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然

治愈h 作者:歪追特啵啵

飘飘然

      舞曲响起,韩子俞牵着她的手走向舞池,林舒紧张的不知道做什么动作,她对跳舞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三那年韩子俞的成年宴会上,姨妈精心请老师培训她一个月,她跳舞的时候还是踩到韩子俞好几次。
    好多年都没有跳舞,穿的高跟鞋,林舒有些抗拒,韩子俞已经牵着她的手搭在了肩膀上。
    随着音乐两个人滑进舞池,刚刚开始,林舒没有掌握好音乐的节奏,细细的鞋跟在韩子俞的鞋上碾了一下,她慌忙的道歉。
    “没关系,慢慢来。”扶在她腰上的手指轻轻动了动,当做是安抚。
    光影交错,在舒缓的音乐下,她轻盈的像是一只小鸟,舞步早就忘记,完全靠着韩子俞的引领,韩子俞在哪里都是视觉中心,周围的人不知不觉中把中心位置让了出来,林舒在舞池中央也不觉得紧张。
    把自己全然交付给她,骄傲的抬起头颅,在舞池里面旋转,看着韩子俞的目光眼含笑意,直接,热烈。
    韩子俞也回望她,带着欣赏和欢喜的眼神藏都藏不住,她被看的害羞的低下头,又忍不住抬头再看他,发现他的目光一直没离开,林舒害羞的脸更红了。
    转圈飘飘然的,刚刚喝的香槟现在好像有些上头了,她自然的把头靠在韩子俞的肩膀上,歇了一会。
    “不舒服吗?”
    “我有点晕。”林舒抬眼,许是今天的化妆师把重点放在了她的眼妆上面,本来就灵动的眼睛上面出了亮片还有液体眼影,显得更加有神,眼尾加深了红色眼影多了媚态。
    此刻微醺,双颊泛着可爱的潮红,眼角眉梢是迷蒙的醉态,说话的时候脑子跟不上慢吞吞的,憨态可掬。
    韩子俞想要揉揉她的脑袋,看到她头上繁琐的发饰停了手,转而去摸她小巧的耳垂。
    “靠着我,休息一会吧。”
    林舒一头栽倒在他的怀里,也顾不得跳舞,两只手全部环住他的腰。
    韩子俞的手按在林舒裸露在外的后背上,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两个人紧紧依偎,逐渐退出舞池的中央,角落里互相依偎着。
    “冷不冷?”韩子俞碰到她的肌肤都是凉凉的。
    林舒扎着他的腰更紧,完全贴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体温源源不断的过度给她,声音娇憨的:“这么热,怎么会冷。”
    “想回家了吗?”
    “还没有。”
    “你在这里待着不动好不好?我去给你找点水。”韩子俞安顿好小醉猫,转身的时候,看见林舒背过身去,对着大理石的墙壁,额头抵着一块水晶装饰,好像是在给额头降温。
    韩子俞看到之后不放心的又跑回来,看着她的小脑袋对着光滑的水晶撞啊撞,手放在水晶上,隔住,解救了她不断碰撞的额头。
    林舒一脸懵的抬头看他,“你刚刚不是走了吗?回来的好快哦。”
    “傻瓜。”韩子俞知道现在这里很多人,可还是抑制不住的想要亲吻她,穿着性感成熟的衣服,言行举止却像是小孩子一样。
    “小醉猫,闭上眼睛,我要亲你了。”
    林舒本能的听他的话闭上眼睛,乖巧的回复:“我闭好啦!”
    韩子俞俯下身子,吻落在她的脸颊,像是花瓣飘落一样轻柔,以至于林舒没感觉到开始就结束了。
    怕她乱跑,这一次韩子俞把她领到沙发上,林舒半靠在沙发上,韩子俞蹲下来视线与她平齐,伸出手有技巧的按她的太阳穴,等到她眉头舒展开来,韩子俞像是教导小朋友一样:“你坐在这里就一会,我就回来了好不好?”
    林舒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还要按。”
    韩子俞换了跟手指,大拇指刮她的眼眶。
    林舒好像忽然想起什么,坐直质问韩子俞:“你把我送你的肌理画放在哪里了?”
    “什么?”
    韩子俞没听清,林舒没得到答复,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是扔了吧?我就知道我送你的东西你肯定早就丢掉了,可是那幅画我用颜料弄了好久呢,是你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哦。”
    林舒看着墙上挂着的画,忽然想到自己送给他的肌理画,蓝色大海泛着白色浪花,那副画在公寓和韩家都没见到,那时候韩子俞对她还是冷言冷语,恶意相向,想必收到的时候就扔掉了吧。
    韩子俞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耐着性子,慢慢的哄,“没有丢掉,小鱼到时候自己找好不好?”林舒听他这么说,又像无骨一样,懒散的靠着,韩子俞曲着指节给她按摩太阳穴,可能是按的太舒服,林舒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头靠在他的手腕上,睡着了。
    韩子俞小心的抽出来自己的手,又在她泛红的脸颊上亲了亲,才转身离开。
    站在远处的黄怡然看到了韩子俞给林舒按摩哄她睡觉的全过程,看着他事无巨细的一直蹲着身子陪林舒,心里一阵酸涩,那是她短暂的爱恋。
    喜欢韩子俞的家世是真的,对他的喜欢也是真的,那么遥远的人曾经距离她那么近,她多么想得到他的喜欢,做他独一无二的人呐。
    知道他是多么自私的人,年少时候别人的喜欢都是热烈的时候,他连牵手都像是履行义务一样,只有在做爱的时候神情才会有一丝松动,她竭尽全力的勾引他堕入情欲里,最后也还是被他好不在乎的抛弃。
    见识过他对别人的淡然,更能感受到他对林舒的认真,黄怡然端起服务生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今天宴会结束,回到家里又要面对变态丈夫,她在转身的时候拭去了眼角的一滴泪。
    慈善晚会准备的都是酒,韩子俞问了服务生苏打水,等了一会才有人端过来,等他回到林舒坐的那张沙发的时候,上面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

飘飘然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me