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23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23部分阅读

      ⊥趵贤肥前讶ツ翘称檀蛱媚锏氖虑樗盗艘槐椋罢馐虑榛姑挥兴党?我们就悄悄的去打听打听,免得到时候事情不成,大宝和人家姑娘都不好说亲了。大宝娘,你可要记住,这是给你找儿媳妇,你可不能出啥乱子。”

    赵氏也跟着说道:“老头子,你放心,我也会跟着去的,肯定把人都打听好了。”大宝是自己的第一个孙子,现在自己和老头子又和老大家住在一起,这孙媳妇可要好好的看看。

    丁氏见这三人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了忙说道:“爹,娘,这事我都还没有同意哩,我是大宝的娘,总得我自己有意见吧。”

    赵氏训斥道:“老爷们说话,你顶什么嘴?你是大宝的娘,难道金锁就不是大宝的爹了?我们不是大宝的爷爷和乃乃了?难道我们会害他不成?你一个当儿媳妇的,咋这么不知道孝顺哩。”

    丁氏跟着说道:“娘,我咋不知道孝顺了?可是咱家大宝人才好,不一定非要那铁匠铺的姑娘,我娘家的侄女儿绢子你们都见过,长得好看,性子也柔,又是大宝的表妹,亲上加亲的好事,为啥不选她哩?”

    赵氏冷笑道:“你娘家的侄女是好啊,小小年纪就喜欢涂脂抹粉的,我老王家还要不起这样的媳妇哩。啥亲上加亲,要是大宝现在没在镇上当掌柜的,你那哥嫂看得起咱大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嫂子不止一次说咱老王家是穷鬼哩!”

    丁氏又气又羞,说道:“难道那铁匠铺的丫头不是看上大宝是镇上的掌柜?”

    赵氏说道:“是啊,人家是看上了,可是人家够资格,人家在镇上也开了铺子哩,这叫门当户对,你那侄女儿家里是个啥情况?我们老王家可不能再娶个倒贴的媳妇。”

    “好了,都不要吵了,先去镇上打听打听再说!”王老头一锤定音,丁氏再不甘心又能咋滴,忤逆长辈她还不敢,尤其是王老头。

    “大宝哩,给我叫过来,还反了天了!”丁氏越想越觉得心里憋屈,这什么镇上的铁匠铺姑娘,不是大宝说的,别人哪里知道?这小子竟然瞒着自己和公公还有王金锁说了,就瞒着自己一个哩。

    四宝兔子似的找自己的大哥去了,“大哥,不得了了,娘要发火了,好像是说咱大嫂的事。”

    “啥大嫂?你这小子还敢乱说。”王大宝笑骂道,知道自己的娘会反对,没想到这么快啊。

    “不是大嫂是啥?我刚才趴在门上听了半天哩,娘想要你娶绢子表姐,也和乃还有咱爹想娶镇上的人。大哥,你想娶哪一个?”王四宝问道。

    “小娃子莫乱说,赶紧回去。”

    王大宝回家后就被丁氏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闹开了,只说自己命苦,连儿媳妇都不能做主,又说

    养活他们兄弟三个如何如何不容易,好像全天下就她最可怜。

    “你说你绢子表妹有啥不好的?长得好,又性子好,娘千挑万选的,才给你挑上了,你就和娘做对啊,你是不是也瞧不起你舅舅他们?”丁氏指责道。

    王大宝问道:“娘,你为啥一定要我娶绢子表妹?是因为你想在舅舅和舅母面前显摆,还是因为只要是我们同意的你就赞同?”

    “你咋和我说话的?你这是在戳我的心呐。”丁氏说道。

    “娘,我长了这么大,你想要啥,只要我买的起的,我都会给你买的,就这一次,我的婚事,你

    就依我一次咋样?何况,我们现在闹开了,人家不一定瞧得上我们王家哩。”

    “她凭啥瞧不起我们?”丁氏见不得别人说自己的儿子不好,这王家村现在谁有自己的儿子出色?好几个媒婆都上门来说亲,自己都挑花眼了,不就是一个镇上的姑娘吗?她有啥资格看不起

    人?

    王大宝苦笑道:“咱家有几亩地?有新房子没?到时候我和二宝,四宝成亲了,这房子还够不够住?“另外,要是知道还有个难缠的婆婆,恐怕都要知难而退了吧。

    丁氏被说住了,这些事情,她一直是故意忽视的,住的房子也是老房子,人家老儿几个都盖了新房子,自己家还窝在这里。是啊,儿子们要是都娶媳妇了,这房子根本不够住啊,难道还要让自己的儿子和以前一样,都挤在一间屋子里?

    “正因为是这样,绢子才能跟着你吃苦啊,那镇上的姑娘能跟着?娘都是为你好哩。”丁氏忙说道。

    “娘!”王大宝重重的说道:“我是不会娶绢子的,如果真的想要我娶绢子,那这镇上的事儿我直接给辞了!”

    “你咋这样?”要是儿子辞了镇上的事,自家不和从前一样了?

    丁氏咬牙说道:“成,我明天就和你乃去打听打听那个姑娘!“至于打听的好不好,那就是另说了。

    王福儿家里,“娘,你说明天让我跟乃和大伯母去镇上看未来的大嫂?“王福儿吃惊的指着自己的脸。

    “是哩,你乃说你机灵,再说有个小娃子去也方便一些。还有就是你乃好长时间都没有去过镇上了,你领着她去一趟。明天兜里多带点钱,在镇上让你乃好好的吃一顿。”

    “哦。”王福儿有些垂头丧气,乃咋会想到让自己跟着去哩?啥叫自己机灵啊,估计就是拿自己当个幌子了。好吧,为了大宝哥的幸福,还是决定牺牲小我一下吧。

    “还有啊,你大伯母有些不乐意,你心里有数知道不?”戚氏叮嘱道。

    是防止大伯母使坏吧,王福儿点点头,这大伯母就不能消停一次啊,每次闹了也不能得偿所愿,还弄得大家都烦了她,何必哩。

    晚上王大宝又过来和王铜锁和戚氏说了些啥。然后单独找到王福儿,“明天大哥跟你么一起去镇上,福儿,大哥的事就拜托你了啊。”

    “放心好了,到时候大哥多给我点喜糖就成。对了大哥,大伯母那边咋办?”

    “我娘只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比别人好,其实我也就那样。”王大宝笑道。

    当然啦,当父母的都觉得自己的娃子是最好的,大伯母是尤其的觉得自己的娃子好。估计有些膨胀了,要是被别人一戳,就会泄气的。

    “大哥,要是实在说不过大伯母,咱可以这样。”王福儿低声对王大宝说道。

    “这样可以吗?”王大宝问道。

    “你刚才不是说大伯母觉得你比别人都好吗?她一定是觉得咱未来大嫂是非你不可了,那么咱就让大伯母听到未来大嫂也是抢手的,咱家还不一定能抢的上哩,大伯母肯定就心思变了。”

    大伯母的心态,觉得那铁匠铺的姑娘是上赶着贴大宝哥的,王福儿就不信,有一个条件好的,大伯母会选条件差的,这不符合大伯母的一贯作风。而且这件事还是自己儿子的事,就像娘和自己说的,大伯母想要让大宝哥娶自己的侄女儿,但是侄女儿哪里有儿子重要?现在无非是心里转不过弯来。

    王大宝想通了,笑道:“你说的对啊,其实秦姑娘家里也有好多上门提亲的,我心里着急,才会赶回来说的。”

    哈哈,大宝哥还挺可爱,“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明天我们去了,打听打听,听到实话就成了。”本来还想叫大宝哥去提前布置布置,现在看来也不用了。

    王大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和比自己小的妹子说这样的事,确实是不好意思啊。可是对福儿说,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应该啊。

    第二天,王福儿和赵氏穿戴一新,赵氏头上还插了一根银簪子,整个人都很有睛神啊。丁氏估计是晚上没有睡好,眼圈都是青的,她好歹也换了身新衣服,但是表情不咋滴,赵氏一看急要发作,被王福儿拽住了袖子,“乃,咱得快点去镇上去。”

    王大宝也坐着王铜锁的板车上去了,赵氏一路上话也比较多,不过都是在回忆过去,丁氏就比较沉默。

    到了秀水镇,王大宝和王福儿等人到了快到杂货铺的地方分道扬镳了,既然是暗中打听,那可不能让人知道是和王大宝有关系,王铜锁把人送到了铁匠铺旁边的一个茶馆,就去办别的事情去了。

    三个人走进这不大不小的茶馆,要了一壶茶,丁氏忙说道:“我可没带钱啊。”这还真是,是给你相看儿媳妇。赵氏瞪了她一眼,“抠死你得了!”

    “大宝和二宝不是要娶媳妇吗?我不省着咋办?”

    王福儿不想两个人吵起来,忙说道:“这茶钱我出,乃,大伯母,等会儿咱们去找个小饭馆吃饭,我娘给我钱了!”

    丁氏这才脸色变好一些。王福儿道,要不是看在大宝哥的面子上,我死活不会来干这出力又出钱的事儿。

    这茶馆不是茶楼,人也各色各样,附近的老头老太太闲了也喜欢在这里说些家长里短。王福儿装作听入迷了的样子,对其中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说道:“咱这一条街的姐姐可真好,上次我在这边丢了钱,我生怕回去挨打,不敢回家,那铁匠铺的一个姐姐就主动帮我找,最后看我中饭也没吃,就拎我回他们家吃了哩。”

    ☆、丁氏的八卦因子!

    那老婆婆听完王福儿的话,笑着说道:“小凤是个好娃子哩,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对我们这些老街坊也都笑眯眯的,她爹她娘也乐和着哩。”

    另一个人也说道:“是啊,你说咱们怎么就没有这么能干的闺女和孙女呢。”

    “上次我去她家打一把镰刀,手头上钱不够,她就让我先拿回去用,等有钱了再过来还,你看看这个,他们家的生意能不好吗?”

    众人七嘴八舌,王福儿趁机开溜,对赵氏和丁氏说道:“乃乃和大伯母都听清楚了?”

    赵氏很满意,她觉得这多年的街坊才是最了解一个人的,这个叫小凤的娃子竟然能让这么多人说她好,那肯定是个好的,不然,谁乐意说别人的好啊,王家村稍微有啥狗屁事,都被传得很难听。她是深有体会啊。

    丁氏在一旁嘀咕,“太厉害的媳妇,也不成。”

    哦,现在觉得人家能干了啊。赵氏骂道:“你这个窝里横的,在我面前你能说会道,还能顶嘴,现在还怕娶个厉害的媳妇?你想娶,人家还不一定答应哩,你没听这些人说,人家这么好的,咱家大宝虽然也不错,但是到底是村里出来的,看得上看不上还是个事哩,就你这个样,到时候咱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福儿见赵氏声音越来越大,旁边有几个人已经伸过头来了,忙拉扯赵氏的袖子,“乃,咱快离了这里,人都在看咱哩,要是被人知道了,可就全完了!”

    赵氏这才没有骂丁氏,也把丁氏拽着走了。丁氏说道:“我这还没有相看人哩。”

    “你还想当面锣对面鼓的相看啊,咱又不是娶个天仙,大概可以就成了!最后还不是和大宝过日子!”现在让你这样都是破格了,你还想咋的?

    丁氏心里说,你当时看媳妇的眼光也不咋滴,哪有资格说我?

    而王福儿心里说道,看来大伯母有些松动了。

    丁氏是听了人家的话心里是松动了,但是除了这叫小凤的,都说她好以外,最要紧的是,人家说他家的生意好,既然生意好,那家底就不错,她一年到头就是到镇上也是直接赶集,很少来看这镇上人的居所,现在看人家这些人都穿的比王家村的人好,还独门独院的,比自家那个土坯房要好多了,这心思又动了一大半,想着自己的大儿子要是真的能娶个这样的姑娘也是不错的。

    至于侄女儿绢子,还真是像金锁说的,娶了有啥用,她家里比自己家还穷哩,到时候难道还要继续倒贴?优势明显,又是亲眼所见,丁氏也不是糊涂到底了,该选哪个自然是门儿清。

    果然是现实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赵氏一看丁氏的神色就知道她是咋想的,不过管她咋想的,她也乐意有一个镇上的孙媳妇,起码以后那些穷亲戚会少,这大儿媳好歹是聪明了一回。

    也不知道这蠢婆娘当时是发啥魔气,还就是认准了自己的侄女儿,多新鲜啊。娶个穷鬼回来,你就得了好了?

    “乃,大伯母,咱去吃饭吧。”

    王福儿说道。赵氏和丁氏肚子也饿了,赵氏说道:“那就随便找一个摊,咱吃碗面就成了。”

    丁氏道:“福儿不是说三弟妹给她带钱了吗,咱哈不容易来一趟,总得找个好地方搓一顿吧。”

    “不是你花钱,你说话不心疼是吧,我说在摊子上吃就吃!你要不乐意,你自己个掏钱去吃去!”赵氏骂道。

    个死婆娘,什么时候都想占便宜,你也还意思你!今天是为你娃子办事,你让别人出钱,还是你自己个的侄女儿,想一想,都臊的慌!

    丁氏到底拗不过赵氏,她也不想花钱哩,其实她觉得吧,反正老三家这几年发了,请吃一顿饭又咋的了,何必小气哩,要是没分家,这钱还有自己家一份哩。

    王福儿没有这两个人想的多,反正自己也要吃饭,一起请就一起请吧,为了一碗面闹的不可开交,划不来,说的简单点,就是怕麻烦,她可不是不能让这两个人出钱,反正自己是晚辈,到时候说一句身上没钱,人家摊主找的也是这两人,只是不想搭理罢了。

    于是三个人在一个面摊上做了下来,要了三碗基汤面,别看这摊位小,面做的劲道,吃起来很香,三个人都是吃的干干净净。王福儿付了钱,丁氏才放心,赵氏有些心虚,但是强忍着,又觉得自己是长辈,晚辈孝敬自己也是应该的,就把那心虚给弄没了。

    三个人准备去找王铜锁,事情已经办完了,要回家了。

    他们走到约定的地方,过了没一会儿,王铜锁就架着车过来了,车上还有一个人,是宋长卿。

    “你咋过来了?”王福儿问道。

    宋长卿道:“舅公有些不舒服,我爹让我去看看。”看他还背着一个药箱。

    “你都能出师了?”王福儿问道。

    “小伤小病的还可以,不过以后会更好的。”宋长卿说着说着就臭屁了,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那边丁氏悄悄的对赵氏说道:“娘,那看他们两个,见面就说个不停,说不定……”

    “说不定啥?嘴不堵上你就不舒服啊,让铜锁听见了,有你好看的!”

    他们都知道老三两口子对孩子的态度,别人要是敢诋毁她们,那可是捅了马蜂窝了!丁氏闭上了嘴,不过还是时不时的去偷看王福儿和宋长卿。

    “那是你什么人,老是在看咱们。”宋长卿小声的说道。

    王福儿不用扭头就知道宋长卿说的是自己的大伯母。“我大伯母,告诉你,你可别被她缠上了,不然她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的。”

    宋长卿笑,“我看她肯定跟你说过莫名其妙的话吧,不然你咋这样说。”

    “我是为你好,你不相信算了,到时候有麻烦了可别过来找我。秀才公咋样了?我都没有听说哩,前天见他还好好的。”

    “舅公昨天感染了风寒,鼻子有些不通。石头去镇上去了,我爹让我过来了。放心好了,我还能治不好舅公?”

    “你这臭屁的毛病能不能不要啊,说你胖你还喘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要不信,我给你把把脉,保证能说出你身体好不好。”宋长卿见王福儿不信,忙说道。

    “行了,拉拉扯扯的干啥?我信还不行吗?”

    “你是济安堂的少爷?”丁氏献媚的说道。

    王福儿给了一个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宋长卿扬着眉毛,“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嘿嘿,我是福儿的大伯母啊,我儿子大宝也在镇上当掌柜的,就是西街那边的杂货铺。小少爷

    长的可真好看,比女娃娃都看着好。”

    王福儿心里暗笑,宋长卿气得火大,自己一个男娃被人说比女娃还好看,这太掉面子了!不过这人是福儿的大伯母,要是别人,他早就一把给推过去了。

    “过奖了!”

    “不过奖,不过奖!我说的是实话哩,我们乡下人都喜欢说实话。嘿嘿,小少爷有空去我家玩玩吧,我家四宝和你年纪差不多大,他肯定乐意和你玩。”

    宋长卿冷冷的说:“不用了,我没时间。”

    “咋会没有时间哩,我跟你说啊,你现在和福儿年纪都大了,这在一起玩多不方便,我家四宝。呀!娘,你干啥啊,干嘛掐我。”

    “闭上你的臭嘴,不说话没人帮你当成哑巴。”赵氏骂道,“宋家少爷,那老婆婆听完王福儿的话,笑着说道:“小凤是个好娃子哩,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对我们这些老街坊也都笑眯眯的,她爹她娘也乐和着哩。”

    另一个人也说道:“是啊,你说咱们怎么就没有这么能干的闺女和孙女呢。”

    “上次我去她家打一把镰刀,手头上钱不够,她就让我先拿回去用,等有钱了再过来还,你看看这个,他们家的生意能不好吗?”

    众人七嘴八舌,王福儿趁机开溜,对赵氏和丁氏说道:“乃乃和大伯母都听清楚了?”

    赵氏很满意,她觉得这多年的街坊才是最了解一个人的,这个叫小凤的娃子竟然能让这么多人说她好,那肯定是个好的,不然,谁乐意说别人的好啊,王家村稍微有啥狗屁事,都被传得很难听。她是深有体会啊。

    丁氏在一旁嘀咕,“太厉害的媳妇,也不成。”

    哦,现在觉得人家能干了啊。赵氏骂道:“你这个窝里横的,在我面前你能说会道,还能顶嘴,现在还怕娶个厉害的媳妇?你想娶,人家还不一定答应哩,你没听这些人说,人家这么好的,咱家大宝虽然也不错,但是到底是村里出来的,看得上看不上还是个事哩,就你这个样,到时候咱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福儿见赵氏声音越来越大,旁边有几个人已经伸过头来了,忙拉扯赵氏的袖子,“乃,咱快离了这里,人都在看咱哩,要是被人知道了,可就全完了!”

    赵氏这才没有骂丁氏,也把丁氏拽着走了。丁氏说道:“我这还没有相看人哩。”

    “你还想当面锣对面鼓的相看啊,咱又不是娶个天仙,大概可以就成了!最后还不是和大宝过日子!”现在让你这样都是破格了,你还想咋的?

    丁氏心里说,你当时看媳妇的眼光也不咋滴,哪有资格说我?

    而王福儿心里说道,看来大伯母有些松动了。

    丁氏是听了人家的话心里是松动了,但是除了这叫小凤的,都说她好以外,最要紧的是,人家说他家的生意好,既然生意好,那家底就不错,她一年到头就是到镇上也是直接赶集,很少来看这镇上人的居所,现在看人家这些人都穿的比王家村的人好,还独门独院的,比自家那个土坯房要好多了,这心思又动了一大半,想着自己的大儿子要是真的能娶个这样的姑娘也是不错的。

    至于侄女儿绢子,还真是像金锁说的,娶了有啥用,她家里比自己家还穷哩,到时候难道还要继续倒贴?优势明显,又是亲眼所见,丁氏也不是糊涂到底了,该选哪个自然是门儿清。

    果然是现实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赵氏一看丁氏的神色就知道她是咋想的,不过管她咋想的,她也乐意有一个镇上的孙媳妇,起码以后那些穷亲戚会少,这大儿媳好歹是聪明了一回。

    也不知道这蠢婆娘当时是发啥魔气,还就是认准了自己的侄女儿,多新鲜啊。娶个穷鬼回来,你就得了好了?

    “乃,大伯母,咱去吃饭吧。”

    王福儿说道。赵氏和丁氏肚子也饿了,赵氏说道:“那就随便找一个摊,咱吃碗面就成了。”

    丁氏道:“福儿不是说三弟妹给她带钱了吗,咱哈不容易来一趟,总得找个好地方搓一顿吧。”

    “不是你花钱,你说话不心疼是吧,我说在摊子上吃就吃!你要不乐意,你自己个掏钱去吃去!”赵氏骂道。

    个死婆娘,什么时候都想占便宜,你也还意思你!今天是为你娃子办事,你让别人出钱,还是你自己个的侄女儿,想一想,都臊的慌!

    丁氏到底拗不过赵氏,她也不想花钱哩,其实她觉得吧,反正老三家这几年发了,请吃一顿饭又咋的了,何必小气哩,要是没分家,这钱还有自己家一份哩。

    王福儿没有这两个人想的多,反正自己也要吃饭,一起请就一起请吧,为了一碗面闹的不可开交,划不来,说的简单点,就是怕麻烦,她可不是不能让这两个人出钱,反正自己是晚辈,到时候说一句身上没钱,人家摊主找的也是这两人,只是不想搭理罢了。

    于是三个人在一个面摊上做了下来,要了三碗基汤面,别看这摊位小,面做的劲道,吃起来很香,三个人都是吃的干干净净。王福儿付了钱,丁氏才放心,赵氏有些心虚,但是强忍着,又觉得自己是长辈,晚辈孝敬自己也是应该的,就把那心虚给弄没了。

    三个人准备去找王铜锁,事情已经办完了,要回家了。

    他们走到约定的地方,过了没一会儿,王铜锁就架着车过来了,车上还有一个人,是宋长卿。

    “你咋过来了?”王福儿问道。

    宋长卿道:“舅公有些不舒服,我爹让我去看看。”看他还背着一个药箱。

    “你都能出师了?”王福儿问道。

    “小伤小病的还可以,不过以后会更好的。”宋长卿说着说着就臭屁了,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那边丁氏悄悄的对赵氏说道:“娘,那看他们两个,见面就说个不停,说不定……”

    “说不定啥?嘴不堵上你就不舒服啊,让铜锁听见了,有你好看的!”

    他们都知道老三两口子对孩子的态度,别人要是敢诋毁她们,那可是捅了马蜂窝了!丁氏闭上了嘴,不过还是时不时的去偷看王福儿和宋长卿。

    “那是你什么人,老是在看咱们。”宋长卿小声的说道。

    王福儿不用扭头就知道宋长卿说的是自己的大伯母。“我大伯母,告诉你,你可别被她缠上了,不然她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的。”

    宋长卿笑,“我看她肯定跟你说过莫名其妙的话吧,不然你咋这样说。”

    “我是为你好,你不相信算了,到时候有麻烦了可别过来找我。秀才公咋样了?我都没有听说哩,前天见他还好好的。”

    “舅公昨天感染了风寒,鼻子有些不通。石头去镇上去了,我爹让我过来了。放心好了,我还能治不好舅公?”

    “你这臭屁的毛病能不能不要啊,说你胖你还喘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要不信,我给你把把脉,保证能说出你身体好不好。”宋长卿见王福儿不信,忙说道。

    “行了,拉拉扯扯的干啥?我信还不行吗?”

    “你是济安堂的少爷?”丁氏献媚的说道。

    王福儿给了一个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宋长卿扬着眉毛,“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嘿嘿,我是福儿的大伯母啊,我儿子大宝也在镇上当掌柜的,就是西街那边的杂货铺。小少爷

    长的可真好看,比女娃娃都看着好。”

    王福儿心里暗笑,宋长卿气得火大,自己一个男娃被人说比女娃还好看,这太掉面子了!不过这人是福儿的大伯母,要是别人,他早就一把给推过去了。

    “过奖了!”

    “不过奖,不过奖!我说的是实话哩,我们乡下人都喜欢说实话。嘿嘿,小少爷有空去我家玩玩吧,我家四宝和你年纪差不多大,他肯定乐意和你玩。”

    宋长卿冷冷的说:“不用了,我没时间。”

    “咋会没有时间哩,我跟你说啊,你现在和福儿年纪都大了,这在一起玩多不方便,我家四宝。呀!娘,你干啥啊,干嘛掐我。”

    “闭上你的臭嘴,不说话没人帮你当成哑巴。”赵氏骂道,“宋家少爷,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她就是一个浑人,说话就跟放屁一样。回去我再收拾你!”

    丁氏不甘不愿的闭上了嘴,王铜锁加快了速度,在村口的时候,宋长卿下车去秀才公家里,其他的人是各回各家。

    戚氏等了快一天,见爷俩回来,忙问起了消息,王福儿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王花儿道:“看这个情形,大伯母答应了?”

    “差不多吧,咱们做到这里就可以了,以后的事就让你大伯父和大伯母家管吧。”就是再亲,要是插手太多,到时候还会埋怨,戚氏是深有体会。

    王福儿也是这样认为,又想到秀才公生病了,自己要去看他,就和爹娘说了,结果王小宝也想跟着去,王福儿就牵着他一起过去了。

    !”

    丁氏不甘不愿的闭上了嘴,王铜锁加快了速度,在村口的时候,宋长卿下车去秀才公家里,其他的人是各回各家。

    戚氏等了快一天,见爷俩回来,忙问起了消息,王福儿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王花儿道:“看这个情形,大伯母答应了?”

    “差不多吧,咱们做到这里就可以了,以后的事就让你大伯父和大伯母家管吧。”就是再亲,要是插手太多,到时候还会埋怨,戚氏是深有体会。

    王福儿也是这样认为,又想到秀才公生病了,自己要去看他,就和爹娘说了,结果王小宝也想跟着去,王福儿就牵着他一起过去了。

    ☆、合伙做生意?

    宋长卿说道:“这次肯定不会了,我回家还练过好几次,绝对是没问题。*.**/*”为了练这个烧火,他家里的厨房都着了好几次罪,连自己也被乃乃骂过几次,不过现在好了,他可不想被一个女娃瞧不起。

    王福儿看他还像模像样的,就没有说啥,利索的择菜,洗菜,切菜,然后上锅炒菜,没有一会儿,这香味就飘出来了,弄得大家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宋长卿心里乐呵呵的,觉得这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又看在忙碌的王福儿,嘴角都翘了起来。

    “干啥发呆?火不够了。”王福儿对宋长卿大声说道。

    “哦,一会儿这火都起来了,你个女娃子,声音这么大干啥?”宋长卿说道。

    “不大你听不见,我刚开始都说了一遍了,你都没有听见,想啥哩。”

    王福儿不理会他,这厨房里还有一条活鱼,得红烧才好吃,不过秀才公正得病,还是弄个清淡一点的,要不熬个鱼汤吧。

    去年大旱,这养鱼的人家都亏了好多,今年这鱼的价格也非常贵,活鱼一般人都买不起啊。秀才公家里有这个,真的很难得啊。

    宋长卿也看到了那条鱼,说道:“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吃到活鱼了,我下次带过来一些。”

    “不会是你家里面的那些鱼吧。”想当年他还让几个同窗一起去钓他家里的那些漂亮的鱼。

    宋长卿笑道:“咋可能哩,我家租户养了鱼,会给我们送一些,所以这东西不稀罕。”

    “那他们去年就没有损失?”那可是大旱啊。

    “是有损失,不过我爹说了免了他们的租金,他们大概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就送这些东西过来吧,我听他们说,去年他们都把那很小的鱼也晒成了鱼干,才减少了一些损失。不过他们又说了,这日子还不是要照常过,还得继续养鱼。”

    “这话倒是,也不能因为一年干旱,来年就不敢种庄稼了。”王福儿说着把鱼炖成了汤,“就像我们,去年基蛋收上来的不多,今年还得照样做。”

    “那你们还不如搬到镇上去哩,到时候直接弄个作坊,那个王老板也没有说不准你们自己卖。只要你和他们价格一样,他不会说啥的。”

    “我爹和娘都喜欢在王家村呆着,我爹喜欢伺候庄稼,我和大姐二姐又都是女娃子,弄不起来。

    现在这样也好,每个月都有赚头,在王家村都不错了,起码去年的时候我们都吃的饱饱的,没有饿着,也没有像别人呢一样,把人卖出去。”

    “可是在王家村有人喜欢找麻烦呐,”宋长卿急忙说道。

    “你咋知道的?”王福儿问道,秀才公不可能给他说这些事吧。

    “你别管我是咋知道的,我跟你说个事,我和赵舒林都商量好了,准备一起开个店铺,他家里开的是酒楼,要卖也是卖的关于吃的方面的哦,你要是有啥好的点子,或者是想出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像点心,还有这腌基蛋一类的,你就用这个入股呗,咱们自己也赚钱。”

    这倒是个好法子,不过,“你家里不是开药铺的吗?干啥做这个?”王福儿问道。

    “谁还嫌钱少啊。”宋长卿说道,“我这也这么大了,自己做点生意又咋了?你同意不同意吧。给句话,时间不等人哩。”

    “你总得让我想想吧,咱要做生意,这店面,伙计啥的,不都得准备?”

    “也就是说你同意了?那就好,别的你就不要草心了,让我和赵舒林去弄,你就想有啥好东西出来吧。越多越好。等过几天,我和赵舒林再过来,咱们再商议。”

    “成!”能赚钱王福儿当然乐意,况且不让自己出本钱,为啥子不干哩。

    等饭都上桌的时候,秀才公喝了鱼汤,通体舒畅啊,人都说吃好身体才会好,秀才公觉得自己的病已经好了一大半了。王小宝平时吃饭是很快的,也不知道咋回事,在这里还装起了斯文,吃饭一小口一小口的。不过看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都快光了,他心酸哪,结果旁边的宋长卿给他夹了

    一筷子,他喜欢吃的菜,把他给高兴的。

    本来对这个长卿哥有些不感冒,王小宝决定以后喜欢这个长卿哥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王福儿把自己想和宋长卿,赵舒林开店的事,告诉了父母,戚氏道:“你现在都这样大了,和两个男娃在一起,不好吧。”

    王福儿说道:“我只是出点子,做出东西,到时候分成就行,别的还轮不到我草心哩,和他们接触也不算多了,而且都是私底下的,店里我也不出面。”

    王铜锁想了想,“福儿乐意弄就弄吧,都是爹无能,不敢去开店,现在有这样一个好机会也成,长卿和舒林也是我们都知道的,咱们也不用担心,娃她娘,你就放心吧。这几年,这两个娃来咱们这里的次数也多,是个啥样的人,你也清楚。别多想,让福儿自己赚点钱。”

    戚氏叹道:“好吧,不过福儿还是得注意,不要抛头露面的,不然娘可不准你再干下去了。”

    王福儿搂着娘的肩膀,“娘,我知道了,绝对不会的,你看我就是做点东西出来,他们那边也会请人,到时候学会了,就没有我啥事了,我等着分银子哩,等我赚了钱,咱家又是一笔收入,等咱大姐嫁人的时候,咱给大姐多弄些嫁妆。”

    幸亏王菊儿不在这里,不然这脸肯定得红,戚氏也笑了,“还是咱福儿想的周全,确实是这个理。那娘就等着福儿赚钱了。”

    “成,娘,你放心吧。咱要干事就一定要干好。”

    说起来容易干起来难。王福儿想了几天,才想出几样东西,和宋长卿,赵舒林也商议了一番。

    至于铺子,既然是尝试,那就不能大,而且这两个小子自己的私房钱也不多,算来算去,只能租一个很小的铺面。王福儿觉得小铺面挺好的,先小后大嘛。

    “这个是啥东西?”宋长卿捡起了一块就朝嘴里喂,“这个好吃,又香又脆。”

    “你洗手了没有?上来就拿啊。”王福儿说道。

    赵舒林在旁边看了笑,他本来也是要伸手就拿的,不过现在嘛,当然是先要洗手了。

    “忘了,这个是啥啊。”宋长卿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基蛋卷。”王福儿说道:“还可以吧,我弄了好几遍才做成。这个东西做好了能放好多天的,也不怕坏了。”王福儿是想了好长时间才想出这个的,而且也试验了好多遍,光基蛋都浪费了不少,还得二姐只说自己是个败家的。好在家里的基蛋够多,这不,弄成了。这个基蛋卷嘛,用料也简单,就是面和基蛋,然后加上白糖,主要是要高温给烤脆了,才能有那个味,这样容易存放,不想那些小点心,能放五天都不错了。

    说到烤,能不能烤些脆脆的土豆片呢,还真能行哩,只不过这烤炉要求就高了,记得现代的时候弄得是烤箱,但是大部分是油炸好的,只是这里没有那种植物油,都是猪油,味道不好啊。所以这烤倒是成了最好的办法了,这样也省油哩。

    ☆、金龟婿?

    “想啥哩。**”宋长卿问道。

    “我在想有没有好的烤炉,咱们可以用这种法子,烤土豆片,红薯片,做成咸的,甜的,”这样品种就多起来了。

    赵舒林道:“酒楼里倒是有,不过不知道合不合适,不如你说是啥样的,我们让人做出来。”

    王福儿想了想,说道:“主要是里面有一层专门烤东西的地方,是横放的,不是挂着的,这样的,有些像烤肉的那样,只不过是密封的。”王福儿边说边比划,宋长卿和赵舒林都明白了,这个时候没有什么电,只能是用火烤,当然方便的就是用炭烤了,之所以要密封,是因为这样才能把温度调高,味道出来更正宗一些。

    赵舒林道:“行,我回去就找人把东西弄出来,这东西咱们还要保密,不然别人也模仿出来了,咱们就占不了先机了。”

    宋长卿也点点头,“到时候这店里烤这个的,必须是咱们自己的人,最好是身上是死契的,要是雇人,很有可能被别人大价钱给挖过去。”

    不得不说,他们考虑的很周到,不愧是家里有人的娃,于是商议完毕,王福儿继续琢磨这些东西,他们两个去做这些琐事。

    王小宝这几天很高兴,因为他三姐要试验出东西,这做出来的,可不都进了他的肚子?所以他现在可是幸福了,小肚皮也圆滚滚的,他娘说他正经的饭也不好好吃,可是他不管哩。

    “三姐,又出了啥东西了。”王小宝在灶台上往。

    王花儿从外面追进来,“去去去,你不想把自己撑坏了,你是鱼啊,都不知道饱。”

    “二姐,你为啥说我是鱼?这鱼真的不知道啥是饱?”王小宝问道。

    王花儿解释不过来,直接说道:“问你三姐。”

    王福儿以前和二姐他们说过,金鱼就是那种喂多少吃多少的,就是撑死了也不觉得饱的,没想到现在二姐拿这个说小宝了。

    看着王小宝眼巴巴的眼睛,王福儿说道:“有一种鱼,不管吃多少都不知道饿,咱小宝不是那样的,吃饱了就是吃饱了,是不是?”

    王小宝忙挺胸说道:“嗯,三姐,我知道饱哩,你看我现在肚皮还是瘪的,它还能装好吃的。”王花儿在一边笑,“还说不是,就是嘴馋了!”

    “二姐就是喜欢说我,又不是二姐做的。”

    “哟,这都不高兴了?二姐说你又咋了?还不能说了?”

    王小宝看王花儿要揪自己的耳朵,忙顺手拿了一把刚烤好的土豆片,跑出去了。

    “这东西上面啥都没有,也没个味儿啊。”王花儿也吃了一片。

    王福儿道:“最后要撒上盐还有别的佐料,我正在试,看看咋样好吃,不然就这样烤一下,别人都会做了。”

    “就是,这样才是独一份。福儿,你弄,我来尝,保证选出最好吃的。”王花儿很自信。

    又过了十来天,王福儿弄出了包括基蛋卷在nei的是来个这种吃食,那边赵舒林和宋长卿已经把铺子租下来了,很小,也就大概十平方吧,好在深度还可以,里面放烤炉,外面放卖的。

    “这烤炉师傅已经弄好了,还是舒林从他家里挖过来的。到时候你直接?.

农家女第23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