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21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21部分阅读

      已经在斗那只黑色的小狗了,这小狗长得不错,有一只眼睛还跟被人打青了一样,是一圈白的,王小宝看见新鲜玩意儿,也忍不住的要爬过来。

    “咱给小狗起个名字吧。”王花儿建议道。

    “成呐,大姐要不你起一个吧。”自家大姐平时很少有发言权,不过看她的样子很喜欢这只小狗哩。

    王菊儿忙摆手,“我不成呐,还是福儿起吧。”

    王福儿和王花儿还是缠着王菊儿让她起,王花儿说福儿要起就是那种听不懂的哦,还不如大姐起的好,王福儿也承认自己肯定没有大姐起的好,王菊儿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那就叫小虎吧。”

    “行哩,小虎,你到时候可要好好的看门啊,不相关的人要进来就咬他们知道不?”王花儿和小虎说道。

    “二姐,把人赶跑了就成,要真咬到人了,到时候咱们还要出钱哩。”王福儿说道。

    “对对对,咱出钱可就太冤了,小虎,你可都听见了啊。”

    小虎就在王福儿家里安家落户了,吃饭的时候也不挑食,很好养活,有陌生人来了,也会立刻叫唤起来,家里比以前要安稳多了。

    冬天渐渐的来临,王家村却出现了一件怪事,最开始是有一家的猪不知道咋回事不见了,那家人自然是哭天喊地的,找到里正王得财,要求抓住小偷严惩。

    这一头猪可是庄户人家的命根子,好不容易养了一头猪,来年这买种子添置点啥可都要用到卖猪的钱,本来是想着味道冬天然后卖掉的,但是现在却不见了,他们赌咒那贼娃子不得好死,可是骂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起作用啊。

    里正王得财很恼火,村里出了这种小偷小摸的事,不是他这个当里正的没有做好吗?万一闹到上头去,自己这个里正还当不当?虽然这里正不算什么官,但是村里的人谁不敬自己?

    该死的贼娃子!要是让我逮到了,我一定要把他的双手给剁了才行!小偷小摸的行为最要不得滴!

    可是这事还没有过多久,又过了四五天,又有一家人的猪也没有了,而且据说这次有晚上起夜的人看见了,动静,不像是人,倒像是啥畜生干的,听人的动静,一下子都跑了!

    “肯定是狼娃!前几十年,咱们这村里还有狼娃子跑下山,叼走了一个娃子哩。”村里年老的人说道。

    “我看也像,这几次偷猪子都有血迹哩,要是人肯定不会这样!”大家都在里正家的院子里七嘴八舌的说开了,这可了不得了,王家村多少年都没有出现狼娃子了,虽然这古代不像现代,野生动物都被打的没了影儿,但是这王家村人口密集,狼娃子咋敢下山来呢,不是找死吗?

    可是狼娃子不断没有找死,还让王家村的猪子死!

    人群里一下子就沸腾开了,有年轻的小伙子就表示要上山把这狼娃子给打下来,让它再祸害村里的人?

    王得财让大家安静,谁知道狼娃子在哪个山头啊,谁知道是一只狼还是一群狼啊,万一是一群狼,那岂不是找死?

    有经验的人说道:“肯定不是一群狼,要真是一群狼,也不会一次就祸害一头猪,是落单的狼,到冬天没有吃的了,才逼着下山哩。”

    可是就是这样,难道咱王家村的猪就应该被拖走?肯定是不行的,于是王得财组织强壮年要把逮狼娃子的事弄得妥妥当当的,不然这村里就不会安定,不安定,大家伙都没有心思做别的,整天都要担心会不会被狼娃子袭击,有小娃子的人家还得担心自己的娃子被狼娃子给叼走哩。

    戚氏后怕的不行,对三姐妹说道:“天一黑,就不准出去了,晚上的时候把马桶弄进来,就在屋里起夜,还有,从今天起,你们三个住一个屋子,知道把狼娃子逮到为止!”

    王福儿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个事,想一想,真是可怕啊,竟然有狼下山找吃的,要是把人吃了,那简直是太可怕了!而且自家还是挨在山头呢。

    不过奇怪的是那狼娃子竟然是朝村里那边袭击了!张婶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孙子说道:“那狼娃子肯定是从对面山头过来的,我们这边没事。唉,现在人心惶惶的,我得把孙子送到县城里去,要出了事,我的命也不要了!”听说狼娃子最喜欢吃小娃子,因为肉嫩,她孙子可不是刚出生的?还是让儿媳妇去县里去,最好等事情都平息了,再回来。

    唉,这狼娃子你跑到深山里,啥东西吃不到啊,你跑到这人多的地方,偷嘴吃,到时候不是被人直接打死吗?还弄得大家都不得安生!

    戚氏听了张婶的话,也有些心动,要不,把自家的娃子也送到妹子那里去,不然一个不注意,被狼娃子叼走了,那可咋办?自己目前也就只能随身看着小宝,另外三个闺女,要是出事了,自己还不如死了呢。

    等王铜锁和大家商量完,回来,戚氏对他说了,王铜锁说道:“我也担心哩,只是现在大家都在忙着抓那狼娃子,没有人送她们去县里呢。”

    “咱去找一趟家安,让他送他们去,荷花那边也得送过去,我就怕这狼娃子一下子串到青山村了!”

    “行,我现在就去和他们说,让他们也防范着点,咦,我咋没想到哩,家安是打猎的好手,要是有他帮忙,这狼娃子肯定是逃不脱的!”

    王铜锁是激动的立刻去找戚家安去了。过了一个时辰把戚家安给叫到了家里,又带着戚家安去找里正去了。

    青山村还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戚家安去那丢猪的人家实地看了,又听大家说了,就断定这肯定是一只狼过来闹事了。决定留下来帮大家伙儿把这狼娃子给弄下来。不然大家心里都不安,

    并且跟自己大姐说,不用把人送到县里去,他肯定能把这狼娃子给弄下来。

    先是让大家把在村口做的障碍给去掉,这堵塞的方法行不通哩,狼娃子本来就比人狡猾,见这不通,肯定会想别饿办法来的,最好是能引着它过来,然后给逮住。

    戚家安凭着经验决定要在离村口最近的一家设个陷阱,这家人没有猪子,于是谁家能贡献出一头猪就成了问题。毕竟不是一文两文钱的事,谁乐意啊。王铜锁一咬牙,自己把小舅子请来,就是为了村里能尽快的把狼娃子给弄走的,现在没人支持,不是打自己和小舅子的脸吗?于是说自己愿意出这头猪。

    ☆、好人有好报滴

    别人都松了一口气,不是他们不愿意出,而是,大家都不富裕哩,本来就是为了抓狼娃子,不让它再祸害自家的猪,现在让他们割肉,那是真的没有那个魄力的。

    王得财对自己村里的人很失望,人家一个外村的人都这么热心的过来帮王家村,可是自家村子里的人不争气,还让来出主意的王铜锁出血,丢人啊,丢人,他大声说道:“我是村里的里正,这事,我要负大责,铜锁你不要和我争,这猪子就我家出!”

    里正一句话就定下来了,而里正老婆却在人走后,恨不得跟自家男人干一场!“人王铜锁都乐意出了,你说个屁话啊,你当咱家的猪是大水飘来的啊。就你能耐!”

    “你个婆娘懂个屁!我要是真让王铜锁出这头猪,我这里正也当到头了,你想一想,是你男人继续当里正好,还是损失了一头猪好?再说了,王铜锁的小舅子可是保证了会把那狼娃子抓住的,咱的猪也没有损失,你就是眼皮子浅,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咱现在还只是舍一头猪哩。你想叫村里的人都知道我这个里正当的不称职吗?”

    里正的一番话让里正老婆一下子没有了声响,自家男人说的对,自家之所以能有今天还不是男人当里正赚来的,要是这事真的自家不出力,那么过几天村里人就会说三道四,说不定男人的里正就不保了,算了,心疼就心疼把,猪子没了还可以再养,这里正的位置没有了,再想拿过来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当天晚上,没有动静,又过了一天,还是没有动静,就当大家都以为这狼娃子不会来的时候,这狼娃子竟然来了,好在戚家安是一直坚持着晚上守在那猪圈旁边的,一箭就射死了那狼娃子,第二天去里正家里看热闹的人,都发现好大一匹大灰狼,看得人心慌慌的,胆子小的人都不敢看哩。

    里正王得财是高兴的很,自家的猪也保住了,这狼娃子也被弄死了!他对戚家安只有感谢的份儿,对他说,既然这狼是他打下的,那么猎物也该归他,这狼皮也能卖个好价钱呢。

    戚家安推辞不要,而听到消息的丢猪的人赶忙过来,说自家损失那么大,这狼娃子应该归自己!

    里正很恼火,村里咋竟出这样的人,人家好心帮自己村里除了害,现在送一个猎物也不为过吧,何况真的是人家射的!

    “都瞎嚷嚷啥?你们是不知道感恩还是啥的,要是这狼娃子不被逮住了,你们丢的东西更多,还想要东西,都给我回去。”

    “得财大哥,你可不能这样说,我们本来就是受害者,这要是不找点损失,我们明年都过不下去哩,戚兄弟要不要这头狼都没有事,可是我们的娃明年就惨了,我们要是真的有本事,也不会做

    这样的事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他们在掰扯这话的时候,戚家安和王铜锁就离开了,实话说,戚家安并不像通过这个得到什么好处,要不是姐夫过来请自己,要不是大姐一家子在这王家村住,自己也不一定来,现在事情已经了了,他也该回家看儿子去了。

    “家安那,你不要放在心上啊,他们也是穷怕了。”王铜锁不好意思的说道。

    “姐夫,看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要真的贪那点东西,我还不如自己去山上打呢。你就放心吧。”

    王家村出了狼并被人给一箭射死的事情在各个村里传了开去,不知道咋的,事情竟然传到镇上的捕头那里,捕头又在认识的人中间吹嘘,去县上公干的时候,也不忘说道说道,结果就有人听进去了,王福儿姥姥家没过多久就有人带着礼品过来请戚家安去给一个县上大户人家当教习。

    “说是一个月给三两银子,管吃管住,我们也能跟着过去。”王荷花回娘家这边说道。

    “那户人家到底是干啥的?”戚氏问道。

    “是开镖局的,开始想要家安去当镖师,不过我和娘都不同意,这镖师一年到头都不在家里呆着,家安就是射箭射的好,功夫方面不咋样,那过来的人也没有勉强,只想着让家安去教他们的人射箭。”

    “我看成,你们还能跟过去,家安也算是有了一份活儿了。成了师傅,以后弟子有出息了,也能孝敬你们哩。”

    戚氏想着自家弟弟也不能一辈子靠打猎为生,而且去了县里还能和家敏在一起,相互也有个照应,比在青山村强。

    “大姐说成,那就成,家里也有几亩地,我们想着是租给别人,到时候够我们口粮就行。只是我

    们一走,这秀水镇只剩下大姐们了。”

    戚氏道:“你们有出息,我才高兴哩,我和你三哥都是住不惯城里的人,在这乡下我们自在,你三哥是离了庄稼地都浑身不舒服,我也一样哩,到时候孩子们长大了,他们有什么想法是他们的,现在我们也有骡子了,想要去看你们,不过是多走几步路的事,你们就放宽心,把你们的日子过好了就成。”

    “唉,我们知道了!”

    赵氏知道自己的小女婿要去县里给大户家做教习,高兴的逢人就说,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自己当年眼光好,一下子就看中了这个女婿,现在女儿和外孙子都跟着享福哩。

    知道真相的人都在心里乐,不知道真相的人附和着恭喜,戚家安可是王家村的恩人,恩人有了好去处,他们也为他高兴。都说好人有好报,这不就是现成的?人家不求报酬的给王家村赶走了隐患,现在就得了好事。

    没过多久,王福儿姥姥一家子都去县城去了,人家那镖局专门给了小舅舅一个小院子,就是想要他把家人接过来猪,然后安心的教这镖局的徒弟。这走镖的人那,到山道道的时候多,你的功夫再好,赤手空拳的和畜生搏斗,也太不划算了,还把自己弄伤了,所以他们现在就是想培养十来个射手,到时候能跟着一起走镖,刚好这镖局的东家在外面听到了戚家安的事情,于是就过来请人了。

    赵氏现在走路都带着风,前一段时间大女儿王梅花让她很是恼火和丢面子了一回,现在小女儿和女婿给自己挣回了面子,她高兴的很哩,王老头让她不要那么得意,她都不听,说:“还不让人得意一回?我又不是去干坏事!现在咱村里的人都说咱女婿是恩人呢。”

    “话是那么说,但是你也别老提恩人不恩人的,让人家烦了,都变成讨厌了。”

    “行了,我知道哩,我再高兴几天再说。”

    王老头是无法,人家自己的亲爹亲娘都还没有得瑟哩,你这个当丈母娘的还抖起来了,悄悄她那个样呢。

    王梅花自从那件事后,倒是很少过来这边,她也不想这样,可是每次过来,到了三哥门口的时候,就被赶了出去,一点儿情面也不留。还以为三哥是说狠话,过后就气消了,谁知道他是来真的?现在从三哥那里顺东西也顺不到了,更严重的是,三哥不和自己家走了,这逢年过节的,东西也没有自己的了。婆婆指桑骂槐,自己的男人也没有以前对自己好了。

    现在又听荷花有了好前程,更是觉得自己命苦,又偏心爹娘没有给自己说门好亲,让自己现在苦哈哈的过日子。

    “咋还不去做饭?天都快黑了!”王梅花的男人说道。

    “你自己不会去做,没本事让我过好日子,天天还要我伺候你!”王梅花怒道。

    “你个婆娘说啥话?皮痒了是不是?”王梅花男人也骂道。

    王梅花不怕,“咋?你还想打我?我告诉你,你打了我,我几个兄弟立刻把你打的下不了床!”她可是知道,不管自己咋样,几个哥哥弟弟都不会允许王家的闺女被外人欺负的,自家男人肯定也知道这一点,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王梅花男人确实是怕自己的几个大舅哥小舅子,倒是真的不敢打这婆娘,不过他说道:“不就是看你妹子现在过的比你好,你眼红呗,说我没本事,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要不是你,我们现在还和你三哥好好的走着哩,哪有自己的亲妹子帮着外人算计自己的亲哥哥的,人家现在不认你也是你活该!我咋这么倒霉娶了你这个婆娘哩。”

    这话触碰到了王梅花的痛脚,她嗷的一声,只扑到自家男人的身上,两个人厮打起来,喜娃子和二妞看见了都大哭起来,可是却没有办法。

    王梅花的婆婆听见动静也不管,反正自己的儿子肯定打的过那婆娘,就让她受点教训,免得天天没事找事。

    所以第二天,王梅花顶着一脸的伤去找赵氏和王老头了,赵氏一看女儿的伤,就问道是咋回事,王梅花说是女婿打的,赵氏正要跳起来,王老头说道:“把女婿请过来,我倒要仔细问问到底是咋回事。”

    王梅花心里一颤,她也把自家男人的眼角都抓破了哩,要是让他们看见了,肯定会说自己的。

    可是她不甘心啊,对王老头和赵氏说道:“爹,娘,你女婿因为我和三哥不走动了,就想要作践我呢,娘,你就替我想想,我和三哥是兄妹,要是一直不走动,那不让人说闲话?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你们替我和三哥说和说和,我一定不会再惹事了,好不好。”

    没错,她今天过来,就是想和王铜锁那边再走动的,她顶着这伤就是想要爹娘看自己混得有多惨,然后爹娘一心软,就去和三哥说了,只要爹娘和三哥一说,三哥是个孝顺的,那么肯定会答应,那自己又可以捞着好处了。

    赵氏说道:“老头子,我觉得梅花说的对,他们都是我生的,要是就这样生分了,咋成哩?要不你去说说,好歹是他妹子,哪里有隔夜仇?”

    “你要说,你说去,我不去说,梅花做的事差点要拆散了老三一家子,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好,个死老头子,你不说,我去说,我就不信我这个当娘的,说句话还不管用了!”

    ☆、忽悠人

    想当然的,王铜锁自然不会答应,赵氏气得骂道:“你妹子是做错了事,可是现在她不是后悔了吗?你当哥的咋这么狠心?她因为这件事在婆家很不好过哩。”

    “娘,有的错是可以原谅,有的错是不可以原谅,你也说她是我亲妹子,但是你见过有那个亲妹子会和外人一起算计自己的哥哥?娘,要是我自己不小心,现在就是我家破人亡了。”

    赵氏讪讪的,“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那秦玉珍不是没得逞吗?”

    “乃乃的意思是一定要得逞了才是不可原谅的吗?”王花儿说道。

    “看看,看看,大人说话,小娃子插什么嘴?老三,你管不管?我这乃乃当的,连一个小娃子都敢说我了。”赵氏怒了。

    “娘,花儿说的对。”王铜锁是支持自己的女儿的,赵氏气得直指着王铜锁:“好啊,你现在有本事了翅膀硬了是不是?你不孝啊你,你挤兑你老娘啊,我不活了啊。”

    “乃乃,咱爹咋不孝了?我还说咱爹什么都第一个想到也和乃乃呢,每回从镇上弄了好东西,第一个必定是叫我们给也和乃乃送去,要是这样做不算孝顺,那以后就不做了好了。”王福儿也火了,本来就是大姑对不起自己家,乃乃是是非不分,非要自己家原来大姑,原谅了大姑等着她以后再上门顺手牵羊啊,大家都不是傻子,还干傻事啊。

    赵氏直气得说不出话来,连个小娃子都干和自己顶嘴。王福儿继续说道:“当然,我爹娘还是会孝敬也和乃乃的哩,就是我们长大了,有本事了,也不会忘记也和乃乃,就是小宝也不会,因为没有爷和乃乃,就没有我们。可是大姑不是啊,没有她也照样有我们啊。也和乃乃与大姑本来就是分开来算的。我们当然是只亲爷和乃乃,不亲大姑了。”饶吧,饶吧,把你给饶晕了,就好了。

    “乃,我们还打算,看这冬天快要到了,天气也变冷了,乃乃你的棉衣都有些旧了,准备去镇上多扯几尺布,好给乃乃做几身哩。可是姑要是来找我们,我们就没有时间去镇上了,那只好把这事给弄没了。唉,大姑每次来,都说乃乃太小气了,都不给她带东西回去,还说乃对小姑好的多,每次都把同样是她的女儿,不就是因为大姑父没有本事,所以乃乃才会嫌贫爱富,还说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乃亲生的哩。大姑还说,她早就看上了乃那个匣子里的银镯子,等以后一定想办法弄到手,不能让乃给别人了。”这一招叫挑拨离间,就不信乃听了这些话,还会替大姑说好话。

    果然赵氏听了这些话,把自己的闺女给怨上了,王福儿又让王小宝过来逗赵氏开心,最后戚氏又把脱好壳子的大米给了赵氏一袋,赵氏就什么怨气的话都没有说了。

    “唉,乃总算走了!”王花儿说道,“福儿,你可真能瞎掰,咱大姑说过那样的话吗?我咋不知道?”

    “嘿嘿,这还用亲耳听到,大姑明显的就是表示的那个意思,她嫉妒咱小姑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那银镯子的事情也是有影儿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啊。”王福儿很认真的说道。

    王铜锁还是不大不小的受了点打击,出去干活去了。戚氏揪了揪王福儿的脸蛋,“鬼机灵儿!不过,娘觉得你做的对!”

    东西给老人,她乐意,毕竟是自己的长辈,养大了自家的男人,不管怎么不好,孝敬都是应该的,但是梅花那个人,她是一点儿也不想理会,她自己都没有把哥哥嫂子当亲人看待,为啥自己要上赶着对人好,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而且就像福儿说的,要是自己家还是跟没有分家前一样穷,她王梅花还会不会这样巴着自家不放?肯定不会的,既然她只看重钱财,那还怜惜她干啥?

    王梅花铩羽而归,知道事情不好办了,其实这些人都存在占便宜的心理,总想着不劳而获,要是自己正正经经的苦干,早把日子过好了,可惜脑袋转不过弯来。

    地里的麦子起了霜,种了拐枣树的人家可以吃拐枣了,不然以前吃肯定会涩的要命,就是柿子也是一样哩。狗蛋家的拐枣可以吃了,引得好多小娃子在树下面张望,狗蛋娘看得可乐,就多摘了一些,分给了大家伙儿,王福儿去看热闹,也分到了一些,吃起来甜滋滋的。回去给大姐二姐,王小宝不甘寂寞,也要吃,他现在牙齿已经长得齐全了,吃东西可快了。

    外面大门有响动,小虎也汪汪汪的叫了起来,王福儿等人你赶紧过去看,“你咋过来了?”王福儿问道,来人是好久不见的赵舒林,看他的样子感觉怎么像是离家出走的娃子一样,身边一个下人或者大人也没有。

    赵舒林低着头不说话,王福儿没法,只好把他给拽进门里去了。

    最后给他洗了脸下了手,大家才知道,他真的是偷偷离家出走的,戚氏忙说道:“你这样,你家里人该多急啊。你先在咱家住着,我让你铜锁叔给你爹报个信。”

    “婶儿,别去了,我不想回家。”赵舒林赶紧说道。

    “为啥?和家里人有什么仇?你看看福儿他们,平时我们生气了,要打她们,她们也不会离家出走哩,你爹和你娘肯定是要急坏的。”

    “我爹才不会急哩,他要给我找二娘哩。”赵舒林来了这么一句。

    可怜的娃子,不会因为这个才愤怒离家出走的吧。可是赵叔叔不像是那种人啊,但是人不可貌相,也说不定。

    这下把戚氏给难住了,这乡下人过日子都是一个老婆的,这要找第二个老婆到底是咋回事,她,也说不明白哩。忙给王福儿使眼色,戚氏也偷偷的离开了,她得让铜锁赶紧去通知赵舒林的家人,不管是啥原因,这当父母的是最着急的,有什么事也得当面说清楚哩。

    王福儿对赵舒林说道:“我觉得吧,赵叔叔不是那样的人,你肯定听错了,是不是你乃乃的主意?”

    她知道他这个乃乃不是赵舒林的亲乃乃,是赵叔叔的后娘,而这个后娘也生的有儿子,但是赵叔叔自己有本事,把家里的家产弄得牢牢的,而那位后娘的儿子倒是也分了家产,只是没本事经营,就打起了赵叔叔的主意来了。

    赵舒林点了点头,可不是这样,乃乃说娘只生了自己一个,太对不起赵家了,娘也经常上香拜佛,可是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于是就说了想要给自己找个二娘,说什么给自己生弟弟,他可不敢哩,因为娘会伤心难过。可是没想到爹竟然一句话也不说,他一生气就想着离家出走,反正大家都不重视自己,当自己跟没有的一样,那就不在家里碍他们的眼了!

    可是出去后,又不知道去哪里,又想到那次元宵节被人抓住的事情,有些害怕,就想到了王福儿这里,反正他们也想不到自己会躲在这里,让他们急去吧。

    以上是赵舒林所想的,小孩子就是幼稚啊,用惩罚自己的方式来惩罚自己所爱的亲人。

    “那你这不听话跑了,你乃乃和你二叔不正高兴哩,最好你出了事,你家里的东西没有人继承,给你二叔一家子好了。”什么嘛,学叛逆少年?这年纪还不到吧。

    “他们休想!”赵舒林难得有火气。

    “这才对嘛,你干嘛要离家出走,你得在家里,让你乃乃的事情弄不成,咱专门拖她的后腿,我说你乃乃也真是的,既然想着你二叔一家子,干脆过去和你二叔一起住得了,现在住在你们家,还这样,真是。”相比较起来,自己的乃乃还是可以的了,这人哪,还是那句话,就怕比较。

    ☆、离家出走的赵舒林

    “可是,我爹啥话都没说哩,他肯定是乐意了,我娘咋办?”赵舒林问道。

    “赵叔叔没说话就是答应了?你傻啊,你觉得你爹知不知道你二叔一家子的德行?还有,是你和你爹亲,还是你乃乃和你爹亲?要我是你,直接找上赵叔叔,跟他说自己不想要二娘,你反正是你爹的儿子,他又只有你一个,肯定会答应的。我问你,你乃乃是不是一直帮偏着你二叔?”

    赵舒林点点头,王福儿说道:“看看,你都看得出来,赵叔叔还看不出来?他才不会要你乃乃那安排的人哩,你就放宽心吧,赵叔叔肯定心里有数,我说,你这离家出走也太不划算了,到时候挨揍可别说你认识我啊。”

    赵舒林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个时候他的肚子也呱呱的叫了起来,赵舒林一下子脸变得通红,太丢人了。

    “我说,你也别害臊了,你刚才还哭了哩,这有啥?你等着啊,我给你做点吃的,咱们有啥事也得吃饱才有力气。”

    赵舒林狼吞虎咽的吃了三碗饭,他实在是饿极了,从离家出走的时候,他都没有吃一点儿东西,又从镇上走到这里,累都累死了,如今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不斯文的闻听了,吃饱肚子为大啊。

    这小子还真是不可貌相啊,王福儿想着,觉得离家出走应该是宋长卿那种性格的人会做的事,赵舒林这么老实的娃也会离家出走,不可思议啊,不过联想到元宵节那天他被拍花子的给拍了,说不定他真的是有这个前科哩。

    王铜锁去找赵清明去了,赵舒林现在情绪已经平稳下来,正在这院子里左看看右看看,什么都觉得奇怪,王福儿说道:“上次你不是和宋长卿看过吗?”

    “上次是在夏天,这次是冬天,不一样,上次这里还没有这棵树哩。”赵舒林指着一颗柿子树说道,上面挂着几个红柿子。这柿子树今年第一年挂果,只长了三四个,真是可怜的很。

    行,你记性真好!王福儿心里说道,那么长时间了,还记得。真够可以的。

    王福儿问道:“你家里有没有啥花种子?”

    物质生活提高了,就想要睛神生活,王福儿决定在院子里种点花,也美化美化自家的院子,不然都是青草,到了冬天还啥都没有,不好看哩。

    “有啊,我回去问问,到时候给你送过来,你不用种了,到时候我给你移过来吧。我家里的花挺多的。”

    “不行,我要自己种哩,自己种的,看着它最后开花,那才叫好呢。你千万别直接给我,我也不要。”她可不想要她家的那些东西,种子倒是可以要,不然他乃乃又要说什么了。咱虽然是乡下人,可也是有自尊的。

    “那好吧,我弄点好的种子。”

    “你弄点常见的花的种子就成了,我们这边要是太好的花,种不活哩。”

    正说着,门口小虎又开始叫唤了,然后进来了王福儿的爹,然后跟着的是赵叔叔,宋长卿这家伙也来了,看见赵舒林,忙喊道:“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赵叔叔,我说的对不对?”

    赵清明严肃的看着赵舒林,赵舒林低下了头,王铜锁忙道:“赵兄弟,咱进屋说去吧。”

    赵舒林乖乖的跟着进去了。

    在别人家里,他不好来教训自己的儿子,“多谢王兄弟收留舒林!”

    “赵兄弟,你说的啥话,可千万不要这么客气。”

    “应该的!舒林,还不赶紧谢谢你王叔叔!”

    “王叔叔,多谢你!”

    “可别这样,赵兄弟,你这样,我可不敢应承啊。”看他们父子有话说,识相的人都赶紧出去了,把这屋子留给这父子两。

    宋长卿跟在王福儿后面,说道:“赵叔叔去我家找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他在你这,果然是这样啊,没想到赵舒林胆子还挺大,你知道他家发生啥事了吗?”

    王福儿说道:“他乃乃要给他找个二娘,他不乐意,就跑出来了!”

    “又是他乃乃!真是太过分了!福儿,你不知道,舒林他乃乃不是她亲乃乃,就是不想要赵叔叔一家子好过。肯定是他二叔挑唆的,太没劲了,在生意上不如赵叔叔,就想歪门邪道,太不要脸了。不过,赵舒林他跑啥跑啊,这不是称了别人的心了吗?就是跑,也过来找我啊,我给他出主意啊。”

    “你说啥啊,是不是我这里就不能过来了?“王福儿不高兴测说道。

    “不是,我没有那样说啊,你想错了,我是说,我脑子比较好嘛,肯定能给他像个办法,让他乃乃得逞不了。“

    哟,你还成了诸葛亮了,还想办法哩,真是个自大的家伙。

    “你别不信啊,我跟你说,我都想了好几个办法了,你要不要听?”被王福儿鄙视了,宋长卿决定要让她刮目相看。

    “得了,你回头跟赵舒林自己说呗,我不想听。”咱农村人,只要把日子过好就成了,这些为了家产算计啥的,咱不想听哩。

    “好吧,那算了,我跟赵舒林说吧,今天我们刚在半路上就碰到了你爹,然后就一起回来了。我可是现在一点儿东西都没吃,你可得招待我,不能像上次一样,把我弄到我舅公那里去,我现在是在做好事哩。”

    “你不会回去去客来居吃去啊,我保证赵叔叔欢迎的很。”

    “切,那厨子不知道给多少人做过饭,一点儿用心都没有,我才不娶吃哩,王福儿,你就随便给我做点啥呗。要不我给你付工钱。”

    “得了吧,显摆你家里有钱啊,那就是有钱也不是你自己赚的,都是你爹你娘的,有本事你自己赚钱去,到时候再说。”王福儿说道。

    宋长卿被说的一愣,“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就自己赚钱,别瞧不起人哩。”

    那边赵清明和赵舒林已经谈好了,赵清明再次表示感谢,麻烦王铜锁一家了,然后就要告辞而去,说家里人着急哩,戚氏还想请他们吃饭,不过人家家里着急,就没有留下,宋长卿满脸遗憾的跟着走了。

    赵舒林已经从他爹那里知道了,“他爹当时没有反对,只不过是想拖时间,布置一下,现在因为他离家出走,直接就开始行动了,乃乃说的什么二娘,不过是二叔和乃乃给自家爹设计的圈套,那人本来是已经有丈夫有儿女的哦,要是自家爹真的纳了她,那么等待爹爹的就是告上公堂,然后把爹爹的名声搞臭了,最好是被关押起来,自己家的家产就落到了二叔手里了,就是客来居也成了二叔的囊中之物,因为赵舒林自己小啊,管不过来。

    他爹可不是那么就容易上当的,已经和那女的丈夫说好了,到时候反过来告自家二叔拐卖良家妇女,反正那人也是要钱,那么自己就出双倍的价格,拼钱而已,赵清明肯定是拼的过自家二弟的。

    既然对方要置你与死地,那么还容情干啥?也趁此机会让老太太彻底的消停,他就不信一个坐牢的儿子还能干啥。不过到时候要是老太太让自己去救自己的二弟,那么这条件都随自己开了,他可不是好惹的人,要算一笔总账哩。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小迷糊的地雷!

    谢谢亲们的支持!

    ☆、老天爷不长眼

    “这鬼老天,咋不下一滴雨!”老农看着干得都要裂缝了的地,觉得生活无望。

    已经有一个来月没有下雨了,地里的庄稼都变蔫了,王家村所有有地的人家都只能是去河里挑水灌溉庄稼,但是王福儿家门前的凉水河也已经快要干了,原来水很深的地方也露出了石头,可把人给愁死了!

    王福儿现在已经十岁了,这两年家里靠和王老板销售腌基蛋,也攒了不少钱,王铜锁还是那个想法,多买地,所以他们家手里头都有三十来亩地了,本来是预备着秋天的时候把现在的土坯房换成青砖房,可是看今年的这个情形,庄稼收成不好,这个时候,你家里还大咧咧的盖房子,不是招人恨吗?

    说不定还有人会挨饿哩。

    幸好这几年王福儿的爹爹在后山洞里多储存了粮食,不然这样的天,家里的孩子都得挨饿啊,当农民真的不容易,靠天吃饭,老天爷要是不赏给你一口饭吃,你就得饿着啊。

    “爹,今年咱们的粮食收不到好多吧。”王福儿问王铜锁。

    王铜锁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唉,天太旱了,好多苗子都枯死了。”

    “爹,咱家的粮食够吃不?”王福儿问道。

    说到这个,王铜锁心里舒坦了,“够哩,咱们旱地也多,像苞谷,还有红薯,山芋,都耐寒,洞子里还有稻谷,够咱们吃的。”

    “那要是租户们收不起来粮食,这一季就减免了吧。”首先是自己能吃饱的情况下,才能做善事啊,要不是老爹能保证自家不饿肚子,她也不会提这个建议。虽然有些自私,但是王福儿不后悔,不然自己都还吃不饱哩,还顾得上别人?

    现在看这天气,就是收粮食也收不到几点,与其要那少的不能少的租子,还不如就做个好事,也让这些租户们能够记住自家的好。

    “我福儿就是心善哩,爹也想这样,咱不能为富不仁。”王铜锁说道。

    “爹这事你和那几个租户悄悄的说就成了,可要嘱咐他们不能说出来啊。”王福儿说道。

    “这个是为啥?”王铜锁有些不理解。

    “爹,你想啊,现在好多人都收不上粮食来,咱们村里的大户是谁?是周地主吧,你觉得周地主会不会给大家伙儿免租?肯定不会吧,但是别人知道咱家给那几个租户免租了,到时候拿咱家和周地主说话,不是把周地主给得罪了?”还有,就是二伯母他们知道了,还不上门打秋风?毕竟人家都没有东西吃了,你们还减免租子,这是啥情况啊。虽然这租子也没有几个,但是人家会不信。

    “对对对,福儿你说的对,我这就和他们说清楚了。不让他们说出来,可不能因为咱做点好事,把自己个给弄麻烦了。”王铜锁忙说道。

    戚氏听了这个主意后,也觉得好,他们夫妻本来就是个老好人,看这老天爷不赏脸,也做不出那种狠心逼要租子的事情。说起来,这夫妻二人的心思就单纯了许多,不像王福儿,还想了各个方面,才这样做。看来,咱不是好人哩,就一点点的怜悯心。也就是看收不上多少租子才这样的。

    腌基蛋估计到了秋天会少,因为天旱,这基蛋产量也不高,时候有些青黄不接啊。算了,哪里能什么都顺心,相比较起来,自家的情况都不知道好了多少了。

    那几个租了王铜锁的地的人,知道东家的好心,心里都感激不尽,本来这大旱,肯定是收不上几个庄稼了,要是还要分一半交租子,那可真是雪上加霜了,说不定家里都要有人饿死,现在好了,多多少少能匀出一点粮食,大家凑合着和稀汤也撑过去吧。

    “东家,您就放心吧,这事我们决对会烂在肚子里的,不会让别人知道。”人家东家好心,可不能连累了东家。本来人家就没有这个责任给咱免租子,现在人家这样做了,那可不能给东家惹麻烦。人要知道感恩!

    天气越来越热,可惜老天爷还是不赏脸,不下雨。农民的脸更难看了,就有人传出来,是不是没有给龙王孝敬,所以才惹怒了龙王不给咱下雨。

    这话十个有九个信的,王福儿不信,迷信嘛,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是小的,你不可能去撼动整个村的人,甚至是这个时代的人的思想,那是找死,说不定还会被骂成疯子。

    秀水镇的十来个村子的里正聚在一起商量,要给龙王上供,用来求雨。所以每家每户?.

农家女第21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