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17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17部分阅读

      的豆腐那不是夸哩。福儿,你表姑姑还好吧。”

    秦婶突然问道。王福儿自从镇上回来,就见过那位表姑姑一面,感觉长的还行,至于性格吧,没说过话,不知道,这秦婶问的是啥意思?不管啥意思,王福儿含糊的点头,觉得回去问问娘才好,别又是有什么事发生吧。

    王福儿端着豆腐回家了,然后把秦婶问那位表姑姑的话说了,戚氏也没有说啥,只是和王铜锁私底下说了,“秦嫂子又问秀娥的事了,看来是看上秀娥了,你觉得咋样?”

    “秦嫂子家倒是富足,要是说成了也是好事一桩。你去问问咱姑的意思,要是双方都有意,咱们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戚氏点点头,对王铜锁说道:“福儿这丫头,脑瓜子就是比我们灵,你说我咋就没想到把这虾子煮熟了晒干哩?以前都是浪费了,也不知道这丫头是随了谁了。”

    他们两口子都是老实八交的,脑袋瓜子可没有那么灵活,王铜锁笑道:“这还不好?哇哦倒是希望孩子们都能这样,以后也不受欺负。”

    王福儿也偷偷的问王菊儿和王花儿,知不知道关于表姑姑和秦婶家的事,王花儿表示自己不知道,王菊儿倒是听说了一星半点,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个表姑姑还是受欢迎的,古今中外,这长的好的,就是占便宜啊,王福儿觉得自己的两个姐姐都是长的好看的,以后一定是不愁嫁。

    “大姐,二姐,咱这豆腐就只能这样吃吗?”王福儿问道。

    “啥叫只能这样吃?不这样吃,还能咋样吃?现在天气热哩,听说秦婶他们也不敢多做,就怕坏了,到时候都给扔了。”

    扔了?王福儿想起以前看外婆做豆腐卤的情况,自己是不是能实验实验哩?那豆腐卤要是做好了,合着稀饭还有馒头,真是很好吃哩。

    不过记得外婆以前都是冬天做的,夏天做会不会效果不好?其实豆腐的衍生品很多哩,像豆腐卤,臭豆腐,还有豆干豆皮,但是王福儿只记得这个豆腐卤(不是豆腐||乳|啊)的做法,其他的是看都没有看过,损失啊损失啊,早知道回来到这个地方,应该把好多小玩意都掌握明白的,现在只能说,千金难买早知道。

    不过,豆腐卤还是实验一下吧,先弄个几块,就是不成功也心里不疼,但是如果成功了呢?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哩,王福儿下定了决心,就找戚氏要了一个干净的坛子,又用热水烫了一遍,在太阳底下暴晒,然后买了几块豆腐,先沥水,切成方块大小。只等它变味了,一块块的团上调料,放进坛子里密封半个月,到时候是好是坏就老天保佑了,王福儿特意把这坛子放在了音凉的地方,就怕这天气热,可别成了个四不像的臭豆腐,那可就糟了。不过以前听外婆说这豆腐卤是越臭越好吃,但是有人就接受不了了。还是保守一些好。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君的江湖地位稳如磐石啊。

    在镇上的日子,宋长卿还带着赵舒林过来二姨这边玩了的,二姨显得很高兴,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几个人吃的是满嘴油。个个是心满意足啊。

    王福儿不禁问赵舒林,“你家不是开酒楼的吗?至于吃的这么高兴?”

    赵舒林说道:“开酒楼是赚钱的,没有这个味道。”

    这小子,还真是,思想进步啊。不过吗,这小子元宵节的时候,咋会被人贩子给抓去了呢?

    就这一段时间的接触,王福儿发现这赵舒林是个老实的娃,不会像那宋长卿一样调皮捣蛋的,按说这样的性子的娃绝对不会出现什么走丢之类的,或者因为顽皮而落单了。

    只是问别人尴尬的事情毕竟是不礼貌的行为,王福儿也决定不多嘴多舌。

    从王福儿二姨那边回来,宋长卿和赵舒林一起回家。宋长卿问道:“你家里现在咋样了?”

    “二叔他们一家子已经从屋里分出去了,不过祖母现在天天身体不好。”赵舒林叹道。

    “我说早就该这样了,你二叔那一家子都不是好人,亏得赵叔一再忍让,但是这样下去,他们还不是死不悔改?就应该给赶出去。”宋长卿说道,“还有你祖母,她是不是又借口身体不好,想要你二叔一家子再搬回来?”

    虽然说人家的长辈是不礼貌的行为,但是宋长卿觉得舒林的这个祖母特别的不像话,虽然赵叔不是他生的,但是你做人不要太过分,只顾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连他做下那么恶心狠毒的事情都可以原谅?

    “不会了,我爹不会同意的。”孝道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这需要孝道的人包庇想要害自己儿子的人,自己爹还是不会客气的。

    “这才对,你们现在酒楼生意越来越好了,就是把你二叔分出去也不怕。”宋长卿说道。

    赵舒林也对宋长卿道:“你上次是故意的吧,你和池子里的鱼有仇?”

    “是啊,我就是故意的,那池子里的与是我姑妈送给我们的,号称是一两银子一条,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么贵的鱼是不是比别的好吃一些,结果,还不是一样?”宋长卿两手一摊。

    赵舒林笑道:“那你祖母肯定是气坏了。”

    “反正有我爹哩,大不了打我一顿,让我去乡下舅公那里去,反正我也愿意去那里哩,那边山好水好,比咱们这镇上好玩多了,就是钓鱼也有一条河。山上也有野果子吃。”

    “你说的不会是福儿他们那边吧。”

    “是啊,就是他们那边,我正准备找个理由去哩,要是我祖母气还不消,那我就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赵舒林倒是露出了神往的神色,“就不知道我家里人同意不同意。”

    “你就说是去跟我玩呗,到时候我带你偷偷的去,然后再赶回来,别人谁会说啊。”

    “那行,你提前告诉我,我跟你去!”两个小子商量完毕,觉得真心很不错啊。

    王福儿在二姨家玩了将近大半个月,才被王铜锁接回家去,回到熟悉的家里,看着小宝又长高了,不由的心里舒坦啊,难怪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可真是至理名言。

    而王菊儿和王花儿也早就回来了,“福儿,等会儿咱去河里网鱼去吧。”王花儿说道。

    “好啊。”王福儿乐得不行,这天气,到水里捉鱼正好,而且王铜锁已经给这小姐两做了一个网兜,正好可以网鱼。

    因为就是在自家门口的凉水河,所以戚氏等人并不担心,只是吩咐他们不能走远了,不能去河中心,那边水深着哩。

    王花儿和王福儿忙点头,戚氏在他们走后,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丫头咋比小子还皮哩?”

    王花儿带着王福儿去网鱼,不过这河里也早就有人在那边,小男娃子们光溜溜的在河里游水,一会儿一个猛子,一个二个晒的跟黑泥鳅一样,嬉笑声不断的传到岸边,柳树下,水牛正优哉游哉的泡着澡。

    “花儿,福儿,你去去网鱼?”狗蛋穿着裤衩在河中心问道。

    “是哩,你们还不赶紧回去,多早晚被大人逮住了,又是一顿骂。”王花儿也喊道。

    “等会儿就回去哩,太热了。”他们才不想回去呢,这大热的天儿。

    王花儿就是那么一说,这些娃子是肯定不会立刻就回去的,小姐妹两个人找了个相对浅的地方,王花儿负责网鱼,王福儿在河滩翻石头捉螃蟹,还别说,这螃蟹挺多,虽然这种螃蟹肉少的很,但是也是个味儿,和青辣椒一起炒,下饭的很。

    一个下午,大鱼没有弄着,倒是弄了很多小虾米,王花儿说道:“也就这样了,大鱼是不想了,这虾子吃起来没味儿又存不了多少时间。”

    “二姐,咱把虾子煮熟了,然后晒干,现在日头也大,肯定很快就晒的干的,就和咱晒干菜一样,你说咋样?”王福儿建议道。

    “对啊,我咋就没有想到哩?福儿,你说的对,咱就这样干,等割稻谷的时候,也多盘菜哩。”

    回去和戚氏王菊儿等人说了,都觉得这个法子好,于是这干虾子也多了起来。

    一天早上,王福儿起床,戚氏让她去村里卖豆腐的地方买块豆腐回来,也改善改善胃口,王福儿兜里揣着买豆腐的钱,蹦蹦跳跳的去村里去了。

    卖豆腐的人家是祖传的手艺,大概这王家村的水源特别好,所以这豆腐是特别的好吃,这家人也因为这个手艺,日子过的很不错,人家早就是土坯房了,还有一间是青砖房,

    “秦婶,我买一块儿豆腐。”王福儿递过钱说道。

    叫秦婶的笑呵呵的从豆腐坊里切出一块儿豆腐,“是福儿啊,从镇上回来了?”

    “是哩,秦婶,你家的豆腐好吃,比镇上的还好吃哩。”王福儿夸道。

    秦婶更是高兴,“那可不?我们秦家的豆腐那不是夸哩。福儿,你表姑姑还好吧。”

    秦婶突然问道。王福儿自从镇上回来,就见过那位表姑姑一面,感觉长的还行,至于性格吧,没说过话,不知道,这秦婶问的是啥意思?不管啥意思,王福儿含糊的点头,觉得回去问问娘才好,别又是有什么事发生吧。

    王福儿端着豆腐回家了,然后把秦婶问那位表姑姑的话说了,戚氏也没有说啥,只是和王铜锁私底下说了,“秦嫂子又问秀娥的事了,看来是看上秀娥了,你觉得咋样?”

    “秦嫂子家倒是富足,要是说成了也是好事一桩。你去问问咱姑的意思,要是双方都有意,咱们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戚氏点点头,对王铜锁说道:“福儿这丫头,脑瓜子就是比我们灵,你说我咋就没想到把这虾子煮熟了晒干哩?以前都是浪费了,也不知道这丫头是随了谁了。”

    他们两口子都是老实八交的,脑袋瓜子可没有那么灵活,王铜锁笑道:“这还不好?哇哦倒是希望孩子们都能这样,以后也不受欺负。”

    王福儿也偷偷的问王菊儿和王花儿,知不知道关于表姑姑和秦婶家的事,王花儿表示自己不知道,王菊儿倒是听说了一星半点,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个表姑姑还是受欢迎的,古今中外,这长的好的,就是占便宜啊,王福儿觉得自己的两个姐姐都是长的好看的,以后一定是不愁嫁。

    “大姐,二姐,咱这豆腐就只能这样吃吗?”王福儿问道。

    “啥叫只能这样吃?不这样吃,还能咋样吃?现在天气热哩,听说秦婶他们也不敢多做,就怕坏了,到时候都给扔了。”

    扔了?王福儿想起以前看外婆做豆腐卤的情况,自己是不是能实验实验哩?那豆腐卤要是做好了,合着稀饭还有馒头,真是很好吃哩。

    不过记得外婆以前都是冬天做的,夏天做会不会效果不好?其实豆腐的衍生品很多哩,像豆腐卤,臭豆腐,还有豆干豆皮,但是王福儿只记得这个豆腐卤(不是豆腐||乳|啊)的做法,其他的是看都没有看过,损失啊损失啊,早知道回来到这个地方,应该把好多小玩意都掌握明白的,现在只能说,千金难买早知道。

    不过,豆腐卤还是实验一下吧,先弄个几块,就是不成功也心里不疼,但是如果成功了呢?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哩,王福儿下定了决心,就找戚氏要了一个干净的坛子,又用热水烫了一遍,在太阳底下暴晒,然后买了几块豆腐,先沥水,切成方块大小。只等它变味了,一块块的团上调料,放进坛子里密封半个月,到时候是好是坏就老天保佑了,王福儿特意把这坛子放在了音凉的地方,就怕这天气热,可别成了个四不像的臭豆腐,那可就糟了。不过以前听外婆说这豆腐卤是越臭越好吃,但是有人就接受不了了。还是保守一些好。

    ☆、表姑姑的决定

    家里的人都看着王福儿瞎折腾,也没有阻止,因为上次王福儿瞎折腾出来的酸笋子到最后还成了美味,说不定这又是弄什么东西哩。戚氏和王铜锁等人都没有怀疑,因为他们觉得自家闺女在吃食上面很有天分,不说这做的菜吧,就比一般人做的好吃,这随便捣鼓些东西来,也是和别人不一样。就像绣花的有绣的好,也有绣的一般的,绣的好的,这想法和针法都是超出常人的,难道你说人家是妖怪?如果有这么多的妖怪,那这世上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绣法了,所以王福儿这样的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但是如果王福儿自己私自发明什么大东西,那么肯定是被人怀疑的。王福儿秉着这样的原则,坚决的不让人起疑。小打小闹可以,得意忘形可不行。

    而且女子在厨艺上出众也是被人称颂的,这王家村的婆娘,谁要是茶饭好的,没有几个自己想出来的私房菜哩?于是王福儿的这种行为,就是在大家认可的范围nei。

    且说,戚氏去老屋那边偷偷的问了表姑姑那边的事,结果回来表情不怎么好看,王铜锁忙问是咋回事,戚氏叹道:“表妹倒是个孝心的,她说嫁人可以,但是必须要带上姑妈,我看这事悬。”

    是啊,在这地方,谁乐意娶个媳妇还附赠一个丈母娘哩?人家又不是娶不上媳妇的人家。而且又不是去做上门女婿,干什么还要养活丈母娘?

    “不行了,就和表妹说,姑妈我们养活。”王铜锁说道。

    戚氏点点头,哪里能让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因为这个原因而嫁不出去?“表妹担心的是自己嫁出去后,姑妈没有人养活,如果我们把姑妈接过来,那她就不用担心了。”

    两个心善的夫妻把自己的决定说给了几个孩子,平时最乐意反对的王花儿这次也没有说反对的话,毕竟这一家子都是善良的人,不可能是放着一个亲戚不管的。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下来。王福儿也不介意接一个亲戚过来养活,只要这个人不是像乃乃赵氏那样让人受不了,那就成,而且这么多天下来,她也听说这个姑乃乃是个老实八交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人赶出来了,试想一下,如果她是和乃乃赵氏那样泼辣的人,她那边的亲戚怎么可能赶得了她?

    而且这个表姑姑既然能自己不嫁也能顾上自己的母亲,那么她的人品就很说得过去。

    戚氏又去和表姑姑秀娥商量,秀娥也知道这表嫂是一片好心,但是她不能不知道分寸,说道:“三表嫂,你和三表哥都是好人,你们的好意我也心领了,但是我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一定要伺奉我娘,如果想要娶我的人办不到这一点,我宁可一辈子不嫁人,我娘过的日子苦,我不想和她分开。而且真心想要去我的人,一定不会介意我这一点的。”

    “可是,这在咱们这里说不通啊。”戚氏劝道。

    “那我就一辈子不嫁人!我娘生了我,我不会抛下她自己个儿过日子的。”秀娥坚定的说道。

    戚氏说不过去秀娥,只能是拿她没有办法。

    但是这事不知道怎么的,被赵氏知道了,赵氏明里暗里的说戚氏和王铜锁,“老娘还没有让你们养活哩,你们就要养活一个外人,自己赚了一点儿钱,都不知道姓什么了,不知道是谁把你养活大的吧。”

    王铜锁和戚氏被说的灰头土脸的,大概秀娥和姑乃乃也听到了闲言碎语,更是深居简出,王老头这次教训赵氏也不管用,她就是不忿自己儿子去养活一个外人,凭什么啊,现在能让她们住在这里都是自己宽宏大量的了,还让自己的儿子给她送终,门都没有!

    王老头还要说啥,赵氏就说,你家老二和老三也是小姑子的亲兄弟,为啥也不管她?我这已经算是很好的,要是真的想要我儿子养活她,那我就去老二家和老三家闹腾去,看看谁过的下去。

    王老头不说话了,他的两个兄弟确实是不像话,明明知道自己的妹子回来了,可是除了回来的那

    天过来看了一眼外,就是吗表示也没有了,是够让人伤心的,如果这老婆子再闹开了,自家妹子肯定是没脸在这住下去了,到时候岂不是成了赶她们走吗?

    他只能暗地里安抚自己的妹子,好在这位姑乃乃不是惹事的,也知道自己回来本来就给大家惹了不少的麻烦,所以就忍气吞声,只希望能有个住的地方。

    王家村的人都知道新来的秀娥是要带着自己的娘一起嫁人的哦,原来看好她的都打起了退堂鼓,是啊,谁家也不是有多富裕,养活自己都够呛,还多加一个外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是那秦婶,也知道这个事后,绝了这个念头,赶忙的给自己的儿子娶了一个外村的媳妇,其他的人更是不用说,这样一来,秀娥的婚事更是难了。

    王福儿这边做的豆腐卤效果不错,因为加了辣椒面,看起来红艳艳的,早上喝粥的时候,夹上一块,特别的下饭,王花儿揪了揪王福儿的脸,“行啊,你,随便捣鼓都能弄的这样好吃,以后有啥事都叫上我啊,二姐我帮着你一起弄。”

    王福儿说道:“二姐说话可要算数。”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王福儿在家吗?”院门外有人喊道,

    “谁啊,来咱家,还专门找你?”王花儿和王福儿都跑到院门外看去,只见一辆马车,旁边是个穿着青衣的小厮,王福儿认出来了,这不是宋长卿身边的那个小厮吗?

    宋长卿果然从马车里跳下来,“你咋过来了?”

    “我为啥不能过来哩,舒林,看,这就是福儿的家,咋样不错吧。”

    赵舒林跟着一起过来了,王福儿忙问道:“你们是自己过来的?没有去秀才公那边?”

    宋长卿支支吾吾,“当然去了,这不过来看看你,是吧,舒林?”

    赵舒林的连微红,点头。王福儿看这两人的神色就知道是在说谎,“你们骗谁呢?算了,先到我家里歇会儿,一会儿我让我爹送你们回去。”

    这两个小子偷溜出来,也不怕家里的人担心。

    “你真小气,我们是过来专门看你来的,你就不请我们吃一顿饭?”宋长卿埋怨道。

    “要不要我请秀才公过来作陪呢?”王福儿瞪眼说道。

    “可别,好了,我们是偷溜出来的,不过敢晚上一定会回去的,现在我们都道这里了,你总不会都不让我们进去坐会儿吧。”

    王花儿总算知道了事情,王铜锁和戚氏也过来看了,最后的结果,是这两个小子进门来了,戚氏说,客人到了,总得吃一顿,王铜锁是决定到时候把这两个小娃子安全的送回去,当然,他也去跟秀才公说了。

    宋长卿虽然来这王家村很多次了,但是王福儿的家开始第一次过来,而这赵舒林哩,王家村都是第一次来,更不用说王福儿的家了,所以他们是看到什么都稀奇,就连这地上吃草的基都觉得好奇,王福儿心里鄙视。

    不过这两人倒是对这院子里的葡萄架子很感兴趣,决定回去了,让人也跟着弄一个好了。

    戚氏自己下厨做了一个基蛋菜,然后拌了野菜,又拿出了一只烟熏野基出来,这一顿可谓是丰盛的很,不过就这样,戚氏还觉得怠慢了这两个小客人,毕竟人家可是镇上的有钱人家,吃什么没有?

    别说,这两个人虽然不请自来很让人头疼,但是吃饭的时候,都很规矩,一板一眼的,可见家教很好,“这个是啥?红艳艳的?”宋长卿指着那一碟豆腐卤。

    “豆腐卤,下饭用的。”王福儿说道。

    “这么小?”宋长卿觉得这么一点儿,咋下饭?还不够他一口吃了哩。

    王福儿说道:“这东西一点儿就很下饭,有些咸。”

    “那我得尝一尝。”宋长卿说着就夹了一小块,“嗯,还不错,舒林,你尝一尝。”

    赵舒林依言也尝了尝,果然很不错,他不由的想起了自家的酒楼,“这个,是用豆腐做的吧。”

    王福儿点点头,“才做的豆腐放一两天就坏了,天气热了,更是过夜就馊了,所以我想了个办法,弄成这样了,这样也下饭一些。”

    “那可不可以让我带回去一点?”赵舒林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可以,我一会儿还要给秀才公送一些去,既然你们觉得还可以,那么秀才公肯定也觉得好吃。”她最开始是不知道自家吃了觉得行的别人吃了不一定好吃,现在这两个人都认可了,那就是说明做的还挺好。

    肚皮吃的饱饱的两个人心满意足,宋长卿还想在这里赖一会儿,不过王福儿坚持要让自家爹爹给送回去,开玩笑,到时候这两家的人真的找过来,还不定有什么事哩,虽然两人的父亲都是讲理的人,但是一般管孩子都是女人家,她可不想遇到个不讲理的人家,到时候说不明白。

    戚氏还另外从菜园子里摘了新鲜的豇豆,茄子等蔬菜,让宋长卿和赵舒林带回家去,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片心意。自家菜园子现在的菜长得可好了,王铜锁驾起了骡子送这两个人会秀水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君,华丽丽的登场了!

    我的专栏:

    亲们收藏一下吧。想要积分多,作者收藏得跟上啊。

    ☆、娘娘庙上香

    赵舒林回家后,就把那豆腐卤拿去给自己的爹,他爹尝了觉得很不错,又去客来居给大厨去尝,大厨说道:“东家,这个叫豆腐卤的我觉得不错,不过,咱们得先放在酒楼里让顾客吃一段时间才行,要是好的话,可以大量的做起来,毕竟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

    赵清明说道:“这个东西也是从别人那里弄来的,我看咱们还是直接跟上次一样,把方子买下来,到时候和酸笋一样,成为我们客来居独一份儿。”做生意的人都要有眼光,何况就是把方子买下来,也不是大盘的银钱,如果还犹豫,到时候被别人抢了先机就不好了!何况,大厨都说不错,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大厨听了东家这样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东家的眼光一向很准,这也是他能把客来居经营的很好的原因之一。

    赵清明从厨房里出来,掌柜的追着过去,“东家!”

    赵清明皱了皱眉头,“是不是二老爷又赊账了?”

    身为掌柜的,这一天的账目都要清清楚楚,但是现在有了一个吃霸王餐的,还是东家的弟弟,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东家,二老爷现在是天天过来吃,还带了一群亲戚也过来吃,吃完了就记账,小的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掌柜的头疼,他也知道点这赵家的事情,掌柜的和自己的弟弟不是一个娘生的,现在的老太太是继室,当然也偏疼自己的亲儿子。如今虽然掌柜的雷厉风行的分了家,但是有人还是不服气,这不,天天过来吃香的喝辣的。

    “先记着,这事我来处理!”赵清明说道。

    掌柜的只能照办,希望东家能把这事给解决好了,不然有多少东西也不够那二老爷用,每次都是点最贵的菜,还带了一帮子人。

    “爹,咋样?“赵舒林满含期待的望着自己的爹。赵清明很欣慰,“你能想到为咱们的生意打点,就很不错了,爹很高兴。”以前觉得自己的儿子是个老实的,不适合做生意,但是现在赵清明有些小小的改变,能时刻想到自己的酒楼,这是个不错的现象。

    赵舒林被说的不好意思,脸有些红,“好了,现在跟爹一起去王家村,咱们从小事做起。”赵清明拍了拍赵舒林的肩膀。

    王福儿和赵清明父子以十五两银子的价格把这豆腐卤的做法卖了出去,赵清明还说,要是以后有什么好的东西,只管去找他,他现在的酒楼就缺这个新鲜的菜式哩。当然,这菜要好吃,且卖座的。

    王铜锁又觉得不好意思,这银子拿的也太容易了,不过赵清明说了,东西看起来容易,但是别人没有想到,这边想到了,光凭这个,就值钱。要是人人都能想到,那他家也不会卖这个了。

    王福儿保证自己会慢慢琢磨新东西的,到时候如果觉得好吃,肯定会上客来居找赵叔叔。这是双方都得利的事情,她不会觉得不好意思,而且这东西在自己手里,也不能发扬光大,还不如让赵叔叔在酒楼里卖开哩。

    赵清明父子走后,王铜锁一家子都很高兴,看着这白花花的银子,真的是比喝了蜜还要甜。王花儿揪了揪王福儿的脸蛋,说道:“以后再想到啥,跟姐说,姐一定会帮你的。”

    晚上王铜锁和戚氏说到自家小闺女,觉得这个女儿真的是自家的福星,分家还不到一年,都直接朝富户奔了。十五两银子又能买好几亩地哩,对于农民来说,只有地是实实在在的。到时候地多了,成个小地主也不错啊。

    不过宋长卿和赵舒林来这边找王福儿的事被王福儿的二伯母知道了,二伯母家已经盖完了房子,从老屋搬出去了,她时不时的过来打听这两个人的事,不过王福儿一家子都没有怎么搭理她,王花儿更是厌恶,但是戚氏却让姊妹三个不能说什么难听的话,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他们的二伯母,要是传出话,说这姐儿三个对长辈不恭敬,到时候难听的话就多了去了。

    稻子收割起来后,王铜锁一家子除了留够自家吃的,别的全部都卖了,得了六两银子的钱,不多也不少,但是比以前好多了,王福儿养的基都长大了,母基已经开始下蛋,全家人的营养也跟上了,夏天的时候,王菊儿姐妹三个把辣椒,茄子,豇豆,苦瓜等等多的吃不了的都晒干了,等冬天的时候没有菜吃,这些也可以下饭。

    秋收一忙完,王家村的劳役也过来了,要每家每户抽一个人去县上挖渠,如果出不起劳力,那么就用钱来代替,里正王得财是草心的不行,王铜锁决定还是自己去干活,要出钱,他舍不得哩,他自己有一把子力气,能干得过来。

    这次分家后,王老头那边也要出一个劳动力,但是王老头年事已高,所以到时候均摊到兄弟四个身上。

    戚氏早早的准备了干粮,给王铜锁带上,这一去得好几天呢,男人们在外头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她得给准备齐全了。

    王福儿看着正在流口水的王小宝,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哩?到时候也可以替咱爹分担分担啊,难怪这农村的人都想要儿子,各种各样的原因,逼得你必须有个儿子啊。

    “大姐,你说咱爹什么时候能回来啊。“王福儿问道,自家爹已经出去了两天了,都还没有回来。

    王菊儿正在做针线,“我估计还得过几天吧,以前爹也去过,得四五天哩。”

    秋天没有农活了,这当官的要把县里的一条渠给去了淤泥,这也是为百姓办实事的事情,大家伙都是乐意的。

    “还得那么久啊。”王福儿有些想爹了,自家爹不在的时候,不觉得,一旦离开家了,晚上的时候都觉得不安全。

    王花儿去找她的好朋友青梅去了,王福儿在这村里没有啥玩得好的,主要是,她并不是几岁的娃

    娃的思想,玩不到一块儿去啊。

    “是不是觉得无聊?那你去外面玩去吧,不过不能去河边玩,知道不?”

    “还是算了,我一会儿去四婶那边,跟她要一些竹根,咱们屋后面也能弄成一片竹林子。”

    王福儿带了戚氏做的包子,去找四婶去了,到四婶家里的时候,四婶正在剁猪草,四婶是个勤快的人,也养了两头猪,平时去山上打猪草,然后煮了喂给猪子。

    “四婶!”

    “是福儿来了?快过来,快过来。”四婶楚氏忙丢下手里的活,她自己没有生育,所以特别稀罕小孩子。

    等王福儿把自己带的包子给楚氏后,楚氏笑道:“还是福儿心疼四婶,嗯,真好吃,这是你娘做的吧,手艺真好。”

    王福儿嘻嘻笑,然后说了想要一些竹根的意思,楚氏是一口答应了下来,本来也不是大事,她乐得给。

    “福儿,明天跟四婶去一趟娘娘庙咋样?”她是盼着有个娃子哩,哪怕是个女娃,就是像福儿这样的,也很好啊。

    她是想带着一个娃一起去烧香,肯定效果更好一些。

    王福儿点点头,“我乐意去哩,不过四婶你跟我娘说了,我娘同意了才成。”能出去外面玩,王福儿求之不得。

    “这个包在四婶身上。”

    于是王福儿第二天就被楚氏带去了娘娘庙。这娘娘庙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一个寺庙,大家求子,祈福都会到这里,所以这里的香火还不错,王福儿来到这山门外面,看见还有卖香,卖吃的摊子。楚氏给王福儿买了一些小吃点心,又在一个摊子里买了香,提着个小篮子就进去烧香去了。

    正殿里是观世音娘娘,好多都是婆婆级的人物在烧香,估计是祈求自家的媳妇或闺女能够一举得男吧。楚氏虔诚的磕了头,上了香,又带着王福儿去抽签,当然是借助王福儿的手气,到后来果然抽了个上上签,喜得楚氏搂过王福儿的脸就亲了一口,她可是就盼着能生个娃子哩,没想到运气还不错。

    她们两个人要出山门的时候,碰见了一个穿着很好的妇人也过来烧香,楚氏怕惹麻烦,就让王福儿低头,直接躲了过去,有钱人家最好不要打照面哩,不过王福儿还是偷偷的看了一眼,觉得那妇人看着有些眼熟,到底是哪里见过哩,好像一点儿印象也没有,这事随后就被王福儿抛到了脑后。毕竟这样的人以后肯定没有啥交集,何必还念念不忘哩。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曦饭的地雷!

    昨天看篮球比赛了!usa强啊。

    ☆、新的生意

    王铜锁过了五天后才回来,人没有瘦,倒是有些劳累,戚氏忙做好吃的,慰劳慰劳自家的男人,这秋天的劳役算是过去了,王铜锁上山砍了一些野竹子,准备编一些簸箕和篮子等东西赶集去卖,上次赶集的时候,他这东西还是挺好卖的。男人家就是要养家,王铜锁虽然不怎么聪明,但是这责任感还是很重的,不能一味的靠着自己的女儿琢磨东西卖钱。

    王福儿看着爹编这些东西,心里佩服的不行,这手艺真是好,看得人赏心悦目的。家里面从来不缺这些东西,也是自家爹的功劳。

    “福儿,娘蒸了一些馍馍,你给你爷和乃还有姑乃乃他们送去。“戚氏在厨房吩咐道。

    “好哩!”王福儿看戚氏捡了十来个馍馍装在了筲箕上面,王福儿端着一点儿也不吃力。

    到了老屋,先给爷爷和乃乃送了六个,又给姑乃乃和表姑秀娥送了六个,表姑秀娥给了王福儿一个自己做的绢花,和真的花一样啊,王福儿不由的吃惊。

    “表姑,你这手艺真好,可以到集上去卖哩。”

    秀娥说道:“真的能去卖?”

    王福儿重重的点点头,其实要是有门路,还可以先卖给那些首饰铺子,也能赚一笔钱。

    秀娥心里是高兴的,她们娘俩现在也就是靠着针线活在过日子,坐吃山空,大舅舅人是没话可说,但是大舅母有时候喜欢指桑骂槐,如果自己能多一项收入,那也能让自己和娘的日子过的好

    一些。

    “那,福儿,下次赶集,我去试试吧。”秀娥本来是想让别人带过去卖的,但是一想到如今不能事事都依靠别人,她也要去讨生活哩。

    “表姑,要不这样吧,你做几个,我先放到我二姨的杂活铺子里去试试,要是卖的好,以后不就好了?”二姨的杂货铺子应该可以卖这个东西,她上次见过,不过都没有表姑的好看。

    秀娥哪里有不愿意的?保证会尽快的做出来,王福儿从表姑的屋子里出来,就碰到了大伯母丁氏,“福儿,又送啥好吃的了?咋不给你大伯母和大伯送一些哩,也太小气了!”

    “大伯母,我爹和娘说他们是孝敬长辈的,我听我娘的话哩。”意思是这不是我送的,你不是我爹和我娘的长辈,不必孝敬。

    “二宝哥,四宝哥,你们快出来,去我家吃馍馍去。”免得她再说什么话来,王福儿把这两个哥哥叫过去了,你这个定娘的总不好跟着儿子一起去吧,那样是比小娃子都不如。

    二宝大声说道:“福儿,我不去了,代我谢谢三叔和三婶。”丁氏的脸直抽抽,这娃子,有便宜都不占,一点儿都不像自己的儿子。

    四宝有些想去,但是被二宝给拦住了,“咱们以前吃了三叔多少东西,你别馋嘴,以后二哥赚钱了,给你买。”四宝点了点头,这两个小子都不去了,丁氏更是觉得脸上无光。

    王福儿看丁氏吃瘪,心里高兴,拿着筲箕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只是一进院子,看见王三宝,王枝儿还有二伯母马氏正有滋有味的吃着热乎乎的馍馍,刚才的高兴劲儿一下子没有了。

    王花儿在旁边生闷气,她倒是想把这三个人给赶出去,但是娘不准,还不许自己捣乱,娘是心善,可是人家也不会感激你。

    “三弟妹啊,你这馍馍做的有些黄了,吃起来不咋滴。”马氏嘴里还含着东西,说道。

    “不喜欢吃,就别上赶着过来,又没有人请你过来吃。”王花儿嘴里嘀咕。

    被戚氏给瞪了一眼,戚氏笑道:“这面是有些泛黄,二嫂,你家的面是不是很好?下次你做的时候,我去尝尝?”

    马氏含糊着,她可不乐意让别人吃他家的东西哩。王福儿看王枝儿吃的那个欢,心里真是不舒服,“福儿,你手里拿的是啥?好好看啊,给我看看。”

    马氏把眼睛也盯过去了,王福儿手里是秀娥给的绢花,她不想说出是表姑给的,不然二伯母肯定会去找表姑要的,“我二姨给我买的绢花,我都还没有仔细看哩,不给!”

    说完就跑进屋里去了,马氏对戚氏说道:“三弟妹,不是我说,你这几个娃子都该好好的管管了,一个二个厉害的很,一点儿礼貌也没有,菊儿再过几年都要说亲了,要是这样下去可咋办?”

    戚氏的脸一下子就变了,你占点小便宜,她可以不介意,但是说自己的闺女就不成,“二嫂,我自己的闺女,我自己会教训,用不着二嫂来说!二嫂把找你自己的娃子管好就成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二嫂回去做饭去吧,我这边的凳子不够坐!”

    马氏看戚氏一下子变脸,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以前她就是仗着这戚氏脾气好,才理所当然的占三房的便宜,如今,如今,好像很不对劲儿啊,戚氏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人了。难道是因为生了儿子腰杆子硬了?

    “不过说上一说,你这是啥样?走就走,我还不乐意来这哩。”话是这么说,走的时候还又顺带了几个馍馍。王花儿气得想要夺回来,被戚氏给拦住了,不想节外生枝。

    王花儿说道:“我准备养一只狗,有些人想进来都进不去!”

    王菊儿也点点头,“这个主意好。”

    过了几天,是赶集日,王福儿央求着王铜锁带自己去了,到了集的地方,王铜锁把自家编的东西都拿下来,摆摊卖起来了,一会儿捕快就过来收了五文钱,算是摆摊费。王福儿觉得这到了什么时候都有这一出啊,保护费收的那是光明正大的。

    王铜锁的手巧,编的东西好看又结实,所以没过一会儿就卖了七七八八,剩下几个王铜锁想着给自家的小姨子送过去,刚好王福儿正要找二姨有事哩。

    姜姨夫正好在家,看大姐夫给自家送东西,忙说客气了,不过看这东西编的好,就说道:“姐夫,你这东西到时候摆到我那店里去卖呗,我正准备再多开一家店哩。”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王铜锁说道。

    “唉,姐夫,看你说的,我做生意的,也想着多赚点钱哩,不瞒姐夫,我是看你这东西好哩,我也能从中赚一点钱。”姜姨夫笑道。

    二姨从里?.

农家女第17部分阅读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