秀才公才不客气呢,就指挥上了。

    没一会儿,这两小子都忙得头上出了汗,“看看,这还是多动动好,这整天坐在书桌上,还不如起来活动一会儿,你们都热了吧。”秀才公笑道。

    王小宝道:“秀才公,你说的和我姐说的一样,我现在每天都会在我家的院子里跑好几圈,我现在身体棒着呢,我姐还说不能养成个书呆子,那样没有用。”

    “呵呵,你姐说的对,长卿,你这娃娃嘴就一直没合拢过,是不是我夸你媳妇,你心里乐啊。”秀才公打趣。

    “舅公,那也是你外甥孙媳妇是吧,你心里也乐着呢。”宋长卿一点儿也不含糊。

    秀才公乐得想要摸胡子,只是手上不干净,就带着这两个家伙回屋子去了,洗了手,看见王福儿给自己做的衣服,秀才公更是高兴,对宋长卿道:“这还是女娃娃心细,你看看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说亲手给我做点啥东西,我看我以后更有福气了。你啊,是捡了大便宜了,也亏得你爹娘眼光好,真是最后好处都让你占了,小宝,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王小宝很种的点头,“是啊,以后你不许欺负我姐,不然我就接我姐回家,再也不理你了。”

    “我哪敢啊。”我这是啥命啊,这媳妇还没有到手,就被威胁,还不是一次两次,宋长卿严重觉得自己以后没有啥抬头的机会了,不过他心里乐意。

    秀才公考了考王小宝的课业,点头说道:“不错,比你姐夫强多了。”

    宋长卿笑道:“舅公,你可别跟我比,我也没有打算考功名,这小子可是朝着那个奔的。您觉得他咋样?”

    “年纪尚小,还得几年用功,不急,不急,小宝啊,这考科举这事,可不能急,一次两次的也不要丢了信心,知道不?”

    王小宝点头,“我知道,只是我爹娘和姐姐这么供着我,我要是不考个秀才啥的,我对不起他们。”

    “你只要用功,尽力了,他们是你的亲人,绝对不会怪你的,咱可不能给自己太多负

    担,而且以后就算不尽如人意,也不能怨天怨地,那样不是男子汉的行径,而且咱也不能一头只扎到读书上头上去了,不然成了两手不能挑的书呆子,也不像话。”

    “嗯,我都已经想好了,要是我到二十岁的时候还是不成,我就不打算考了,我得养活我爹娘,不能让我姐他们到那个时候继续草心。”

    宋长卿拍了拍王小宝的脑袋,“你就放心吧,我不会不管的。”

    “你是你,我是我爹娘的儿子,我得负起责任了,不然我还是个男的吗?”和小娃子说大人话,让人觉得很好笑,不过秀才公说王小宝有志气,是个好苗子,中午还亲自下厨做了饭,不过这味道嘛,王小宝和宋长卿,真心觉得不咋样,为了给秀才公面子,他们勉强吃了一碗,而且还是王福儿送来的灌肠给消灭了个干净,秀才公是不知道啊,还一个劲儿的给这两个人夹菜。真是痛苦啊!

    150丁氏发威

    年三十,家家户户放鞭炮,王福儿一家子贴好了从秀才公那边得到的红对联,然后烧了纸请祖先回来吃饭,王铜锁把鞭炮给点着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团年饭是要开动了,这次家里除了一家四口外,还多了李嫂子,小牛子和扣儿,家里没有那么多规矩,所以饭端上后,王铜锁就让大家一起吃饭了,难得是团年,戚氏也高兴,让他们都坐着了,她也没有真的把这几个当外人,大家都坐下了,王铜锁端起了酒杯,说了几句吉祥话,然后开动,王小宝也想喝几口酒,不过被戚氏给阻止了,王铜锁喝了酒是满脸通红啊,就对王小宝说道:“小伙子可以喝酒了,今天咱们都喝,小宝和小牛子都满上,福儿不是还买了那些果酒吗,咱们都喝上一杯,一年也就这一天。”戚氏悄声对王福儿说道:‘“你看看你爹那个样,肯定是醉了,自己不会喝酒,还非要喝,这话都多了。”

    王福儿笑:“咱爹高兴呗,想喝就喝。”呵呵,小宝啊,你真以为这酒就那么好喝啊,一会儿可不要后悔,那可是又辛又辣的。

    王小宝兴致很高的喝了一大口,只不过一下子给呛得满脸通红,这个是酒吗?比药还要苦呢,王小宝是吐不能吐,吞不想吞,可难受了,戚氏忙过去派他的肩膀,笑骂道:“你还真以为是好东西啊,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本来小牛子也想满饮一杯的,只不过现在看王小宝这样,他也不敢喝了,王福儿道:“成了,喝不惯这白酒,咱喝这果酒,这果酒可是甜滋滋的,可好喝了,扣儿,给大家都倒一杯。”

    扣儿应声去倒酒,这果酒还是有颜色的,看起来就好喝,王福儿举起酒杯,对大家说道:“爹娘,这一杯我和小宝先敬你们了,”小宝也赶紧站起来,“是,我敬爹娘,你们辛苦了。”

    王铜锁和戚氏都高兴,“好好,这杯我和你娘肯定喝。”

    这果酒果然是甜的,王小宝喝了一杯还想喝,王福儿提前说道:“虽然是甜的但是也有酒劲儿,不能喝多了,不然不给你了。”

    “哦,那我喝三杯成不成,就三杯。”

    王福儿最后答应了,只是后来,王小宝还是晕晕乎乎的,吃完饭就撑不住睡去了,戚氏只说,这娃子真是不知道深浅啊,看看这样。

    “这次他就知道厉害了,以后肯定会只喝一两杯的。”王福儿说道。

    晚上大家一起守岁,这瓜子和花生都一抓一大把,李嫂子说起了自己以前听到的奇闻怪事,把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正是这兴趣正浓的时候,外面的门突然想起了声音,这个时候会是哪个啊。

    小牛子跑去开门,见着个陌生人,“哦,我是喜娃子的表哥,喜娃子被人打断了腿,我是过来报个信的。”戚氏和王铜锁面面相觑,不过不好对这个报信的说啥,就给了他一点儿吃的,然后让他回去了。

    这是啥意思啊,喜娃子打断了腿,和咱有啥关系,这大年三十的,过来给咱家报信算个啥事啊,真是,这不诚心捣乱吗?

    戚氏的心里很窝火,王福儿忙道:“娘,咱不生气啊,这头一年的第一天生气,一年都不顺心。”

    “嗯,我不生气,当家的,你要是还去牵扯进去,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啊,这喜娃子把咱家害得不够惨啊,他自己有爹有娘,还有姐姐,姐夫,和我们有啥关系?”

    王铜锁道:“我没有说要牵扯进去,我看他表哥过来报信,这是个啥意思啊,福儿,你脑袋瓜灵一些,你说是咋回事?”

    王福儿道:“既然是他表哥过来报信,那就是说他家里人都知道了不会是说现在还在街上躺着没有人管,所以爹你不必担心,”他们估计就是想叫自家爹想歪了以为喜娃子是没有人管,还躺在外面呢,爹肯定是不落忍,放任着自己的外甥在外面端个腿没人管,可惜,那个送信的,直接把自己的身份说了,这也就暴露了人已经被安置好了的事实。

    “就是,爹,我姐说的对,”王小宝说道。

    王福儿继续说道:“那既然这都安顿好了,为啥还特意给咱报信呢,我估摸着是那边想让咱爹心软了,去看看,这一看嘛,就会让爹你出点钱了,好歹是这么惨了,估计他们会说,这可咋活得下去,要钱没钱的,爹你一向心软,说不定就掏钱了。”

    “他爹,我觉得福儿说的对,你可不能心软了,他不是还有二妞那个亲姐姐吗,二妞可比咱有钱多了,放着亲姐姐不求,来找咱,这是看我们好欺负啊,我还没有找他们算账呢,把我闺女害得这么惨,还想从我们这边弄钱,门都没有,我就是给叫花子也不会给他们。”

    “爹,你要是放心不下,可以让人去偷偷的看看,我觉得我猜的应该大概齐。”王福儿说道。

    王铜锁道:“算了,各人过各人的日子,你们说的都对,我是不该心软了,喜娃子肯定是又欠赌债了,说不定就是被人打的,我要是真的管了,那就是无底洞,我也不是不知道事情的小娃子,我还有你们,我只管好你们就好了,好了,大家都守夜。”

    虽然这样说,但是王铜锁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不过到底坚持到过了子时,放了鞭炮,第二天一大早,就和家里人赶去王家村了,王福儿和王小宝给爷爷和乃乃拜了年,竟然得到了红包,赵氏道:“这一年大一年的,以后福儿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送个红包是个意思。”

    “多谢乃。”王福儿说道,她也不在乎这个红包啥的,过年吗,讨个喜庆。

    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拜年,王福儿也带着王小宝给各家各户去拜年,不管咋说,这王家村是从这里出来的,亲戚朋友自然多,等在村子里拜了一圈后,大家都去了大伯一家那边了,大伯和大伯母也是穿戴一新,感觉有些像那些地主老财的感觉,王福儿看着有些发笑,不过大伯和大伯母却没有发觉,还一个劲儿的吹嘘,自己这衣服如何如何好,还和爹说,是不是没有见过啊,我看周地主以前都穿过这样的,在王家村好多人的心里,这周地主就是一个标杆啊。

    全氏边做饭边对王福儿说道:“本来我们带回了颜色素一点的料子,只不过你大伯和大伯母觉得不好看,自己又去看了这一套,我们又不好说啥,只得让他们去了。”

    二宝媳妇也笑着说道:“让爹娘高兴高兴吧,咱们也轻松一些,大嫂,这基子咋做,是做一整只还是剁了?”

    “剁了吧,小娃子多,整只也吃不好。”全氏完全是长嫂的样子,二宝媳妇也听她的,全氏道:“这厨房里油,要不,你出去看看?”

    “别处也没有好的,我就在这边呆着,这里也暖和。”看着曾经的屋子成了别人家的,这感觉还挺复杂的,不过,女娃子早晚得离家,早点适应好啊。

    “大嫂,昨天晚上你们听到啥事了没有?”王福儿问道。

    “啊?没有啊,咋了?”全氏问道。

    王福儿想了想,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全氏,“大嫂,你说这是啥事啊,我爹娘都没有好好的守岁,我爹肯定担心那边呢,他就是这个性子。”

    全氏也想了想说道:“我看这事也不大,要是真的大了,咱大姑还不是早就过来了,她可不管咱们认不认她了,我估计就是缺钱了,想从三叔那边弄一点,你们没有过去是对的。”

    唉这有钱也有有钱的烦恼,看看三叔三婶他们,这不都死咬着不放,也不看看以前都做了啥事,还敢上门。

    “我也是那样说,反正我现在啥都不管,要是真惹急了,我直接报官算了,哪里有天天防着的,直接就盯上我们一家了,我也和小宝说了,以后这样的事都不能心软,我娘现在好多了,就我爹还想着啥亲情,心里觉得过意不去。”

    小姑是信任自己,才把心里话说给自己,全氏忙道:“三叔只是心里软,他也没有过去不是?这就很不错了,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我跟你大宝哥说说,让他打听到底是咋回事。”

    “嗯,我说这事也是给你们先提个醒,万一到时候真的借钱借到你们这里了,你们也有个准备。”

    全氏心里也是觉得,这要是真的借钱到这里了,难道真的是甩脸子?唉,这些亲戚真的是很让人想要打一顿,就甩不掉了。

    全氏跟大宝说了回话,王大宝正准备去打听,结果,这王梅花就过来了,一见面就跪下来了,说是救救他家喜娃子的命,颠三倒四的,最后听了个大概,原来是喜娃子欠了赌坊的钱,又没有钱来还,人家就趁着大年三十,也给了他一顿,把腿也给打断了,正在家里躺着呢。这要是再不还钱,以后说不定要杀了他呢,他家就只有一个喜娃子,可不能没有了。

    丁氏听了,立刻跳起来说道:“我们老王家被你害得还不惨,差点和全村的人闹翻,你们现在想要找我们借钱,那是不可能,你不是有个有钱的闺女和女婿啊,你不去找他们要去,找我们要,我们可是和你隔着呢,和喜娃子也不是一个姓,我们没钱。”

    王梅花道:“可是周家不让我进去啊。”

    王福儿偷偷的让王芽儿给丁氏说了几句话,丁氏立刻道:“哦,那说明你还不着急呗,我看你要是真着急,也舀出到我们这边闹的劲头儿,我看周地主他让不让你进,二妞那娃子要是真的看着她弟弟死活不管,那我们这些人也更不用管了,你今天算是找错地方了。

    放着金山银山的不去,到跑到我们这穷地方了,真是好笑啊,你家二妞可是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她要是不管你,你直接可以去告她呗,我看周地主家肯定是不乐意你去告的,你这么个捷径不去用,到这里还吃灰干啥?你不是说没有法子进去吗这不是个好法子,一哭二闹三上吊,正好,你闺女又搭理你了。“

    赵氏是直接不说哈,王老头也去别处去了,王梅花想要三哥能心软,只不过王铜锁也跑了,剩下的人,王福儿是冷冷的看着她,别人也是爱搭理不搭理的,估计是没戏了!

    王梅花咬了咬牙,丁氏说的也有理,好,就去找二妞,这些天都不见,她正好趁这个机会去找她,就不信她兄弟都只有半条命了,她都不管,要真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就啥都不顾了,就闹开了,让大家都没有脸,周地主既然你儿子去了我闺女,你就得管!

    喜娃子这些赌债也得靠周地主去摆平呢,这些人是凶神恶煞的,得找个厉害人来靠着。王梅花想通了,就从地上爬起来,谁也没有喊一声,就跑了,赵氏脸色音沉的可怕。

    丁氏觉得自己是个大功臣,把这王梅花给骂走了,王福儿也不担心她说出是谁告诉她应该这样说的,反正她喜欢揽功劳,正好,正好。

    中午饭最开始大家还没有啥气氛,纯粹是被王梅花给闹得,不过几个小娃子的童言童语就把大家伙儿给逗乐了,这饭吃的也算是勉勉强强四世同堂吧。

    作者有话要说:小福儿威武!丁氏也威武!

    151借钱这个事

    年初二的时候,王菊儿和王花儿都带着女婿儿女过来了,王花儿挺着个大肚子,戚氏心疼的说道:“不来也没有事,你看看你。“

    王花儿笑道:“娘,咱也不是金贵人,娘以前生小宝的时候还在地里干活呢,我这出门都有车的,累不着我。”

    “娘那时候是没有法子啊,你们能比啊,来,都进屋来。你小姑母他们是不是跟你们一起来的?”

    王菊儿回道:“嗯,我和花儿还有小姑母是约好了一起回来的,小姑母说先去王家村看看爷和乃,等过来就到我们这边。”

    也好,不然乃乃的性子,又该说小姑母他们了。

    大姐夫和二姐夫去陪老丈人去了,戚氏安排李嫂子开始做饭,女儿女婿回来了,这饭可得做的好好的,能舀得出来的都得舀出来啊。

    王福儿姊妹三个就在聊天,当听到年三十王梅花那边还搞出名堂来了,王花儿怒了:“他们是简直是没有脸,还敢上来,下次要是再上来,福儿你就舀大棒子把他们给赶出去,什么人呐这是!这次还好爹没有过去,要是爹真的过去了,我都不知道说啥了,咋这么没脸没皮的啊,太恶心人了。”

    王福儿道:“我也觉得挺恶心人的,咱娘都气的不得了,二姐,你也别气,我是不可能让他们再占咱家便宜的,你还不放心我,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别生气了,要不,我就不说了,说了你这样生气。”

    “你不说,我这几天肯定也能知道,到时候我更生气,算了,算了,这大过年的说他们干啥,听着就烦。还是说点别的吧,大姐,今天你们过来了,你公公咋办啊。”王菊儿道:“家里留了婆子,会给他做饭的,本来我们说,让他也跟着过来,爹娘肯定不会介意的,好歹是走亲家,只是爹他不同意。”

    “那大姐夫的舅舅家呢?”王福儿和王花儿都问道。

    “他家老早就不和我们家来往了,原来婆婆去世的时候,那边想把圆妞他爹的一个表姨嫁过来,只是公公没有同意,这样情分就淡了下来,这些年都不走动了。”

    王福儿想着,哦,原来是这样啊,姐夫他爹肯定是怕找个后娘到时候委屈了自己个的儿子,这后娘虽然是表姨,但是有了自己的娃肯定是先想着自己生的,这表侄子啥的,也都靠边占了,何况这表侄子还是和自己的娃争家产的哦,说不定都成为眼中钉呢。

    “你公公人真不错,是个好爹。”能这么多年不娶,拉扯大唯一的儿子,真心不错。

    “所以我和圆妞他爹都想着要好好孝敬爹,让他这后半辈子也过的舒坦。”王菊儿说道。

    正说着,住在镇上的表姑过来了,“表姑,表姑父,你们过来了!”王福儿忙上前喊道,

    表姑秀娥已经是两个娃的娘了,水生表姑父对她也好,算是过上了好日子。

    “咋姑乃乃没有过来?”三姐妹问道。

    表姑让娃子们去玩去,说道:“她不想出来,说人老了,还去走亲戚干啥?”

    “我们都好久没有见到姑乃乃了,她身子骨还好吧。”

    秀娥表姑说道:“好,现在也比以前能多吃,有两个娃陪着,她高兴着呢,你们姊妹三个站在一起,看起来就让人舒服啊,表嫂,你真有福气。”秀娥表姑对戚氏笑着说道。

    “大家都有福气,都有福气。”戚氏笑的开心。

    进屋了就是嗑瓜子,吃花生,年关的时候,宋家还送了一筐子苹果,这个金贵的东西,秀娥表姑看了苹果,叹道:“这玩意我过年前去问了,得好几百文钱一斤呢,三表哥家可真舍得。”

    戚氏进门舀东西,听秀娥这样说,就笑道:“这是我三女婿家孝敬我们的,我们哪里舍得买这样贵的东西啊。”

    王菊儿几个人都看着王福儿笑,王花儿故意说道:“娘这是看不起你们另外几个女婿呢,这可是偏心啊。”

    戚氏笑道:“你这个女娃子说啥呢,你们送的东西也好,我都喜欢着呢,你表姑看见这个,觉得喜欢才说的,你娘我可啥都没有说啊。

    秀娥表姑也说道:“是啊,我是看着这苹果觉得红艳艳的,看着喜欢,菜多问了一句,也是去年我去买年货的时候,有了这个事,本来我也想买着,只是一想到要花那么多钱,我这就心疼了,我看花儿和菊儿肯定也给你爹娘送了很多东西,你们这些当姑娘女婿的,谁不说你们好?我就盼着我家的娃到时候给我找个好女婿,我也过过丈母娘的瘾呢。”

    秀娥表姑有一儿一女,闺女还是小的,说这话,把几个人都逗乐了,戚氏忙道:“你要过丈母娘的瘾可有得等了,不过咱姑妈可是真的过了丈母娘的瘾了,得了个这么好的女婿,真是比儿子还好呢。”

    大家说说小小,秀娥表姑有跟着去厨房和戚氏说话去了,“表姑仙子啊日子越过越好了,不过也没有显胖啊。”王花儿说道。

    王福儿道:“你是不是看二姨和衣服发福了所以才这样说?”

    “可别乱说啊,你二姨最怕别人说她变胖了,家里人都不敢说呢,你小心着点,等她过来了,你可别说漏了嘴。”王花儿警告。

    王福儿笑的不行,“肯定是二姐你说漏嘴过,你被二姨给削过吧。”

    王花儿忙道:“可不是我,是你姐夫,他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然后这可完了,二姨是一整天都在唠叨这个事,把你姐夫给吓得再也不敢说了。”

    王菊儿听了也笑得不行,二姨可真是可爱啊。比她家的圆妞还可爱。

    圆妞被青儿抱了进来,只朝王菊儿身上扑,王福儿逗她,“圆妞,叫三姨,三姨给你好吃的。”

    “她才多大啊,应该不会吧。”王花儿说道。

    “能叫娘了,叫三姨恐怕不成。”王菊儿说道,圆妞一岁了,等过段时间才能多说话。

    圆妞和王菊儿长得不太像,倒是和大姐夫长的很像,圆妞的爷爷特别疼她。她现在正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几个姨呢。

    秀娥是有事和戚氏聊,进了厨房,戚氏让她坐在灶门前,这里有火,也暖和一些。

    “三表嫂,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秀娥表姑说道。

    “说吧,有啥事啊。”戚氏笑着问道。

    秀娥表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表嫂能不能借我点钱,你放心,我和水生肯定会还的,我们也要写借据的。”第一次和别人借钱,秀娥很不好意思。

    “说啥话啊,你和水生是啥人,我还不明白?你要借多少?为啥事借啊。你要是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戚氏忙道。

    秀娥表姑也说道:“亲兄弟明算帐,我们这借据是一定要写的,您不要推辞,这些年都是你们帮衬着我们,我们心里都不知道说啥好了。我这心里的话也只能和表嫂你说,其实我们借钱,也是因为分家这事闹得,水生他弟和他媳妇想着分家,唉,家里只有这个小院子,水生他弟和弟妹想要搬出去住,这不,搬出去住,就得分给他钱,我们手头上还差一些,就厚着脸皮上来借了。”

    “水生他弟为啥要搬家啊,他不是和你们关系挺好的吗?”戚氏不理解了,这水生他弟后来这几年完全是秀娥他们养活的,就是姑母也是把水生当成自己的娃看得,后来到了成亲的年纪,水生和秀娥是又当爹又当娘的给他娶了一个媳妇,这好好的,为啥都说到分家了呢。

    秀娥脸红了,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边还有我娘,这都成家了,分开住也是好的,矛盾也少,逢年过节的在一起聚一聚,这情分也不会断了。”

    给水生他弟娶了媳妇,原本以为是事情都弄好了,只是这人都是有私心的,弟媳妇原本看着还好,对自己这个嫂子也尊重,对家里的娃也挺好的,只是这日子越过越不成,也不知道是听了谁的话,觉得水生和他弟都一起养着自己的娘,这不矛盾就起来了,弟妹觉得自己的娘和他们也没有啥关系,为啥还要让自己的男人养?

    反正是一个矛盾接着一个矛盾,这就说上了分家,水生怕自己心寒,那就分家吧,分家了也不会闹腾了,只是水生也没有地,就这个留下来的院子,哥俩应该一人一半,只是弟媳妇觉得既然分家了,还住在一起算啥?非要搬出去不可,于是这就和银钱扯上关系了。家里的钱不够,只能是厚着脸皮来借了。大过年的,说这个真是不好意思,可是弟妹连过年的时候都不一起来,还是早早的把这事给弄好了,大家各自过日子。

    “三表嫂,你说我是不是给水生弄了很多麻烦,但是要让我不管我娘,我是办不到的。”秀娥说道。

    “说啥话呢,水生是个好的,这些年我们都看着呢,他对姑母也是跟亲娘一样,唉,你们分了也好,毕竟水生他弟和姑母没有啥关系,弄在一起,你弟妹说三道四,你们日子也不好过,你这事我明白了,你要多少钱,我和福儿说一声,咱们亲戚之间不帮忙,还有谁会帮?”

    秀娥感激的说道:“多谢三表嫂了,你放心,我们先写借据,水生现在每个月也有三两银子的进项,我手头上做的活也能赚点钱,我们一定会把钱给还上的。”

    “你们也别急,慢慢的吧。”唉,以前看秀娥那个小叔子也是个好的,这娶了媳妇咋就不一样了呢,姑母对她那个小叔子多好啊,真是人心变化的快啊。

    等王福儿从娘那边听了这事后,问道:“娘,表姑想要借多少?”现在钱还是王福儿保管着。

    “她那边手头上也有一些,还差十二两银子。”戚氏说道。

    “那成,一会儿我把钱包起来,直接给表姑好了。”王福儿说道。

    “那,这是你表姑和表姑父写的借据,我不要她非要给。”戚氏给王福儿递过去一个借据,王福儿也没有客气,直接接过来了。

    戚氏道:“福儿你也觉得要这借据好?”

    王福儿说道;“娘,表姑本来借钱都觉得不好意思,她给了借据,我们收起来也放心些,你说是不是,大家都安心。”这牵扯不到面子不面子的事,为了以后少些纠纷,最好是借据写好,不然到时候出了事算谁的?王福儿觉得这样双方都安心,就是万一有一天自己缺钱借别人的,她也会

    先写好借据的,大家都一码是一码。

    作者有话要说:俺要是借钱,也会写借条的,这样麻烦少。

    申请了榜单,本以为咱这个文还挺受欢迎的(脸皮厚的自夸),能排个好位置,结果竟然没有咱的榜单,郁闷!

    哼!让三更君出来吧,管他有没有被排榜!

    152抓人!

    通过秀娥这件事,戚氏对几个闺女说道:“菊儿和福儿以后没有妯娌啥的,我倒是放心,扯不到这方面的事,花儿啊,你还有个小叔子,虽然是你亲表弟,但是这些事也可能发生,你到时候主意要正,你是当嫂子的,可不能因为一些基毛蒜皮的事闹的不可开交,让你二姨他们为难,知道不?”

    王花儿笑道:“娘,你真是多想了,二姨和姨夫都说了,等姜磊考上秀才,给他找门亲,然后让他们搬出去呢,他们就和我和姜田过了,免得以后是非多,虽然是亲兄弟,但是这妯娌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难免磕磕碰碰的,加上我又是二姨的亲外甥女,不管咋做,除非也给二弟定一个亲外甥女,只是咱福儿已经是有主的了,你又没有别的闺女,小舅舅那边更是缺闺女,而那个英子,是打死都看不上的,就是进来也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这新来的弟妹或多或少会觉得二姨偏心,这一有这个想法,这日子就过的不顺畅,还不如趁着新婚,大家都有那个热乎劲儿,给分出去呢,到时候见面少了,这矛盾就少了,一家子和和乐乐的。所以,娘你不用担心,我这边没有事。”

    戚氏叹道:“还是你二姨想的明白,是这个理。那我也不担心了,你好好的娃子生下来,就比啥都强啊。”

    新春很快过完,大家吃饱喝足了又去干正事了。宋长卿知道喜娃子那事之后,也不知道是弄得啥法子,反正现在喜娃子是躺在床上祸害不了人了。

    而二妞被王梅花逼着还了喜娃子欠下的赌债,只不过和王梅花划清了母女关系,从此以后各不相干,二妞因为这事在周家抬不起头来,虽然生了娃,但是这日子也不好过,其他的妯娌都拿自己娘家的事取笑她,弄得她更恨自己的娘了。

    至于王梅花,现在看着唯一的儿子躺在床上,成了这个样子,家里的地也没有了,就是自己的男人,也是天天不着家,婆婆也把以前的脸子弄了回来,整天的指桑骂槐,她现在也要天天干活,几?.

农家女第41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