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32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32部分阅读

      堂,就跟着她,大概是从来没有觉得三姐离开那么长时间,黏糊着呢。

    王花儿笑说,小宝是福儿的跟屁虫。王小宝才不在乎,反正跟着三姐有好吃的,他才不怕笑呢。

    这天王福儿想着好久没有去采野菊花了,家里虽然过的下去了,但是野菊花晒干了也可以当茶喝,对身体也有好处,于是就和王小宝带上篮子去采去了,那边好大的一片野地,王福儿在这边却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你就是王福儿?”对方是个和王福儿差不多的小姑娘,只是面色倨傲,看人很不舒服,王小宝认识她,她是徐秀才的女儿徐玉芬。

    见王福儿没有立刻回答,不由的冷笑道:“也没啥特别的,不过是个乡下娃子,我还以为多好呢。”

    她在秀才公那边经常听见秀才公夸王福儿,就是那宋长卿也一提到王福儿都睛神抖擞,让徐玉芬觉得自尊受损,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的究竟有啥好的,她可是秀才闺女,比这乡下土包子不强多了?

    王福儿觉得莫名其妙,这送上门的家伙是哪个啊,过来找骂的?

    “三姐,她是徐秀才的闺女。”王小宝小声的说道。

    哦,原来是他啊,看在徐秀才的面子上,不给你下面子。“是没有多好,徐姑娘,我还有事,就不多说了。”

    “既然知道我是谁的闺女,你就这个态度?”徐玉芬拦着不让走。

    王福儿气得笑了,“徐姑娘,这拦着人不让走的是你,你最开始要拦着我说话的,我自己有事,难道走还不成?就是县太爷的闺女也没有这个权利不让人走吧。至于你说的态度,我想我的态度挺好的,咱也听说过一句话,要想别人给你好脸色,你首先别给别人脸色,是不是啊,徐姑娘。”

    “你!”徐玉芬指着王福儿的脸,“尖牙利嘴!别人都是瞎了眼了!”

    “呵呵。过奖,过奖!”王福儿笑道:“咱就是这个脾气,没办法啊,小宝,咱走吧。回头还有事呢。”

    “你给我站住,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徐玉芬道。

    “哦,原来刚才徐姑娘说的都是废话啊,那么徐姑娘,你到底找我有啥事?”

    徐玉芬被气得脸红脖子粗,说自己都说的是废话,简直是岂有此理,不过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你以后别跟宋长卿来往,你这样的人一点儿也不配和长卿哥来往。”

    原来是这个事啊,王福儿笑眯眯,“请问,你是宋长卿的爹啊还是他娘啊,还是说,你是我的救命大恩人?你说啥,我就得听你的?宋长卿那么大个人了,他有腿有脚的,要不,你有本事绑着他,那我就啥话也不说了。徐姑娘,做人要厚道啊。”

    徐玉芬看王福儿的笑脸,恨不得把她的脸给撕破了,这个女娃子一说话就气人,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跳脚了,“我告诉你,我爹可是秀才,你要是还和长卿哥来往,你,你弟弟就别想在学堂里读书了,我爹最听我的,我说到做到。”

    这还威胁上了,王福儿也冷声说道:“那我也告诉你,我还就跟宋长卿来往了!至于我弟弟,这

    天下间又不是只有你爹一个人能教书!小宝,咱们走,真是,说了半天废话,听得耳朵都难受!”

    说完就和王小宝走了,剩下徐玉芬的手还指着一个方向,没有弄下来。

    王小宝偷偷的看自家三姐,“三姐,你别气了,大不了我不去徐秀才那边读书了!”

    王福儿看了王小宝一会儿,说道:“小宝啊,三姐可不是生气,只是觉得牵连到了小宝,有些心里不好受。不过,你放心,姐一定不会让你没有书读的。”

    真没想到那徐秀才的闺女竟然是这个样子,还有那个宋长卿,没事招惹什么桃花干啥,现在这桃花乱吃醋,吃到本姑娘的头上来了!真想骂人啊,啥叫不许自己和宋长卿来往,你是宋长卿的老婆还是他娘啊,有啥权利这样说!

    搞的自己像现代的第三者一样,这感觉,真是让人不爽到了极点!

    咋有这么脸皮厚的人啊,要说自己认识宋长卿在前面呢,好歹也有个先来后到吧。唉,都想的啥啊。

    “三姐,你都快把这叶子都扯光了!”王小宝拯救无辜的野菊叶子。

    “哦,呵呵,不小心,不小心。走,咱去前面再摘一些!”王福儿说道。

    王小宝想的是,三姐肯定生气了,看来,得和长卿哥说说了,搞啥名堂啊,是个女的,都能过来说我姐一次,亏自己还以为长卿哥是个好人!哼,尽给我姐惹麻烦了!

    于是王小宝就趁着去学堂的功夫把事情告诉了秀才公的小厮石头,石头呢,又告诉了宋长卿。宋长卿风风火火的过来了,可是要咋说啊。他有一次遭受了无妄之灾啊,好不可怜。

    “那个,福儿,你回来了啊。”宋长卿边说边看王福儿的脸色。

    王福儿道:“干啥鬼鬼祟祟的?你做亏心事了?”

    “哪有?我这人会做亏心事吗?那个,那个。”

    “啥这个那个的,有事就说,我忙着呢。”王福儿道。

    “我,我听说有人找你麻烦了?是不是?”宋长卿问道。

    王福儿似笑非笑,“你的耳朵咋那么尖呢?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搞啥鬼了。”竟然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

    宋长卿一愣神,说道:“我搞啥鬼啊,有些人说话,你就当她不存在就好了,咱不搭理她。”

    王福儿叹一口气,“本来呢,我觉得不过是小事一桩,也没有觉得啥,不过看你这样郑重其事的,难道,你和那个人,真的有啥?”

    “绝对没有!”宋长卿忙举手发誓,“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毕竟,那个人拿我说事,你最开始还以为我姑姑的事怪过我,我怕你又一生气不理我了!”

    “宋长卿,我最开始是很生气,凭啥我要平白无故的被个女的指着鼻子骂?这要是你的亲戚啥的,我还稍微觉得能承受,但是那徐姑娘是个啥人,上来就骂我!还因为你的原因,你说我冤不冤?”

    “冤,绝对冤!所以你想要我干啥都成!”宋长卿忙保证。

    “算了,我在那人面前也不吃亏,咱是吃亏的人吗?我要说的是,你要是对人家姑娘有意思,那么就让媒婆上门提亲,要是没意思,也说明白一些,不然要是再误会下去,说不定那徐姑娘还上我家打上门来呢,到时候我可是不管她是不是秀才的闺女,照打不误,你可不要心疼!”

    “我心疼个啥?她又不是我啥人!只不过实在我舅公那边认识的!我可是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啊!那女的发啥疯啊,莫名其妙!”宋长卿去舅公那里,哪一次给那个徐玉芬好脸色了?可是人家竟然不自知!简直是岂有此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了别人的作者收藏,都7,8百的,俺的才100多点,真是不能比啊,是不是俺没有写出来啊。

    118你不知道的事儿

    真是,看来以前还是做的太轻了,应该是冷声冷语加上没有好脸色!

    可是以前自己也这样做过啊,可见是女的脸皮厚,真的是无敌!宋长卿觉得应该和舅公好好说说,让舅公和那个徐秀才说一说,管教女儿,总得是当爹娘的责任吧,要是连自己闺女的名声都不顾,那么这徐秀才也不值得教育与人了。

    至于宋长卿如何说的,王福儿没有细问,因为她要去县城大姐那边去了,大姐有了身孕后,吃啥啥不香,都是吐的厉害,戚氏认为自己的小女儿在厨艺上有两把刷子,所以就让王福儿过来给大姐做一段时间的哦饭,好歹把这孕吐止住了再说。这有了身子的女人真的是很苦,吃不香睡不好,戚氏也是没有辙了。

    另外,她还有事也要回去商量,和娃子的爹。

    倒是王小宝,没有因为那次徐玉芬的事被徐秀才咋样,反而听王小宝说,徐秀才的脸上有了一道爪子印,据徐秀才说是猫抓的,这个理由真的很强悍啊,简直是万能的。王福儿心想,不会是秀才娘子给抓的吧。难道是因为徐玉芬的事,两口子起了纷争,然后一言不合,秀才娘子的爪子,哦,不是,是手,就伸出来了?

    要真是那样,这秀才娘子可是个彪悍的啊!

    宋长卿听说王福儿又要出门,不由的说道:“咋又要去外面啊,我看你今年在家里都没有呆多少时间。”

    “我姐不舒服,我得去看看她。”具体啥事,王福儿可不想和他说,毕竟男女有别。

    “得了,我也准备去县里去,要不咱一起过去吧。上次和舒林说要去县里看看有没有好的铺面,我也是时候关心关心这个了,咱的铺子现在是蒸蒸日上啊。”话说他们三个合伙的铺子真的很幸运,现在都开了好几家了,这不,就想着往县里发展了。

    铺子能发展的好,王福儿也高兴,那意味着钱会越来越多,钱多,意味的东西就多了去了。呵呵。

    “我可是明天就要出发的,你赶得急吗?还有你不是要行医吗?”王福儿问道。

    “行医也不是天天都要的,咱可是少东家,也有权利休息休息。所以,你甭担心。”

    谁担心你了?王福儿在心里诽谤,“那好吧,明天在秀水镇镇口等着,我爹会送我过去。”

    “王叔不是挺忙的?我家里也有马车,可以直接送到县里,要不,明天我过来接你得了。”宋长卿说道。

    “还是别了,这样,我让我爹把我送到镇口,然后再坐你家的马车去县里好了。”王福儿提议。

    “也成,那我先回家准备准备,明天见了。”宋长卿喜滋滋的回家去了,和他娘李氏说明天要去县里。李氏诧异的问道:“你去县里干啥?难道你想去你姑姑那里?”她可是担心小姑子想把自家的娃巧月许配给自己的儿子呢,这儿子去了不是羊入虎口吗?谁知道那个小姑子会耍啥音谋手段?

    “我和舒林,还有福儿的店想要在县里开一家,我去县里先看看。”宋长卿答道。

    李氏道:“这事不是一向都是赵家小子干得吗?你别给娘弄鬼,说实话,为啥要去县里!”

    “娘,儿子都这么大了,你就这么不放心?”宋长卿很郁闷。

    “再大也是我的娃,你这样说,娘更肯定你有鬼,你说实话,娘可就你这么一个独苗苗。”

    “娘,我这不是那个啥嘛。”宋长卿被逼得有些结结巴巴。

    看儿子这个样子,李氏突然心里一动,问道:“该不是和福儿有关吧。儿子,你说是不是?”对于儿子和王福儿,李氏是乐见其成的,而宋长卿不知道从啥时候起,这个当娘的就喜欢打趣自己,所以这次去县城他就不想说,可是还是被娘给想到了,唉!

    看儿子脸更红了,李氏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儿子真不错,这都追到县城了,好了,娘啥话也不问了,这就给你打点打点,不过,你去了县里的事,可别让你乃乃知道,不然一定会让你去你姑姑家的。”

    “娘,我知道呢,我住客栈得了。”宋长卿道。

    “胡说,住啥客栈?你还记得娘以前跟你说过,在县城里也有个院子吧,前面我让人租了出去,后面就是一个小院,你到时候去那边住上几天也是没事的。”李氏也是有经济头脑的,用自己的钱买了房子然后租出去,这一点倒是和王福儿的想法相同,所以李氏听说王福儿也买了铺子租出去后,更是心里喜欢王福儿了。她对那些觉得买卖低下的人都有些看不上,不赚钱,难道坐吃山空啊。

    第二天,王福儿就和宋长卿一起去了县城,估计两人还没有那啥男女大防的意思,也没有觉得不自在,反正从小到大都这样,王铜锁是个男的,乡下人,以前去赶集还不是男男女女混坐在一辆牛车上?所以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而王福儿更是没有了,咱也不是大家小姐,难道坐在一起就要死要活了?对不起,咱没有那自觉性。

    宋长卿呢,他乐得和王福儿坐在一起,而且也没有觉得不妥当。

    到了县城,宋长卿先把王福儿送到了王菊儿家里,戚氏看着远去的马车,问道:“那车里是长卿?”

    王福儿点头,戚氏心里叹道,这丫头,咋还这么迷糊啊,都这么大的人了。可是人刚来,难道就这样说一顿?这是女婿家里,还是算了,等回家了好好的说道说道,丫头一天大似一天的。

    “娘明天和你小舅舅还有小舅妈一起回去。”戚氏道:“你看看你姐想吃啥,给她做一做,娘可就靠你了。”

    王福儿也见姐姐变清瘦了,大概是吃不进去东西,所以脸色苍白,王福儿忙道:“娘,你放心,保证把大姐养的白白胖胖的。小舅舅和小舅母回去干啥?”

    “去看看你爷爷乃乃,亮亮也跟着去,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再不回去,就不像话了。刚好你舅

    舅有了假,这不就跟着一起回去了。”戚氏道。

    也是啊,这女儿女婿的,一年到头也该回去看看,“那咱姥爷和姥娘呢?”

    “明天过来在这里住几天,怕你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你姥娘不放心呢,这可是她第一个重孙子。看得比我还重呢。”戚氏笑道。

    王菊儿身体难受,王福儿问道:“姐,要不我给你做一盆酸菜鱼吧,那个酸酸的,一点儿也不油腻!”

    王菊儿一听酸的,忙点头,“福儿,姐谢谢你了!”

    “大姐,你说啥话啊,我伺候我外甥,我心里高兴。姐,你可要多吃一些,不然我外甥该不乐意了。”

    王菊儿笑了,她让丫头青儿去市场上买一条草鱼,准备让王福儿做菜吃。

    戚氏又去二姨家里去告别了。王福儿陪着王菊儿说话,不过看大姐这一身的穿着,那大姐夫肯定对她挺好。王菊儿握着王福儿的手,说道:“姐是不是很没用?让你和娘都这么草心!”

    “大姐,可不兴这么说,我听大夫说,这个时候可要心情放轻松呢,你别多想,我在大姐这里,我心里也高兴呢。本来我还想着,啥时候能到县里一趟,结果大姐这么快就让我过来了,嘿嘿。”

    “你啊,会说好话哄姐开心,姐从开始就知道,咱家里要不是你,现在还在受穷呢。我都在想,咱真幸运,有这样好的一个妹妹!”

    王菊儿从来没有这么多话,王福儿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大姐,原来她也可以说好多话。没过一会儿,青儿从市场上买菜回来了,王福儿去厨房里忙活开了。青儿在旁边帮忙,王福儿觉得还得买些看起来清淡的菜,比如豆芽啥的,又有营养,吃着又不腻歪,还有可以用开水过一遍蔬菜,然后用醋给拌了,大姐就是因为这些油腻的菜才会吃不下去的。

    慢慢来吧,王福儿把酸菜鱼盛起来,青儿闻到了香味,说道:“亲家姑娘做的菜好香啊。”满脸的崇拜,这个青儿也不过是十来岁的小丫头,王福儿笑道:“那,今天做的多,一会儿多给你盛一些。”

    青儿笑道:“多谢亲家姑娘,我去摆饭桌,一会儿老爷和少爷要回来了。”

    潘宏和他爹果然是没一会儿都回来了,见到王福儿也都笑着打招呼,潘宏的爹甚至还给了王福儿见面礼,本来让人家亲戚过来照顾自己的儿媳妇都有些不应该,这见面礼给的是理所应当。

    潘宏是小心翼翼的扶着王菊儿来到了饭桌,唉,这个大姐夫对大姐可真好!看见大姐能吃下了,笑得比谁都开心。“多谢福儿妹妹了!真是太麻烦你了!”潘宏甚至给王福儿鞠躬了。

    王福儿忙躲开,“姐夫,你这么大的礼,让我咋受得起啊,我姐能吃的下,我也开心呢。”

    潘宏爹也说道:“都是自家亲戚,就别这么多礼了,弄得反而生分了!不过,福儿也是在伺候我孙子,当伯父的还是要说声谢谢。”

    “伯父,那也是我外甥呢。嘿嘿,咱们赶紧吃饭吧,不然一会儿凉了。”这要是谢来谢去,啥时候是个头啊,王福儿忙转移了话题,于是揭过不提。

    戚氏第二天和小舅舅她们回去了,王福儿在这里专心的给大姐做饭,宋长卿也偷偷的过来找王福儿,不是给她汇报找了哪个店铺,就说些别的,有一次竟然陪着王福儿一起去市场上买菜去了。

    除此以外,王福儿听到的最劲爆的消息就是二姨有意让姜田娶了自家二姐。这还是王福儿和大姐聊天的时候听到的。这个,这个,也太出乎人的意料了吧。

    王菊儿道:“其实也不意外,二姨一直都觉得花儿和她脾气最对付,二姨家里现在也家大业大

    的,要是娶个软绵绵的媳妇回来,也不成体统。加上花儿和田娃子年纪上也差不多,这不正好吗?咱们又都是亲戚,知根知底的,比别人家强多了。”

    “可是”王福儿可是不过来,这个时代,表兄妹结亲的多了去了,也没有见过生出啥有病的孩子

    的,而且还很崇尚这样,姨妈成了婆婆,这不是很好吗?而外甥成了女婿,大家皆大欢喜。

    好吧,王福儿没话可说,这个时代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的,当父母的也不可能坑自己的子女,所以选的也都是好的,既然她们都觉得可行,王福儿为啥还反对?也没有这个资格反对。

    呃,就是想到以后要叫姜田为二姐夫,咋感觉怪怪的?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君!你真是辛苦了!

    119做咱姐夫?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二姨现在家在县城,你二姐以后要是也在这里,我们就可以相互照应了。”王菊儿说道,她虽然身体不舒服,但是给自己娃子做衣服却没有闲下来,而且和自己的小妹说这些话,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妥当。大概是长久以来,福儿给家里人的感觉是早熟的,很多话都可以跟她说。

    再加上这是自己姊妹间的私话,又关系到自家妹子的终身大事,和福儿说说心里也安心。

    是啊,是挺好的,要是二姨当了二姐的婆婆,比别家不好多了?还有到这县城生活,舅舅和大姐都在这里,也不会没有熟人而陌生。咱这里有人哪。

    “去年还是前年过来的时候,小舅舅一个同僚的家里想给姜田表哥说她家的闺女呢,好像是叫玉兰吧。”王福儿说道。

    “这个,我从二姨那里听说过。只是咱二姨不太乐意。心里还是喜欢花儿呢。这事咱也不用草心,长辈们自己会办的好好的。”

    当然是这样啊,好多应该是大部分的男婚女嫁都是父母看好了,直接定下来了,大家就是洞房的时候才见第一次面,像咱这样的情况真的是弥足珍贵了。

    王福儿也不去多想,反正自己爹娘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吃亏就是了。

    王福儿每天给大姐做开胃口的,大姐的脸渐渐的圆了起来,大姐夫等人自然是对王福儿感激不尽,当然对于让小姨子来伺候自己的婆娘,他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抽空就会买些好东西给王福儿,当然也少不了王菊儿的。

    宋长卿过来找王福儿几次后,被大姐王菊儿知道了,王菊儿也是认识宋长卿好多年了,见了不由得说道:“都到姐家门口了,咋不进来坐坐?”

    宋长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王福儿道:“正好,你给我大姐把把脉,看看身体好不好。”

    这当大夫的不用,浪费啊。

    王菊儿也笑着同意了,宋长卿对这把脉很有自信,把完后说王菊儿没啥大问题,只是不要草劳就成。王福儿道:“大姐,我说你就不要做针线了,咱得以身体为重。做针线对眼睛也不好。”

    “我得给娃子做几件自己亲手做的衣服才安心那。”王菊儿笑道。

    “大姐,你要是不嫌弃我的手艺差,我帮着做几件吧。”王福儿说道。

    “大姐没事,你来这里也好长一段时间了,姐也吃得下去饭了,青儿也会做你做的菜了,咱爹娘肯定想你了。”

    “大姐,你是赶我回去啊。”王福儿故意笑着说道。

    “哪里?姐是不好意思,你这么小都来伺候姐,姐现在真的没有问题了。”哪里能让自己妹子一直伺候她呢,这都说不过去,“你姐夫也说了,要雇个婆子专门照顾我,那婆子也找有经验的。你来县里二姨那边都没有去过,好歹去看看,然后回家,不然爹娘也该想你了。”

    王福儿觉得大姐说的对,于是带上大姐准备的东西去二姨那边去了。宋长卿也因为出来的时间太长,中间他还回去过秀水镇一回,这听到王福儿过不久就要回去了,就打算先回家了。

    “铺子我看中了好几个,到时候和舒林商量商量,要是能成,咱在县里也有铺子了。外婆现在先回家,你到了镇上找我去。”宋长卿说道。

    “知道了,赵舒林这段时间在干啥?一直没有见到他。”王福儿问道。

    宋长卿回道:“他爹想要让他把家里的酒楼接过去,这不时间上太忙了,就没有空了。”

    “他才多大啊,赵叔也太心急了。”王福儿道。

    “因为咱的铺子弄得好,让赵叔觉得那小子是个做生意的料,所以想着尽快把生意交到他手里,

    反正早晚也是他接手,早接手以后也不会太乱。”

    好了,宋长卿自回家去,王福儿去了二姨家里,二姨见了王福儿很是高兴,王福儿觉得二姨有点发福了,难道真的是富贵闲人闲的?

    “我都听你娘说了你到县里来了,都不过来看二姨一次。”

    “二姨,大姐身边离不开人,我刚来的时候她瘦的厉害,啥都吃不进去,我想了好多办法,现在

    才好了,二姨你还怪我啊。”王福儿笑道。

    “不怪,不怪,就知道福儿是有办法的,来二姨这里得多住几天,不然二姨不依。”

    “二姨,我可只能在这里过个夜,家里还有事呢。我怕爹娘在那边吃亏。”王福儿道。

    “咋了?难道你爷和乃又弄啥幺蛾子?”二姨问道。

    “不是,我爹娘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啊,平时都很老实,就是各方面宁愿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吃亏,关键是这个时候,我三嫂也快生了,我怕我二伯母她们又弄出啥事来,到时候我爹娘吃亏。”

    二姨想了想,说道:“也是,大姐和大姐夫的性子是有些太软了。那我就不留你了。等下我让黄豆绿豆多准备点东西,你带回家去。你上次去你舅公家玩得咋样?“

    “还成吧,二姨,那边深宅大院的,我还有些不习惯呢,光伺候人的都有好多,而且人一多,这嘴就杂,是非也多,我们住了一段时间就回来了。”

    “也是,所以还是咱这样人口简单的好。你姨夫还说要多买几个人,我就说算了,不仅要多花钱,而且到时候弄出的事情也多,咱现在手头上的人也够了,厨房里有做饭的哦,伺候的有黄豆绿豆他们,就是你表哥表弟他们,身边也各有一个小厮伺候,这不比以前都强多了,还要那么多人干啥?你到二姨这边来,啥事都不要做,就和二姨说说话。对了,黄豆,你去把我昨天放的那个红色木匣子拿过来。”

    黄豆应声而去,没过一会儿就拿来了一个红色的匣子,二姨递给王福儿,“这是你姨夫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些头饰,我年纪一大把了,也用不上,还是你们小姑娘带着好看。你带回去和花儿平分了。”

    王福儿笑眯眯的收着了,嘿嘿,自家二姨给的东西,收起来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而且,二姨是不是通过自己给二姐带东西啊,这个还真说不准。

    下午姜田和姜磊都回来了,王福儿大概是听了那些话,把姜田看了好几遍,嗯,不错,长得像个大人了,成熟了不少。姜田被王福儿看得不好意思,忙问道:“福儿,我脸上是不是沾了啥?你看的我好不自在。”

    “没有,没有,我是借的表哥现在像个大人了。”王福儿忙说道。

    “那我呢?”姜磊忙问道。

    “你啊,再长几年再说吧。”王福儿笑道,姜磊现在还在读书,不过明年就要去下场了,能不能考上还真是不好说。

    王福儿想着赵明宇,那家伙读书厉害,中个秀才应该不成问题吧。

    在家表弟年纪有些小,读书也没有赵明宇厉害,不过王福儿是希望他中的,姜姨夫一直想摆脱这商户的名头,为此还买了好多地,要是姜磊能中个秀才,那么真的是天大的喜事啊。

    到时候,姜田赚钱,姜磊考功名,这日子是越来越辉煌了。

    二姨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福儿,随即想明白了啥,也就笑了。这个鬼丫头,是不是知道了啥事啊。不过这也是早晚的,到时候也没啥不好意思的。

    姜姨夫回来的时候,王福儿发现他也变胖了,果然是夫妻啊,连发福都一样,现在姜姨夫也不怎么在外面抛头露面了,毕竟小儿子要考功名,他也的注意注意不是?所以手头上的事都交给了信任的掌柜的,就是姜田,也是在后面看着,不让他过多的抛头露面。当然有些场合也要带着他的,毕竟东家这个招牌还是很重要的。而且姜田也不走科举了,以后生意就是他立足的根本,没有手段是不成的。

    姜姨夫晚上很高兴,还特意喝了几杯,二姨把酒杯给夺了下来,姜姨夫还打趣说二姨平时就喜欢管着他。

    二姨笑骂道:“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这样。等你儿子娶媳妇了,你还这样老不修?”

    把姜田和姜磊说的有些脸红,毕竟这要娶媳妇的,是他们呢,王福儿很淡定。

    二姨又吩咐,明天姜田不用出去了,专门送王福儿回家。王福儿想着,不会是让姜田和咱二姐多接触接触吧。要是这样,可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二姨给王福儿准备了好多东西,姜田弄了一两马车,甩起鞭子就驾着走了,王福儿很神奇,“表哥,你还会赶车?”

    “那是当然,咱也不能老是靠车夫,要是有突发情况,自己不会,就惨了。”

    哎哟,你还挺自信。不过自信好啊,总比没有信心的娃强。

    想一想,似乎自家二姐要比姜田大月份吧,这个女大男小,姜田这娃能不能接受呢?王福儿觉得自己又开始犯傻了,你以为这是现代啊,还问你乐意不乐意?好,姜田不错,又是知根知底的,做咱姐夫也是可以接受的。

    作者有话要说:花田喜事!

    120王花儿有主了!

    戚氏见王福儿回来了,很是高兴,又见姜田也跟着过来了,和自家男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热情的让姜田进屋来了。

    “田娃子,你可是很少到咱家来啊,这次一定要过夜。”戚氏说道。

    “哦,大姨,我娘也跟我说了,要是天晚了,就在大姨这边住一晚上。”

    王福儿想到,看来这娃还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呢,看看,现在表现的多自然,要是自导自己的爹娘想要把自己和王花儿凑成一对儿,他还能这样自在吗?估计早就脸红了。

    戚氏对王花儿道:“花儿,给你表弟端一盆水,洗洗脸,看这一路赶来,脸上都是灰。”

    王花儿也是不知情的,就和平常一样给姜田端了水。没有会儿,王小宝也下学了,见王福儿回来了,恨不得抱着王福儿的大腿,又看见表哥过来了,就跟着表哥混了。

    姜田这几年,变得越来越勤快了,见水缸里没有水了,就主动要去跳水,戚氏就让王花儿带着姜田去村口的井里打水去。

    王小宝有事情要和王福儿汇报,所以把王福儿拽到了自己的小房间里。大概是去年,王小宝一定要一个自己的屋子,戚氏拗不过他,就给了他一间。

    “干啥?”王福儿问道。

    “三姐,你还记得上次和你不对付的徐玉芬吧,她定亲了呢。”王小宝觉得这个消息,对自家姐姐很好。

    “定就定了呗,和咱也没有啥关系。”王福儿说道。

    “嘿嘿,不是这定亲和咱有啥关系,是定亲那天她和她娘哭的那个惨啊,我们好多人都听到了,大家看热闹呢,徐秀才先生把她们骂了一顿,最后还是定下来了。”

    原来是因为徐玉芬哭了,王小宝小朋友觉得出了一口气,才过来献宝的啊。

    王小宝觉得那徐玉芬和三姐做对,她被弄得哭了,当然是一件高兴的事,所以才急巴巴的给三姐说了,满以为三姐会表扬自己,可是为啥三姐啥都没有表示啊。

    “行,我知道了,她的事以后和咱没有关系知道不?”王福儿给王小宝带了一包糖,看王小宝笑

    的都不见眼睛了,说道:“一天只能吃两颗,不然你牙掉光了,三姐可不负责。”

    话说现在王小宝也将要掉牙了。王小宝忙道:“我记住了,三姐,你想不想知道徐玉芬定了谁家啊。她为啥要哭啊。”

    这小家伙,八卦心里还挺重,于是问道:“是哪家?为啥要哭?”

    “嘿嘿,我清楚呢,那天秀才娘子哭骂了好半天,我们几个人都在听,她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其实我们都清楚呢,三姐,我跟你说啊。”王小宝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

    原来是不知道为啥,徐玉芬和秀才娘子被徐秀才给骂了一顿,为此,徐秀才脸上还挂了彩,不过,过后不久,这秀才娘子就想着给徐玉芬找户大户人家,这不,就瞄上了周地主的儿子,那徐秀才当然不会干,他有功名的人,要把闺女嫁给一个土财主,还长成那样的,徐秀才觉得有辱斯文。于是自己做主给闺女说了一个同样是秀才家的儿子,只不过,这家也同样是不富裕,还有些清高。

    秀才娘子自然不干,但是徐秀才也不知道这次为啥,态度强硬的很,就直接给定下来了,结果,秀才娘子就发作了,连徐玉芬也是不乐意,闹腾开了,但是徐秀才是一家之主,还就是不改了。听小宝说,这事最后就定下来了。

    “那你们先生家里出了这样的事,还有心思教你们读书?”王福儿别的不关心,只关心这个。

    “这几天是没有啥睛神头,秀才公还带了我们几天,不过我听说秀才公准备搬到镇上去住了。姐,你知道不?”

    “啊?真的?那我得去看看秀才公!”难道是因为徐秀才一家子这样闹腾,秀才公有些不厌其烦了?

    王花儿和姜田说说笑笑的从村口回来了,戚氏看着心里点了点头,在戚氏心里,只要两个人说得上话,这也就是大概齐了,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外甥,知根知底,她是一百个乐意,本来是担心花儿个拗性子,到时候不同意,但是看这两个娃能说的开,那也就是差不多了。

    吃完饭,王福儿带上自己从县里买的礼品去看秀才公了。小厮石头也已经娶亲了,不过他和他婆娘也跟着秀才公,原来做饭的那个婆子也已经不在这里了,就石头两口子在这边伺候他。

    秀才公见到福儿很是高兴,说道:“你这个娃娃,这一年走了多少亲戚啊,我听说前一段时间,你还去那个来县了?”

    “嗯,我舅公在那边,说是让我们认认门。这次是县城我大姐那里去了,这不,刚回来就来看您了。”王福儿笑道。

    “好啊,我正想找个人说说话呢。过来坐。福儿啊,我是准备搬到镇上去了,一来是我年纪大了,也不教书了,所以在这边也没啥意思了,二来啊,长卿他乃乃也想我搬过去呢,我这年纪一大把了,是时候离开了。”还有原因他没有说,只要他在这里,那边徐家的闺女就还得过来接近长卿,虽然她现在定亲了,但是看起来这事还没有完呢。

    唉,当初觉得徐秀才的学问还好,可惜这家里的事没有处理好,教学就成了一个问题。他这一辈子也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所以还是不要在这里搀和了。这地方,就当租给徐秀才的吧,徐秀才还不是完全拎不清的,把他家女儿嫁出去后,估计事情不大。

    “那我以后去镇上看您,咱们王家村离镇上也不远,我家里也有板车,去一趟也容易。”王福儿说道。

    “好啊,我老头子好福气,咱就到镇上见。”

    王福儿从秀才公那边回来,心里空荡荡的,对于王家村的人来说,秀才公是个特殊的存在,但是也因为有秀才公在这里,王家村才变得有书香气。自己当初要不是因为秀才公,说不定字也不敢显示,家里也要继续受穷了。

    现在秀才公要会镇上,按情理上来说,是应该的,可是感情上,却觉得难受啊。

    唉,不去想这个了,秀才公说的也是,他一个人住在这里,年纪也大了,还是和亲人住的近一些

    好些。宋叔叔一家子人都不错,一定会好好照顾秀才公的。

    姜田第二天就走了,然后没过多久,戚氏和二姨正是商量起了这两人的婚事。王花儿知道后,是目瞪口呆,不过随即又脸红了,看来不是不乐意啊。王福儿没敢打趣她,不然咱二姐那个火爆脾气,受不住啊。

    大人们咋商量的,王福儿不娶打听,反正这婚事是定下来了,等明年的时候就要婚嫁了,明年王花儿也十六了,是应该嫁人了,嫁的还是熟悉的二姨家里,应该不会恐慌了吧,可是不尽然啊,王花儿晚上不娶自己屋里睡,专门跑到王福儿这边,“福儿,你说,到时候二姨成了婆婆,她会不会也和咱乃对咱娘一样啊。”王花儿不无担心的问道。

    “二姐,你想啥呢,这么多年二姨对咱有多好?要不是喜欢你,她犯得着找你做媳妇啊,这县城里多少好闺女呢。”

    “就是因为这个啊,你说,我一直在咱王家村,和县里的人比不上,要是姜田不稀罕我咋办?”

    原来是担心这个啊,王福儿道:“那你就让他稀罕呗,他可是咱表亲,你们又从小认识,你背后还有二姨和姨夫呢,他不会咋样的。”

    “哎呀,和你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要是仗着二姨和衣服压着他,那他不是更讨厌我了?我是怕,他在县里这么多年,要是有看得上的姑娘,我这不是自己去找苦头去?”王花儿幽幽的说道。

    “二姐,你可是咱家里最有脾气的,怕这个干啥?他要是真这样,你就揍他呗,让他再也不敢想东想西。”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不明白我啊。”王花儿叹气,“得了,我怕啥?谁要是我和抢,我让

    她满地开花,咱可不是受欺负的主儿,等着别人上门欺负!”

    “这才对嘛。我二姐哪里是吃亏的性子?而且姜田表哥也不是那样的人,他要是不乐意也会说出来的。”

    “真的吗?你听他说了?”王花儿患得患失,一点儿都不像她了,果然是女的一旦说了婆家,就变得不一样了。

    “二姐,自己的日子自己过,我相信二姐一定能过的好的。”

    “嗯,我也相信我能过的好呢,不过我要是走了,这家里你就是大的了,你要好好照顾咱爹娘啊,还有小宝,不能让人欺负了,爹娘性子软,你就得变强。”

    “呵呵,二姐,你这还有半年才嫁呢,就这样了,是不是急的不行啊。”王福儿调侃。

    王花儿有些羞恼,“我让你说我,我让你说我。”两姐妹闹成了一团。

    二姨这第一次娶媳妇,那架势弄得那叫一个足,小定大定都办了,送的东西也多,让王家村的人都看得眼红,马氏也酸溜溜的说道:“这可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老三家真是会算计!”

    丁氏说道:“人家老三有肥水,你要是不乐意,你也让你家的肥水流进你家的田里啊。”

    马氏被气得胸膛只喘。王枝儿自从从来县回来后,就一直没有出来,大概是受到打击了,马氏眼看着这也不成,那也不成,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的娘家侄儿身上,只不过她嫂子也?.

农家女第32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